欧盟:中美贸易协议真正的“受害者”

撰写:
撰写:

1月15日,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双边政府都松了一口气。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做出一些退让和承诺换来中美不脱钩明显是值得的。对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而言,阶段性的协议能够安抚躁动的国内市场和选民,而中国增购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也是看得见的实惠。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在为国际贸易紧张局势的缓解而欣慰,其中欧盟的质疑声最为强烈。

当地时间1月16日,欧洲最有影响力的游说团体——欧洲商业联盟(BusinessEurope)发布报告称,近期事态的发展在欧洲商界引发新的紧迫感,欧盟应当与中国保持接触,建立“更牢固、更公平”的关系。

1月16日,欧盟贸易专员菲尔·霍根(Phil Hogan)在伦敦与华盛顿的一场视频连线会议中表达了对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的担忧,并称欧盟会研究中美之间的“交易”是否符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

1月17日,欧盟驻华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向他保证,最近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不会影响到欧洲企业。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东厅与中国副总理刘鹤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美联社)

从贸易额来看,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出口国,中国市场对欧盟而言十分重要。在部分对华出口的拳头产品上,例如大飞机、汽车,美国和欧盟的供给是相互可替代的。因此,中国增购美国产品的承诺很可能将影响到中国对欧盟产品的需求。

此外,在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美国给中国罗列了详细的购买清单。其中2020年、2021年中国将分别向美国增购329亿美元、448亿美元的制成品(在2017年的基础上)。制成品虽然是采购清单中最大的一类,但最容易实现,因为飞机订单也被算入贸易额中。这样一来,当中国无法完成增购承诺时,便可以签飞机订单“充数”,而欧洲民航制造业必然因此受损。

更重要的是,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本身比其内容对欧盟的冲击更大。

首先,欧盟难以在中美之间继续渔利。在中美经贸领域对峙时,欧盟是中国的拉拢和安抚的对象。2019年4月,欧盟开始实施覆盖八成中国投资的“外国直接投资审查框架”(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Screening Framework),而中国政府对此毫无表态。可以说,只要欧洲不全面倒向美国,中国对欧盟的“小动作”都选择视而不见。

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欧盟与中国和美国对抗的筹码随之变小。图为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一同前往白宫东厅。(路透社)

其次,中美贸易冲突缓和后,欧盟将面临美国方面更大的压力。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政府扭转贸易逆差的决心十分坚决,而欧盟是仅次于中国的对美顺差经济体。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欧盟对美国的商品贸易顺差额创下历史新高,而2019年此数字或将继续攀升。

2018年11月,墨西哥、加拿大两国政府首脑与特朗普签署了《美墨加贸易协定》(目前已经通过墨西哥和美国议会)。2019年9月,对美国贸易顺差较大的日本也和美国签署了初步贸易协议,并于2020年生效。如今,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后,美国对外贸易的施压重点必然转向欧盟。

最后,欧盟已经错失敲定中欧投资协议的最佳良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启动于2013年,内容包括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国有企业竞争中立、高端服务业开放等。中美贸易战期间,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一度取得突破。2018年7月第20次中欧领导人会晤期间,中欧双方正式交换了“出价清单”。

然而,欧盟态度过于强硬,似乎“吃定”中国不敢把中欧关系搞僵,导致谈判进展十分缓慢。当欧盟贸易司司长魏延德(Sabine Weyand)抱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正以“蜗牛的速度”前进时,中国驻欧盟大使张明反击称,“做一只脚踏实地的乌龟比做一只狡猾的兔子要好”。如今,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欧洲继续强硬的筹码随之消失,中欧投资协议却遥遥无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