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引发千股跌停 中共GDP保“6”恐成泡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北京时间2月3日9时17分,中国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7,238例,疑似病例21,558例,治愈475例,死亡361人。源于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经随着春运人流迅速蔓延至整个中国。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基于中国感染者数量增加、多个国家都出现疫情两个事实,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

中国股市在农历新年后第一个交易日大跌,截至2月3日收盘,沪指报2746.61点,跌7.72%;深成指报9779.67点,跌8.45%;创指报1795.77点,跌6.85%。整个A股跌幅创23年来记录,共计3,209只股票跌停。毫无疑问,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将对中国经济造成深刻影响。

中国农历新年春运进入返程高峰,为防止肺炎疫情扩散,中国政府在机场火车站布置大量体温检测点。(AP)

“非典”如何影响中国经济

根据目前疫情发展情况和对于病毒的研究,与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非典)冠状病毒相比,新型冠状病毒尽管致死率更低,但传播性更强,加上疫情爆发初期武汉地方政府工作不力,信息不透明,导致疫情迅速扩散,危机需要多久才能得到控制仍然是个未知数,因此很难准确评估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

不过,参考17年前“非典”的影响,为了阻断病毒传播,人员流动被限制,直接导致服务性需求减少,生产活动受限,投资与出口可能中断,失业人口增加。同时,财政支出增加也可能导致金融环境恶化。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分析,在“非典”疫情最为严重的2003年第二季度,中国第一、第二、第三产业GDP指数同比增速分别为1.7%、11.3%与8.7%。相比之下,2002年第二季度上述增速分别为1.7%、10.0%与9.6%。而2003年第一季度上述增速分别为2.8%、13.2%与10.5%。不难看出,“非典”疫情的爆发的确对第三产业增速产生了显著负面影响。2003年第二季度第三产业增速要比2002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比2003年第一季度下降1.8个百分点。

另外,2003年4至6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分别为7.7%、4.3%与8.3%。相比之下,2002年4至6月的该指标分别为8.2%、9.3%与8.6%,2003年1至3月的该指标分别为10.0%、8.5%与9.3%。不难看出,“非典”疫情的爆发的确对消费产生了显著负面影响,尤其是在2003年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比上月下降了3.4个百分点,比2002年同月下降了5.0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无论是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还是最终消费占GDP比重,都显著高于2003年。这就意味着,即使本次肺炎疫情对第三产业与最终消费的冲击与“非典”相似,那么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也会显著高于“非典”期间。

同时,肺炎疫情的爆发与持续,也会对通货膨胀和就业造成冲击。从历史数据来看,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速在2003年3至4月既显著高于2002年同期,也明显高于2003年1至2月。

无论是线上购物还是线下的药店,口罩和消毒用品成为民众抢购的紧俏物资(AP)

根据德国格廷根大学教授于晓华应用经典的传染病SIR(Susceptible Infected Recovered)模型来预测本次疫情的演化,病毒爆发后大概90天到达疫情高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第一个病例于2019年12月8日发现,50天左右开始集中爆发(1月20日左右),从这时开始计算,预计90天左右达到高峰,4月上旬左右接近尾声,5月上旬疫情结束。尽管该模型预测非常简化,但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其他学者的认同。到目前看,预测模型与疫情发展现状基本吻合。

正因本次肺炎疫情与2003年“非典”疫情有诸多相似之处,很多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不需对疫情的负面冲击过度悲观。在2003年“非典”期间,几家大的国际投行将当年的GDP增长预测平均降低了0.5个百分点。当然,后来的结果是2003年的GDP增速比2002年还要快,但这并不能改变“非典”冲击经济的事实。这是因为2003年中国经济仍然处于刚加入世贸组织(WTO)的贸易井喷期,叠加投资主导发展模式爆发和人口红利窗口,经济很快就拐头向上,疫情并未产生较大影响。

GDP保“6”几乎不能可完成

与17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张明认为,中国经济已经由2003年的外需拉动转向内需拉动。2003年中国出口月度增速的均值高达34.4%。而在当前,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放大,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显著下降,另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与中美贸易冲突的上升,中国出口增速已经今非昔比。2019年中国出口月度增速的均值仅为0.4%。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的签署,中国要在2020年与2021年多进口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这就意味着贸易顺差对短期内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将会进一步下降。

中国空军出动飞机将军队医护人员运送至湖北,缓解医护人员不足的问题。(新华社)

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依然处于较高水平、中小商业银行面临较大的潜在坏账风险、房地产行业调控已经处于关键时期,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尚未完成。中国经济所处阶段,决定了经济增长与风险防控面临的压力要高于2003年非典时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分析,新型肺炎对经济最直接的影响是出门减少,很多地方已经实施“隔离”措施,不少疫情严重的城市甚至直接“封城”,甚至有报道称,一些地方把公路给挖断了。不出门会影响消费,特别是服务品的消费,包括旅游、交通、娱乐、零售、餐饮等,加上现在适逢春节假期,影响就更大。

根据中国互联网公司美团之前发布的《2020年春节假期旅游消费预测报告》,春节期间,中国酒店预订需求较平日明显增长,异地用户占比较平时上涨16%,而文博馆类景区门票销量同比增长五成。现在这些恐怕都已成泡影。许多企业为春节假期预先储备了物资,这个打击就可能是双重的。

人不能出门,生产、投资都会受影响,北京、上海、江苏苏州等地已经宣布春节假期后推迟开学,工厂、企业推迟节后开工也是大概率事件。黄益平认为,中国两亿多的农民工,绝大部分现在都在老家欢度春节,估计大部分无法按原计划回到就业的城市。香港已经宣布2月底之前暂停所有来往武汉的高铁与航班,相信来华的外国旅客数量也会急剧减少,其中包括商务旅客,这就会影响出口与直接投资。企业经营受到冲击,必定会影响到就业。2018年全国服务业的就业人数是3亿6千万人,即便只有5%的就业人员因此失去工作,那也有将近2千万人。

不巧的是,上面这些冲击正好发生在一个比较敏感的时间点。2019年经济增长明显下滑,从一季度的6.4%回落到三季度的6.0%,普遍的预期是四季度可能会跌到6.0%以下,并且因此触发了是否需要“保六”的争论。所幸的是经济在四季度稳住了,消费、投资与生产的环比增速还出现了小幅度回升。但如果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再次加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初步评估认为,新型肺炎可能令中国的GDP增速减少1.2个百分点。

黄益平建议,第一,中国央行应该适度放松货币政策,包括增加注入流动性与引导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行;第二,为新经济渠道提供各种政策支持,增加网络消费;第三,为中小企业提供税收等优惠,帮助它们渡过难关;第四,帮助受疫情冲击而失去工作的人员,特别是缺乏良好的社会保障的农民工;最后,有针对性地增加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包括医院、学校和城市交通。

不难预测,中国政府在2020年将会采用更加扩张的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应对。张明认为,考虑到肺炎疫情造成的财政支出增加,2020年中国官方财政赤字占GDP比率,很可能会突破3.0%这一门槛。但金融监管部门也不会对疫情的负面冲击反应过度,金融强监管措施不会得到根本性放松,房地产调控也不会出现大反转。

张明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可能会在5.0%左右,甚至不排除低于5.0%的可能性。考虑到本次中国政府应对肺炎疫情的反应速度与反应能力,要快于强于2003年非典时期。有了非典的前车之鉴,中国政府对本次肺炎疫情的反应速度与应对举措,应该说是非常及时与正确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全球范围的认可。这就意味着,肺炎疫情的扩散程度、持续时间都将因为中国政府的快速、强力反应而得到控制,基于此,评估疫情对于经济的冲击也不应过分悲观,预计2020年各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呈现出前低后高的走势,全年经济增速可能在5.7%上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