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玩“数字游戏” 美国新预算提案难解债务困局

撰写:
撰写:

2月10日,美国白宫公布了2021财年预算提案。在该提案中,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为美国未来十年财政收支描绘出了一张美好的蓝图。预算负责人拉斯·沃特(Russ Vought)表示,新预算提案能够令政府赤字在10年内减少4.6万亿美元,并令美国政府在15年内实现预算平衡。

根据提案,美国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将从2020年的10,83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4.9%)大幅下降至2030年的2,610亿美元(占当年GDP的0.7%)。在财政赤字得以控制的情况下,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将从2020年的17.88万亿美元缓慢上升至2030年的23.89万亿美元。这将使美国政府债务水平相对经济的比重大幅下降,从2020年占GDP的80.5%下降至2030年占GDP的66.1%。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不断飙升,并在2020年财年突破1万亿美元。在财政赤字的带动下,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也越来越沉重,成为美国经济的“定时炸弹”。因此,控制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是美国政府在编制预算时必须展示出的姿态。

为了给选民一个交代,新预算提案需要显示特朗普政府为削减赤字做出的努力。图为2月10日特朗普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集会上发表演讲。(路透社)

然而,遏制赤字就意味着增加税收、减少支出,正在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有魄力做这种既得罪金主又得罪选民的事情吗?在新预算提案中,特朗普只对环保部、美国国际开发署等弱势部门的支出进行了削减。在增加税收方面,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实质性作为,只是假定2017年通过的《减税与就业法案》能够刺激经济繁荣,带来更多的税收。

需要说明的是,特朗普力主的《减税与就业法案》的理论依据是经济学家亚瑟·拉弗(Arthur Laffer)提出的拉弗曲线。该理论认为,税率与税收的关系是一条钟形曲线,税率太高和太低都会减少税收,只有税率位于适当区间,才能带来最多税收。在实践中,这个理论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事实支撑,也没有获得经济学界的广泛认可。

在新预算提案中,特朗普政府坚信减税能够增加税收,并以此为依据对美国的经济前景进行了“大胆的预测”。根据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测算,美国经济2020年、2021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分别为2.8%和3.1%,而经济长期增长率将保持在2.8%。这样一来,高速增长的经济创造了大量税收,令特朗普政府在不用大幅削减开支的情况下也能维持较低的赤字水平。

然而,无论短期预测还是长期预测,新预算提案的数据都显得过于乐观。短期来看,美国经济增速正在放缓。美联储(Fed)最新的预测显示,美国2020年、2021年GDP增长率将分别为2%和1.9%,远低于预算提案。近期受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媒体对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GDP增速的平均预测值已经下降至1.2%。

长期来看,美国经济也难以保持2.8%的增速。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率为1.9%,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认为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率仅为1.7%。此外,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对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率的预测也不超过2%。

特朗普政府这种自欺欺人的数字游戏自然难以令人信服。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更为现实的经济假设下发现,2030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将高达1.75万亿美元,而非2,610亿美元;美国政府的债务水平占GDP的比重将升至89%,而非降至66%。

OMB与CBO对美国政府债务水平的预测相差甚远。(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网站截图)

如今,美国政府的总债务规模(包括公共持有部分和政府持有部分)已经超过23万亿美元,仅2019财年支付的利息就高达5,746亿美元。随着债务的不断积累,美国政府的偿债压力不断增大,财政支出的空间也被大大压缩。不断扩大的债务规模与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之间已经形成恶性循环。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认为,美国政府债务正在不可持续的道理上走向未知领域,并呼吁总统通过立法控制支出、降低医疗成本、增加新税源。然而,新预算提案中不切实际的经济增长预测已经表明特朗普政府没有魄力解决赤字和债务问题,只想将“债务炸弹”拖到下一届政府上台,维持目前“借钱过日子”的局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