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与特朗普“作对” 直指美国经济核心问题

撰写:
撰写:

2月12日,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重申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并表示“目前美国工资上涨、失业率低、就业机会多的情况没有理由不会持续下去”。此外,鲍威尔还表示美联储在必要情况下会采取量化宽松(QE)政策应对经济衰退。

鲍威尔的发言令资本市场信心大增。截至2月12日收盘,美国三大股指再创历史新高。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0.94%,报收29,551.42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0.9%,报收9,725.96点;标普500指数上涨0.65%,报收3,379.45点。

听证会上,鲍威尔否认了美联储将基准利率降至负值得可能。欧盟、日本等经济体采取的负利率一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羡慕的对象。特朗普认为,负利率即能够刺激经济增长,又能够降低政府债务的负担,是一举多得的手段。因此,特朗普一直喊话美联储采取降息甚至负利率政策,以便美国能够与欧盟、日本等经济体平等竞争。

鲍威尔虽由特朗普提名任命,但是在货币政策上始终保持着独立性。图为2017年1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在美国华盛顿白宫与鲍威尔出席提名仪式。(新华社)

鲍威尔并非诚心和总统“作对”,而是一味下调利率水平并非解决经济问题的万能灵药。日本在地产泡沫后长期采取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然而日本经济始终没有完全复苏。实践显示,负利率会扭曲资产价格、弱化货币传导机制、催生资产泡沫,通常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各国央行采用。作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必须保持自身的专业性和独立性,即使这种言行会“违逆”特朗普的意愿。

此外,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还指出,政府应当在经济强劲时,使联邦预算向更可持续的道路靠拢。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不断飙升,并在2020年财年突破1万亿美元。在财政赤字的带动下,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也越来越沉重。鲍威尔表示,如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继续快速增长,“这意味着,20年后我们的孩子们将把税款花在偿还债务上,而不是花在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上”。

鲍威尔的这番言论显然针对2月10日公布的2021财年预算提案。在预算提案中,特朗普政府玩起了“数字游戏”,对美国经济前景进行了乐观地预测。根据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测算,美国经济2020年、2021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分别为2.8%和3.1%,而经济长期增长率将保持在2.8%。

这样一来,高速增长的经济创造了大量税收,令特朗普政府在不用大幅削减开支的情况下也能维持较低的赤字水平。根据预算提案,15年内美国政府将实现预算平衡,而美国政府债务水平占GDP的比重将从2020年的80.5%下降至2030年的66.1%。

然而,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经济的预测完全不切实际。美联储对美国2020年、2021年GDP增长率的预测分别仅为2%和1.9%,远低于预算提案。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认为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率仅为1.7%。在更为现实的经济假设下,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将继续攀升,2030年美国政府的债务水平占GDP的比重将升至89%,而非降至66%。

竞选连任期间,特朗普不敢冒着得罪选民的风险在预算提案中大规模削减医保支出等福利措施。图为2月10日特朗普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集会上发表演讲。(路透社)

鲍威尔对美国政府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直指美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如今,美国政府的总债务规模(包括公共持有部分和政府持有部分)已经超过23万亿美元,仅2019财年支付的利息就高达5,746亿美元。由于美国政府对财政赤字的放任,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与不断扩大的债务规模之间已经形成恶性循环。

特朗普并非看不到美国经济的问题。早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承诺要在两届总统任期内偿清美国政府当时积累的19.9万亿美元债务。就任总统后,特朗普实施的减税政策导致财政赤字大幅上升,政府非但没有多余的收入偿债,反而要继续“借钱过日子”,导致美国政府债务在三年多时间内增加了超过3万亿美元。

如今,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已经积重难返,特朗普也不打算实质性解决这个问题,而是企图通过“数字游戏”继续扩大财政赤字预算,将债务留给后人解决。然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美国纳税人早晚要为美国政府的不作为“埋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