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新基建需要具备四个“新”特征

撰写:
撰写:

和此前的投资模式相比,新一轮基建投资需要重点投入补短板领域,形成新基建。新基建不但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并且能够释放经济增长潜力。

中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3月4日发布文章认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中国的宏观政策正在从应对疫情逐步转向稳增长发力,各地都在抓紧推进复工复产,扩大消费和投资,特别是通过加大基建扩大有效投资需求。可以看到,最近云南、河南等地均推出了总投资额上万亿的重大项目投资计划。

受疫情冲击,当前生产和需求显著走弱,一季度经济增速将明显下滑,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

餐饮、旅游、住宿、交通运输等相关领域受到严重冲击,2月中旬以来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40%。2月份,官方制造业、非制造业及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都创历史最低值,特别是非制造业PMI跌破30%,而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该指数都没有跌破过50%。

可以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远远超过了2003年的“非典”,从受冲击的产业及行业而言,甚至可能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针对新冠疫情对经济运行带来的影响,非常时期必须用非常之策,宏观政策必须更加积极有为。

从投资的三大组成部分来看,疫情影响制造业的生产恢复,导致当前制造业投资需求减弱,制造业投资可能负增长。

疫情导致房地产销售、开工都严重放缓,房地产投资也有可能显著下滑。在房住不炒、遏制房地产泡沫的政策基调下,全面放开房地产调控政策拉动投资需求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因而,为了应对疫情冲击,拉动投资需求的关键在于基建投资。

新基建需要具备四方面特征。

第一,基建投资新区域。从投资空间来看,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2019年末中国城镇化率首次突破60%,而发达国家平均在80%左右,未来仍将快速发展。从人口流动来看,将更多聚集到城市群、都市圈,这将是未来基建投资的重要区域。

第二,基建投资新机制。过去基建投资更多地依赖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渠道较为单一,地方融资平台带来地方隐性债务风险。未来需要建立新机制,一方面拓宽多渠道融资来源,另一方面加大中央财政支持力度。在多元化融资方面,规范完善PPP项目(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融资模式,提高PPP项目公共服务供给质量和效率。

中央政府杠杆率较低,可以适度提升中央政府杠杆率扩大基建投资规模,缓解地方财政压力。

以铁路公路机场为核心的基建刺激计划是中国过去应对经济下行、需求不足的常用手段。(新华社)

第三,基建投资新主体。过去基建投资主要是地方政府主导,投资主体单一。未来将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基建投资建设,促进投资主体多元化。这也需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放开基建投资领域的市场准入,特别是消除对民营资本的各种限制。

第四,基建投资新领域。新基建重点突出在强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领域基建投资力度,支持结构转型和产业提升,促进新业态、新产业、新服务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