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入华四十年 民企弯道超车终成外贸“主角”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月14日,中国海关总署召开新闻发布会,盘点2019年全年货物贸易进出口情况。其中最大的亮点是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中国第一大外贸主体。

数据显示,2019年民营企业进出口总额为13.48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同比增长11.4%,占中国外贸总值的42.7%,较2018年提升3.1个百分点。其中,出口额为8.9万亿元,同比增长13%,占比超过总额的50%;进口额为4.58万亿元,同比增长8.4%。相比之下,2019年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为12.57万亿元,同比下降3.2%,占中国外贸总值的39.9%。

外资入华成贸易主角 中国推出民企参与竞争

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外贸进出口舞台已经变换了三次主角,其中每次变化都反映出中国为融入世界舞台所做出的努力。

1978年至1991年间,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开始主动融入世界分工体系。中国一方面在沿海口岸城市设立了经济特区、外贸试点;另一方面开展贸易承包责任制、外汇“双轨制”等体制改革。凭借一定的工业基础和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中国的来料加工、装配贸易模式逐渐成熟,工业制成品超过初级产品成为中国主要的出口贸易商品。

这一时期,国营企业主导中国对外贸易的格局没有改变。国营企业的进出口贸易额占总量的近八成。外商投资企业虽然已经在中国出现,但是其外贸占比仅为21%,而民营企业的外贸占比更是微不足道。

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中国在对外贸易领域的市场化改革也由此拉开。

在关税方面,中国于1992年取消了全部进口调节税,并主动实施关税减让,加权平均关税在1992年至1997年间下降了一半。在外贸法制建设方面,中国于1994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首次对外贸经营者、货物与技术进出口、服务贸易等内容进行系统性的法律认定。在外汇制度方面,中国于1994年实现了人民币汇率并轨,建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此外,为了更好地搭乘国际产业转移的浪潮,1996年中国通过《关于设立中外合资对外贸易公司试点暂行办法》向外资全面开放外贸经营权。中国劳动力与国际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的结合迅速产生巨大效益。尝到甜头的外资企业纷纷将中国作为生产与出口加工平台,使中国日益成为“世界工厂”。1998年,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出口贸易占比已经升至48.7%,外资企业正式取代国营企业成为外贸舞台的主角。

面对外资企业在外贸领域的突飞猛进,以及国营企业的节节溃败,中国决定让已经在国内市场崭露头角的民营企业加入对外贸易的竞争中。1998年,中国发布《关于赋予私营生产企业和科研院所进出口经营权的暂行规定》,规定“从1999年1月1日起符合规定的私营生产企业和科研院所可以从事进出口贸易,并享受与公有制自营进出口生产企业和科研院所同等待遇”,标志着民营企业在全国范围内终于获得外贸经营权。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也给民营企业的对外贸易创造了良好的条件。2005年,民营企业的外贸出口占比从1998的不足2%迅速上升至20%。民营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出色表现也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肯定。同年,中国发布《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即“非公经济36条”),确认了民营企业的市场地位。

此后,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潜力得到充分释放,外贸主体虽然继续由外资企业主导,但是民营企业的份额也在不断加大。2015年,民营企业外贸出口占比首次超过外资企业达到45.18%,成为中国第一大出口主体。当年,外资企业的外贸出口占比为44.16%,而国营企业的外贸出口占比仅剩下10.65%。可见在外贸领域,民营企业已经成功从国营企业手中接过了对抗外资企业的大旗。

随着开放的深化,中国经济增长对外贸的依存度由 1992年的33.4% 提升至 2000年的 43.9% ,出口每增长 10%能带动中国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1%。(新华社)

借贸易战东风 民营企业“压倒”外资企业

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美国多次提高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统计,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平均关税税率在不到两年间从3.1%上升至21%。即使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已经达成,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平均关税税率仍高达19.3%。

然而,中美贸易战爆发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在中国的对外贸易活动中举足轻重。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额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14.22%,而对美国的出口贸易额占出口总额的比重更是高达18.98%。因此,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行为对中国的外贸格局影响巨大。

与中国民营企业相比,外资企业受贸易战的影响更大,其原因有二。一是早在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前,中国人力成本的持续上升已经导致一些外资企业外移,或者开始考虑外移,而中美贸易战则加速了这一过程。二是一部分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所生产的产品只在中国境外销售,这类企业对外贸形势的变化最为敏感,受贸易战的影响也最大。因此,在双重因素的作用下,2019年外资企业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3.2%。

与外资企业相比,中国民营企业单体规模相对较小,在贸易战中调整外贸策略时也相对灵活。在中美贸易受阻的情况下,民营企业加大了对其他市场的探索和开拓。2019年民营企业对东盟、拉美、非洲等新兴市场出口分别增长了25.6%、11.4%、15.6%,高于中国整体对上述三个市场的出口增速。

此外,中国民营企业虽然大规模参与对外贸易的时间更晚,但是在国际市场的进取心更强,中国政府也乐于帮助民营企业参与外贸竞争。中国海关总署副署长邹志武表示,为了缓解民营企业在资金周转、纳税、融资等方面的压力,海关总署启动了关税保证保险改革,把商业保险机制引用到支付税款上。在改革中,民企的参与最多,获益也最大。2019年有进出口实绩的民营企业达到40.6万家,在2018年的基础上又增加了8.7%。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