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战”为何轻易“击垮”美股 特朗普正在耗尽美国信心

撰写:
撰写:

3月9日,美股几近“崩盘”,标普500指数暴跌7%,触发熔断机制。沙特发动的“石油价格战”击发了美股的债务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邻为壑”的对外和“放任自流”的对内政策,终于伤到了自己。石油价格暴跌与产业经济衰退、疫情失控、降息失效等因素目前已经形成了连锁反应。美股“崩盘”以及之后的债务危机都在警示,世界对美国的信心正在消耗殆尽。

3月9日,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7%,标普500创2008年1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美国经济真实实力和隐忧全部暴露。(VCG)

3月6日,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的限产保价谈判的“不欢而散”,以及美国的“无所作为”,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OSP)随即发动了“石油价格战”宣布,降低其所有等级原油的官方价格,每桶原油价格降幅约2美元至6美元不等,创出20年来的最大跌幅,并同时宣布将于2020年3月底取消原先限产计划,将原油产量从日产近900万桶恢复到每日1,200万桶规模。沙特此举一方面是为了报复俄罗斯石油的不断扩产,另一方面也是发泄对于盟国美国,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始乱终弃”的不满。

来自队友的“反戈一击”往往最为致命。3月8日,沙特突然发动的“石油价格战”进一步引发全球能源市场恐慌。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期货价格收盘跌至每桶28.51美元,跌幅达30.94%;布伦特原油(CFD)价格收盘跌至每桶32.27美元,跌幅达28.8%。国际原油价格已经跌至美国页岩气开采折合每桶30美元至40美元的盈亏线以下。如果沙特依然决心实施“降价扩产”的报复计划,那么不出半年,甚至只需要几个月,美国页岩气出口将遭受致命打击。2015年以来,美国由石油进口国转变为石油、天然气出口大国,赖以维持贸易平衡的国家战略将惨遭失败,每年近千亿美元的新增贸易逆差将令美国经济雪上加霜。

更为危险的是,由于近年来国际原油价格的一路走低,美国页岩气生产商的财务压力早已不堪重负,不得不大量举债经营。2018年已有大批页岩气厂商破产倒闭,由此形成的近400亿美元坏账风险。而2020年至2022年还将有接近2,000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再考虑到由此发行的各类金融衍生品和连带信用风险,美国页岩气神话之下隐藏的整体债务规模至今都已经成为高悬于美国股市、债市头上的一柄利刃。

页岩气的开采和出口正在成为美国再产业化的一项重要支柱。图为2019年5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路易斯安那州参观一处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AP)

只要美国能源出口能够持续,页岩气神话就不会破灭,债务危机就可以缓解,甚至成为美国继粮食、电子、航空产业后又一主导世界经济的产业和金融支柱。而一旦美国能源出口不能顺利扩大,整个局面就将反转,并开始戳破隐藏的债务泡沫。如果说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来自于房地产次贷,那么下一次金融危机则可能起因于页岩气,以及为了掩盖和拖延危机不得不越滚越大的债务风险。

然而,特朗普显然忽视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战争能力早已经今非昔比的事实。尽管美国依然是“虎老余威在”,可以通过战略威慑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逼迫对手妥协,但是,也总有那么几个国家非要探一探美国的虚实。俄罗斯和伊朗针对美国的经济制裁和战争威胁不仅没有妥协,而且越战越勇,硬生生“虎口拔牙”。尤其是俄罗斯不仅在叙利亚挫败美国的军事干涉和战略封锁,而且依旧在加紧原油扩产,并与中国达成了更大规模的石油、天然气贸易和本币结算机制。

美国在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上的失败已经让美国的盟友感到了失望。原本的计划是美国通过制裁俄罗斯、伊朗减少全球石油供给,然后,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带头减产保价。最后,美国和沙特坐享国际能源市场和石油定价权。然而,最终的结果是,沙特主动减产抬价,而美国却口惠而实不至。美国不仅在军事上连连失败,不得不退出叙利亚,也不敢对伊朗动武,而且在经济上也没有能够逼迫欧盟(EU)和中国放弃购买俄罗斯的石油。相反,美国单方面与中国、欧盟达成了更大规模的能源出口协议,大肆趁机抢占市场。而沙特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只当为自己交了保护费。

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以及对于沙特的始乱终弃导致沙特原油出口大减,国内经济动荡。图为一名交易员在显示沙特股市价值的屏幕前与他人交谈。(AP)

尤其是随着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简称新冠疫情)在世界的蔓延,全球能源需求的萎缩更是令沙特经济雪上加霜。而美国则更是自顾不暇,不仅在内政上无力应对新冠疫情的蔓延,而且为了应对经济衰退接连推出降息、扩表等措施任凭美元“洪水”流向世界。作为石油美元的坚定拥趸,沙特经济再次遭受美国这个忠实盟友的有利打击。

可以说在国际政治和经济领域,美国目前已经威信尽失,完全成了“纸老虎”,不仅不能对抗竞争对手,还专门坑害队友,而且是谁越亲密,谁就被坑得越惨。

更让沙特难以接受的是,继续2019年10月美国宣布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之后,2020年2月29日,美国又宣布与阿富汗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美国不仅变相承认了塔利班的合法性,而且将在14个月内完全从阿富汗撤军。美国这种彻底进行战略收缩,放弃沙特的姿态,对于沙特这已经不再是“破财免灾”的问题,而已是生死攸关。

最终,在3月6日,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谈判的破裂,美国的再次作壁上观之后,早已忍无可忍的沙特随即发动了“石油价格战”,名义上是在报复俄罗斯,而实际上则是在要挟美国——只要特朗普政府继续不顾沙特利益,急于从中东脱身,在能源、经济政策上采取采取美国优先而不顾忌盟友利益,沙特就将继续打压石油价格,威胁戳破美国的页岩气泡沫。

美股暴跌7%触发熔断 特朗普将美国推至危机边缘

全球疫情爆发叠加油价闪崩 世界经济衰退近在咫尺

“失败”的石油制裁 特朗普陷入伊朗“泥潭”

“25万亿”投资能否带来高通胀 “新基建”背后中共到底要做什么

这才是美国股市陷入恐慌的真正原因。也许会随着美国的妥协抑或沙特的内部“分歧”此次“石油价格战”会很快结束,却对美国威信造成了一次严重打击。美国在国际政治上的失败,美国在中美贸易战上的无果,以及在内政上应对新冠疫情的无力,以及特朗普政府的“背信弃义”等等从国际到国内的实力,都已经在此次“石油价格战”中全部曝光——外强中干。不仅以沙特为代表的石油资本已经看清了这一点,对美国已经离心离德,而且其他资本的信心也已经开始动摇。

美股“崩盘”以及之后的债务危机都在不断示警,美国经济未来只有一种理性的选择,即美国尽快结束目前这种“以邻为壑”到处“损人肥己”的政策,接受“和平共存”的事实,开放市场进行内部经济调整。而对于美国继续奉行“美国优先”不断孤立的政策,则将不断推高资本市场的债务风险,直至不得不进行“金融冒险”,用再次大规模的“量化宽松”和次贷放开政策来维持短暂的复苏,重蹈2008年之前的覆辙。

而这次与上一次金融危机时的情况已经不同,美国的信誉与威慑能力正在被自身消耗殆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