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零利率“放水” 特朗普将引发又一轮中美“货币战争”

撰写:
撰写:

3月15日,美联储(Fed)突然宣布再次下调美国联邦基金利率100个基点到0至0.25%,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QE)计划。这是继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再次采取“零利率+QE”的货币放水政策。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和“石油价格战”已经提前刺破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精心呵护的股市泡沫,隐匿的债务风险将被激发,并逼迫美国不得不再次“放水”救市。

然而,相比于2008年的情形,美国如今的面临的局势已经大不相同。2008年时,美国尚能通过“放水救市”成功将债务危机转嫁给全世界,不仅“水淹”欧元,逼迫人民币大幅升值,而且全球各国还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防止美元崩溃之后对自身造成的冲击。但是,12年后的美国则不得不面对自身的更加衰弱,以及全世界对美国的警惕,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人民币的挑战。

新冠疫情、石油价格战的爆发,导致近一周以来的美股接连暴跌,美国债务危机的一触即发、经济面临衰退边缘。(VCG)

如今已经没有人能够再帮助美国,即使日本央行、欧洲央行、瑞士央行、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在3月15日已经发布协调行动声明称,保证美元流动性。但是“救急难救穷”,面对已经积累到23万亿美元规模的美国政府债务,美国的盟友也难以继续大规模买单。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美国政府债务只有不到15万亿美元,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60%,而目前其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已经接近了110%。

尚且不论美国的企业债、次级债中有多少大到不能倒的企业需要美国政府“兜底”,仅仅政府政务就已经美国经济就已经入不敷出。如今,特朗普政府再次推出“零利率+QE”的货币放水政策,7,000亿美元的债务需要分销,尽管其中有2,000亿美元的机构支持抵押贷款证券,但是依然有近5,000亿美元的债务将以公债方式向全美国,以及全球分销。

尤其是美国目前的经济和疫情应对政策没有让人们看到更多希望。巨额资金的投入也无法填满美国股市这个“无底洞”,特朗普之前的保证绝大部分已经被证明难以实现。美国政府指望着像2008年金额危机时全世界都来援助美国的情形将难以重演。最终的结果是,危机无法向外转移,只能更多地转化为美国内部杠杆率的大幅抬升,债务危机进一步加剧,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陷入死循环。

紧急降息100点拉响警报 美国将陷入又一次衰退危机

“石油战”为何轻易“击垮”美股 特朗普正在耗尽美国信心

疫情逼迫中共下定决心 “新四万亿”投资习近平加速“二次改革”

与此同时,以世界各国经济也早已虚弱不堪,并为预防美国可能“货币放水”“金融冒险”做好了准备。从美联储2019年7月份金融危机十年后首次减息以来,欧盟、澳大利亚、韩国等央行都已经主动下调基础利率,甚至出现零利率或负利率。世界各国都在为应对“美元洪水”的冲击挖好了防洪沟。世界已经进入了负利率“寒冬”。

左冲右突的美元洪流将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只能淤积在金融市场不断加速空转,直至烧毁自己,抑或导致美国爆发大规模通胀,并将债务危机引向社会危机。通胀也许能够缓解美国页岩气债务的问题,但是通胀和新冠肺炎疫情的结合同样也将彻底摧毁美国民众的最后信心。

美联储的“零利率+QE”政策将释放出大量“垃圾“美元冲击世界经济,尤其是冲向中国市场。(VCG)

为此,新一轮的“美元洪流”将必然扑向中国。无论是中国的高速发展,还是疫情之后的经济恢复,以及依然较高的利率水平,都在吸引着世界资金流向中国。尤其是在全球疫情泛滥,唯独中国最先走出危机的情况下,人民币的名义汇率与实际汇率的缺口将越拉越大,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将异常强烈。无论是金融套利还是投资,中国都将是“美元放水”的主要泄洪地。

为此,中国通过前期实施金融整肃、加强金融监管等改革,提前将中国金融体系导入了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轨道,并在此基础上加大金融开放。中国将区别科技投资、产业转移与单纯的投机资金。不仅对国内金融机构,对进入中国的国内金融机构也将一视同仁地进行穿透式监管。中共只是将原有行政性的指挥和干预,转变为了更加公平和透明的市场机制和法律,而实际上的监管则将更加严格。

这种把过剩美元陷入中国的庞大产能和经济升级的做法,尽管难免将把一些投机资金放入,导致中国资本市场的动荡,但是绝大部分国际游资,尤其是对冲基金将被隔离在外。面对中国这种“来得了走不掉”的有管控的金融开放模式,美国政府显然难以接受,但又无可奈何。

面对美元的冲击与中国人民币的信用扩张需求,中国和美国将在中美贸易战基础上,展开一场金融的较量。 图为,2018年12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一)与特朗普(右一)在阿根廷首都就贸易谈判举行会晤。(Reuters)

同时,中国也正在采取“广积粮”的做法。面对疫情之后经济恢复的需要,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较大规模加速了产业转型进程。从2月初,中国正在通过启动高达十数万亿美元规模的基础建设投资,民生保障投资、以及以5G、工业互联网为代表“新基建”投资。更为关键的是,为了避免资本型通胀,这些投资主要将采取政府信用扩张的形式直接通过政府专项债的形式进行融资,并定向投入相关领域。

而对于中国,显然还不具备全面挑战美国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中国不需要一个经济崩溃的美国,更不希望看到一个在危机下债务出清、全面回归工业化的美国,以及一批奋发自省的美国政治家。

为了避免这种冲突的激化,并考虑到中国经济目前对出口和世界市场的依赖,中一直在扩张的同时采取了“缓称王”的策略。中国政府既不会为了对冲“美元洪水”采取人民币大幅贬值、降息的策略,也不会任凭人民币的大幅升值。中国采取的是游骑战术,即在一篮子货币后面人民币国际汇率始终采取“衔尾跟随”,并保持人民币国内利率的自主。所谓的利率市场化,在中共眼中更多的则只是一种工具而绝非目标。

这种既要引进外资,又要输出人民币;既要保障出口,又要启动内需的政策;既要人民币国际化,又绝不出头的做法,在前四十年的中国改革开放、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一度被灵活应用。目前,在金融开放和科技升级的过程中,中国也将更为主动地采取这一策略。

尽管这种做法既让美国政府抱持幻想,又让特朗普深恶痛绝,并且随着美国债务危机的激化,以及“放水救市”的急切,特朗普政府将越发显得失去耐心。美国将逼迫中国结束这种暧昧,加速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但是,中国也势必将选择和美国进行长期利益与短期危机应对上战略交换与讨价还价。中国可以帮助美国应对危机,至少不落井下石,而美国也需要允许中国按照自己的模式发展,向中国开放更多的技术领域,并允许人民币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