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国】华尔街日报:新冠疫情引发美国企业违约破产潮

撰寫:
撰寫:

居家令和商业停摆让美国经济普遍陷入恐慌,许多企业面临违约和破产困境。这让长期默默无闻的重组专家迅速成为华尔街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2020年4月14日,在美国纽约,一名女子从为抗击疫情加油的海报旁经过。(新华社)

《华尔街日报》4月28日报道,新冠肺炎(COVID-19)把其中很多公司逼到了危险的边缘。一大批石油公司已寻求破产保护,J.C. Penney Co. (JCP)和Neiman Marcus Group Inc.预计也将很快提交破产保护申请。

而危机前表现平稳的行业,比如汽车、旅行和休闲产业,甚至是医疗保健行业,也可能很快面临类似的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数据显示,在截至4月17日的12个月,总计已有641亿美元的美国公司债被下调至“选择性违约”(至少有一笔债务发生违约)。这一数字虽然只比1月底略有上升,但即将大幅度恶化。

标普全球评级给出的最坏假设是,未来几个月被降级至“选择性违约”的美国公司债规模可能会超过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达到的约3,400亿美元。即便在不那么悲观的假设情境下,降至“选择性违约”的债券规模也可能接近21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达到的水平。

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在设法避免痛苦的资本结构和业务重组,甚至违约和破产。许多企业支取了信贷额度并削减了成本,有些则向公开市场投资者或私募股权公司配售了新股或发行了债券,比如嘉年华(Carnival Corp., CCL)、Expedia Group Inc. (EXPE)、爱彼迎(Airbnb Inc.)等。

华利安(Houlihan Lokey)的William "Tuck" Hardie说:“违约肯定会增多,重组也会增多。问题在于:这是一座两千英尺高的山呢,还是珠穆朗玛峰呢?”华利安是重组领域的顶级银行之一。

根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一份分析,从3月初到4月9日,美国企业从循环信贷额度中提取了约2,300亿美元。其中17%流向汽车行业的公司,占比最高,此外约15%流向了零售商,10%流向了旅游和休闲行业的企业。

遭受重创的企业除了动用信用额度之外,还增添了新的债务。实际上,这种做法让一些公司陷入了困境。4月早些时候,嘉年华以邮轮等资产作为抵押品发行了总额约40亿美元的优先抵押债券。一位熟悉该公司资本结构的知情人士说,在这些资产被冻结的情况下,假如嘉年华需要筹集更多现金,将难以再次从债券市场融资。

对于私募支持的公司而言,没有或几乎没有收入就更痛苦。私募公司收购这些企业一般是用大量杠杆加上相对较少的股权来完成的。标普全球市场财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杠杆交易评论及数据(LCD)显示,2019年为新收购交易提供资金的贷款规模与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EBITDA)之比平均为5.93倍,是2007年这一指标达到6.23倍以来的最高倍数。

对于这些公司有利的一面是,在2019年发放的杠杆贷款中,有85%为“低门槛”(covenant lite)贷款,这给借款人提供了更多腾挪空间。

另一个有利因素是,根据另类投资管理公司Hamilton Lane Inc.的数据,现在还有大约2万亿美元的闲置资本可以投入到私募市场中来。不过其中很大一部分掌握在大公司手中,对于前景岌岌可危的公司来说,他们的命运将取决于他们的持有者是否愿意注入更多资本。

投行PJT Partners的重组主管Steve Zelin表示,现在面临困境的远不止私募领域的企业。Zelin说:“如果你现在没有任何收入,那么在这场危机前你是五倍还是两倍杠杆率都无关紧要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