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起“致命打击” 命悬一线的中国航空制造业如何反击

撰寫:
撰寫: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考虑停止颁发向中国出口LEAP-1C型航空发动机的许可。该型发动由美国通用电气(GM)和法国赛峰集团(Safran)合资建立的CFM国际公司(CFM)生产,将装备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商飞)正在试飞的C919型客机。

据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2月16日报道,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美国政府内部有些人担心中国对CFM的发动机进行逆向工程,并借此打入全球商用航空发动机市场,从而损害美国的商业利益。此外,停止向中国商飞颁发航空发动机出口许可也是为了延缓C919型客机的研发过程。

美国政府此举确实抓住了中国航空制造业的软肋。发动机一直是中国航空制造产业链的薄弱环节。中国自主生产的航空发动机主要用于军事领域。在商用领域,中国虽然针对C919型飞机开发了国产CJ1000型发动机,但是在技术指标和商用价值上还不够完善,仍处于改进中。

此外,CFM生产的LEAP系列发动机是最新一代航空发动机,能够极大地提高燃油利用率,已被空客(Airbus)A320 Neo机型和波音(Boeing)737MAX机型使用。目前,该发动机在全球没有同级别竞争对手,且中国短时间内无法研制出能够商用的替代产品。因此,C919如果想进入国际市场参与竞争,就必须使用该型发动机。

目前,C919正在密集试飞中。图为2019年10月24日C919大型客机105架机在中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进行首次试飞。(新华社)

中国虽然号称“世界工厂”,但是在民用航空制造业领域一直缺乏存在感。中国的民用客机市场一直被空客和波音瓜分。2008年,中国商飞正式成立,C919型客机也开始立项研发,目标就是与空客和波音同台竞技。经过十多年的努力,C919已经处于最后的试飞阶段,并预计最快在2021年交付首架客机。此时美国禁售航空发动机,对C919和中国民用航空制造业而言,都是致命打击。

美国遏制中国航空制造业发展的举动并非一时兴起,当下美国航空制造业正面临严峻危机,美国政府自然害怕中国趁机在航空制造领域追上美国。

2018年10月以来,波音最畅销的737MAX机型在半年内接连发生两起空难,导致346人丧生。事后的调查发现,该机型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波音公司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都有责任。

两次空难后,中国率先停飞737MAX,随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纷纷停飞该机型客机。在无法确保飞机飞行安全的情况下,波音公司只能配合各国航空监管部门对设计缺陷进行整改,并于2020年1月暂停生产该型客机。

然而,737MAX停产对美国航空制造业产业链影响巨大。波音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日,波音在全美50个州拥有15.3万雇员。仅2016年,波音就向超过13,600家企业支付了近450亿美元,为美国相关供应商提供了130万个额外工作。

波音737MAX机型的库存已经超过400架。图为2019年3月21日波音737MAX飞机停在美国华盛顿伦顿波音工厂的停机坪上。(路透社)

鉴于波音公司在美国航天航空产业链中起着关键作用,美国制造业承受的损失将随着737MAX机型停产时间的延长而不断增加,美国经济也将因此受到影响。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1月12日表示,波音现在的处境可能会拖累美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0.5个百分点。

如今,波音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通过航空监管部门的认证,让737MAX早日复飞。而这也成为波音乃至美国经济的“软肋”。

因此,如果美国禁止CFM向中国商飞继续出售航空发动机,那么中国可以在737MAX的航空认证中卡波音的脖子。考虑到FAA曾经在认证中与波音沆瀣一气,中国完全有理由质疑FAA的认证结果,要求对737MAX机型进行额外的安全认证。而这一做法将大大延长737MAX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复飞时间。

当然,互相威胁只能解一时之困。中国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提高自己的研发和制造水平,在民用航空等领域掌握核心零部件的制造能力,尽量减少受制于人的可能。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