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问题背后并不简单(二)解释只是徒劳 不如加速改革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召开常委会议,在听取了中共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简称新冠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和有关部门关于疫情防控工作情况的汇报后,会议做出了最新判断,“经过艰苦努力,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为此,中共对于此次疫情中暴露问题的性质判断和决策重点也在正在发生转变。

【武汉肺炎】问题背后并不简单 中共高层会议判断或已生变(之一)

【武汉肺炎】关键转折来临 中国经济整体动员8天释放3万亿元

新冠疫情再次坚定中共改革目标 看清方向远比GDP更加重要

疫后复工:发动新“减租减息运动” 中国经济开启和解模式

为此相比于1月25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主要关注疫情防控而言,从2月3日,再到2月12日的两次会议,习近平对待新冠疫情的防控重点也正在发生转变。(新华社)

此次疫情不仅暴露出来了中共官僚体系和公共卫生体系的问题,在媒体和舆论方面的问题同样严重——中国的新闻管理、网络监管和中共官媒中存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假大空,脱离民众、疏离网络舆论、缺乏专业知识、缺乏制度自信的情况,已经通过这次疫情危机已经引起了中共高层的警觉。一场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将向又一场社会危机继续发展。

从此次新冠疫情应对的实际情况上看,除了两次关于“新冠病毒是否认已经出现人传人情况”和“关于物资储备情况”的两次通告在准确上存在瑕疵外,整个疫情信息的传输、公布十分正常和及时。

2019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在接诊时发现有4名不明病毒引起的肺炎患者。12月27日,该医院向所在辖区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汇报。12月28日、29日,又增加了3名症状相同的病人。29日,该医院直接向湖北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前往该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要求各医疗机构及时追踪统计救治情况,并按要求及时上报。同日下午6时许,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李文亮医生在同学微信群发布消息,称“最新信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2019年12月31日上午,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

可以说,在直到此时,中国武汉的官员和医务工作者,并没与对疫情进行任何隐瞒。只不过此时他们对疫情也是知之甚少,难以将并不明确的疫情信息向社会进行公开。这和地震的预测与公布一样,尽管事后诸葛亮人人会做,但是对于实际决策来说,不明确、不确定的危险信息一旦公开带来的只能是更多的恐慌。

政府信息公开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简单,尤其是涉及重大疫情、灾害的预警,在诸多关键因素不明确,危险不明清的情况下,实际操作十分困难、后果也难预料。完善政府信息公开相关法律才是正途,而不是揣测和猜忌。(新华社)

时间到了2019年12月31日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并指出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2020年1月2日,新冠病毒基因测序完成。依托核酸检测,大批之前没有确诊的重症病例被确诊。但是,大量轻症患者和无症状患者没有被发现确认。同时,一些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为阴性的隐形患者也被误认为是一般性流感。

为此,2020年1月5日和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以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的核酸检验数据为基准发布通报均称“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正式这个过于乐观的信息使得疫情防控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直到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团队才明确做出新冠病毒“肯定存在人传人”的结论。新的检测方法和对所有带有症状的患者进行筛查,使得新增病例数量第一次突然出现了爆炸式增长。

然而,新冠病毒疫情的迅速升级,开始令人恐慌。就在此时,一些媒体却抓住了在疫情中的暴露出的问题,将这种恐慌引向了对于“政府隐瞒疫情真相”、“学术腐败”的猜忌和愤怒。

用整体来掩盖个体的不幸,从而放过整体存在的问题是错误的,同样,用个体的问题来代之整体的努力,甚至否定整个体系也是错误的。

无论是否做过实施调查,无论是否了解专业的知识,无论是否了解社会管理的相关机制,只要敢于大胆猜测、质疑体制,就总有一半的正确概率,猜对了就是英雄,猜错了就是自由。至于猜错了带来的后果和损失,则无人负责。

对于一般公众,这些恐慌和发泄做固然无可指责,但是对于一些专业媒体也如此操作就显得不那么专业,甚至是借题发挥了。而在这时,中国的官方媒体基本处于失语状态,既没有组织调查,也没有进行深入的专业报道,对于社交媒体的舆情更是没有有力应对。

作为最早预警新冠病毒疫情,并被警方以造谣训诫的李文亮医生的不幸病逝。令人惋惜和悲伤。但是,一些媒体利用李文亮医生的病逝来制造悲情、指责政府,却显得并不厚道,同时这引起了人们的反感,以及对其背后真正目的深层怀疑。(Reuters)

可以说,此次疫情不仅暴露出来了中共官僚体系和公共卫生体系的问题,在媒体和舆论方面的问题同样严重。以至于在2月3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中,习近平甚至将媒体的问题,提高到了与防控疫情同等高度。“要正视存在的问题, 及时发布权威信息,回应群众的关切,增强及时性、针对性和专业性,引导群众增强信心、坚定信心。”尽管习近平采用了正面的词语对问题进行了表述,但是,不满和整顿之意已经跃然纸上。

然而,防民之口胜似防川。一旦再舆论上、行政上进行控制,在恶意指责消失之后,真诚的批评与意见也将被打压,来自官僚体制的问题就更难以暴露。反而是各种“高级黑”、“低级红”,形式主义、溜须拍马、蝇营狗苟将大行其道。中国社会就会再次陷入“万马齐喑”的局面。就像普遍消毒一样,病毒也许还未完全杀死,甚至变异隐藏,而正常细胞却被大量消灭,最后整个人濒于将死。

因此,只有正视社会生态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采用扶正祛邪的方法,努力补足自身的短板,尽快建立对官僚体统的正向激励机制,加速“现代化国家治理”的改革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这正是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转变工作重点,在坚决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基础上,提出官僚体系整改、新闻宣传整改,补齐短板、努力恢复经济、继续加速改革,保持原定经济目标不变的内在原因。

下一步,根据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出的要求,中共进一步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要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出台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缓解企业经营困难。有序推动央企、国企等各类企业复工复产,确保就业大局稳定。

同时,在一些重点领域,中国将要加快推动建设一批重大项目。一方面补齐短板,补齐中国国家应急管理体系,补齐中国民生投资,尤其是公共卫生建设的短板;另一方面也只有通过加速重大项目的建设,才能有力拉动中国经济的增长,激发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带动内需的振作。

中共意识到面对自身的问题和外部的不解与攻击,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打压控制更不可取,只有通过加速继续改革,补齐短板,加快经济转型、加快现代治理建设、增加民众福祉,才是对问题的最好解决方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