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驳中美脱钩论:美国自己搞工业劳动力都找不到

撰写:
撰写:

美国的金融、中国的市场,美国的技术、中国的制造,这是当今世界的组织结构,美国GDP的85%集聚在服务业,工业只占13.5%。

中国大陆媒体新浪财经北京时间5月6日报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认为,那些认为全球化运转会因疫情传播戛然而止的观点是一种谬论。

因为全球化不是哪个政治家想出来的,全球化是一个历史性的过程,整个人类从工业社会到现代化就是一个全球不断一体化的过程。工业社会最大的特点就使得世界各国的原材料资源互相配置。

工业社会起初的这一百年全球化,主要是以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物质交换,资源优化配置。

最近七八十年,世界一体化进一步由跨国公司为代表的产业链的全球化资源配置水平分工。

一个产品如果有一百个零部件,每个零部件让世界上最能做这种部件,质量好,效率高,成本低的企业来做。产业链一体化由跨国公司主导,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进一步的深化。

再进一步,全球化逐渐走到水平分工和垂直整合一体化。

如果工厂之间距离太远,物流成本高,时间太长,意外的事件不管是安全,地震灾害或者像这次疫情灾害带来的产业链的冲击,会造成全局性的瘫痪。

所以,全球的产业链会相对集聚在某个地方,几个小时的汽车运输距离就解决了,解决70%至80%,还有20%至30%的部分,全世界运来运去量很小,垂直整合一体化。

就是这样一种水平分工的国际化和垂直整合的一体化相互结合的产业链,最近不断在发展。

所以,全球化是投入产出、资源配置、规模效益、成本约束下,市场规则推动下形成的,不是哪个行政命令,民族利益所挡得住的。

所以,全球化终止论是不成立的,全球化是一个大趋势,尽管不断的会发生新的问题。

黄奇帆认为,美国政客没有能力主宰一切,全球化不会停摆。

中国完善的制造工业体系在此次全球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华社)

其次 ,他还表示,美国要和中国脱钩,也是很难的。几十年来,中国和美国,不仅是产业链,而且在产业结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上都形成了互补的结构。

美国若是自己搞工业,劳动力都找不到。总之,美国的产业链、产业结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国家的特征已经不可能倒退几十年,回到和中国脱钩的时代。

“中国不是伊拉克、不是一个小国家,一封闭就脱钩了。中国生产了世界30%的工业品,占据全球30%的贸易量,整个来说与欧美与世界各个方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际上是脱不了钩的。”黄奇帆说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