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GDP】中国如约实现小康目标GDP该如何定?

撰写:
撰写:

中国“两会”召开在即,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目标设不设、怎么设,成为各界讨论热点。这个问题之所以受关注,主要是因为:一方面,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另一方面,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有一些既定目标要实现。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和民生银行研究员李洪侠在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撰文分析2020年中国能否如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小康社会目标是可变的

首先,文章详细解释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GDP增长的要求。

2002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指出,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要在本世纪头二十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是:在优化结构和提高效益的基础上,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按不变价GDP增速算,2019年GDP已经达到2000年的5.16倍,已提前超额完成目标。

2007年召开的十七大指出,要确保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增强发展协调性,努力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发展。转变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优化结构、提高效益、降低消耗、保护环境的基础上,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比2000年翻两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更加完善。按不变价人均GDP算,2019年已经达到2000年的4.64倍,也已提前超额完成目标。

2012年召开的十八大指出,确保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按不变价GDP计算,2019年是2010年的1.89倍,2020年需要增长5.6%,才能达到翻一番目标。

与此类似,按照2016年制定的“十三五”规划,2016年至2020年GDP年均增长预期目标为6.5%,2019年已达2016年的1.37倍,实现目标需要2020年增长6%。

2019年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图为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AFP)

文章认为,综观十六大以来历次党代会和“十三五”规划,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目标,更不是只有GDP一个指标,而是随着形势变化不断升级完善的,包括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等多领域的经济社会发展状态。如果将十六大最初设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称为1.0版,那么十七大、十八大目标则分别为2.0版和3.0版,三个版本要求越来越高。目前看,虽然与3.0版提出的GDP目标相比还略有差距,但是1.0版和2.0版的目标都已经提前超额实现。

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要求不能简单追求高速增长。在2017年召开的十九大中,没有就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新的更高的GDP量化目标,而是增加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的新要求。

两年多来,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相关工作持续推进,金融领域服务实体经济和防风险能力也有持续增强。精准脱贫方面,按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到2020年实现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县从832个减少到2020年的52个,相当于每年减少1,335万贫困人口和111个贫困县,按此速度,2020年可以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污染防治方面,主要污染物排放前几年都超额完成目标,2020年压力也不大。

2020年GDP如何定?

文章指出,30年来,中国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经济增长目标有四种方法:一是数值法,30年中有9年将经济增长目标设定为一个具体数值,分别为1990年至1993年国民生产总值(GNP)增长目标定于一个数值,199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定于一个数值。此后1996年至1998年、2012年又将GDP增长目标定于一个具体数值。二是小区间法,1995年后出现3次区间目标,区间幅度为0.5-1个百分点:1995年为8%-9%,2016年为6.5%-7%,2019年为6%-6.5%。三是波动法,即1999年及以后,共15年将GDP增长目标设为某一具体数值左右的表述形式,如1999年为经济增长预期为7%左右,2003-2011、2013-2015、2017-2018年也都设定了类似目标。四是省略法,如2000年-2002年连续3年没有设定GDP增长目标。

可见,中国政府工作报告设定GDP增长目标,是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的安排,并没有固定的要求。

2020年,疫情对经济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一季度中国GDP下降6.8%,全球经济出现衰退几乎确定无疑。更重要的是,疫情仍在全球快速蔓延,何时控制住、何时结束,对经济将造成多大影响,是未来最大的不确定性。

文章认为,在1.0版和2.0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增长目标基本实现的情况下,加上疫情对经济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持续蔓延态势,再简单固守8年前设定的目标,既没有必要性,也不够实事求是。文章建议,需要充分考虑疫情发展和影响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形,结合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可能和风险容忍度,做出大区间的目标设计,既守住经济社会发展必需的底线,也防止政策力度过大带来的副作用,还囊括可能出现的形势不确定性。

因此,中国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的设定,不必拘泥于前期设定的小康社会具体目标。文章建议,GDP预期增长目标设定为一个大区间,如3%-5%。需要说明的是,即使全年GDP增速低于5%,只要就业、物价和杠杆率稳定,三大攻坚战任务和小康社会其他方面进展良好,就不会影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