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为再处危机时刻 但“备胎计划”已初见成效

撰写:
撰写:

2020年5月15日,美国出台了针对中国华为(以下简称华为)出口管制的新规,新规明确,只要是华为及海思设计的产品,在设计生产过程中,使用了美国商务控制清单所列的软件和技术,就要受到美国的出口管制。

华为消费者业务Q1业绩显示:手机下滑17%,PC增长120%。(Reuters)

中国自媒体“钛媒体APP”5月20日报道,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公开回应新出口管制措施,“我们的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影响,但过去一年的磨练也让我们皮糙肉厚,我们有信心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

有分析表示,华为“备胎计划”初见成效。

至此为止,华为的手机、芯片、5G等业务都面临挑战,中国国产替代成为华为的备案。

实际上,华为最广为人知的应对措施,是从一年前开始的。

备胎计划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华为筹划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已经有几年时间,但禁令之下,备胎不得不转正。

2019年8月,华为正式推出鸿蒙OS,替代谷歌(Google Inc.)安卓和微软(Microsoft)Windows操作系统。将操作系统取名鸿蒙,意思是“开天辟地”。

华为在加速构建鸿蒙系统的生态,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曾对媒体表示,在推动鸿蒙系统时,华为对应用内购买,将减少操作系统厂商的提成比例,并给开发者提供资金支持,从而吸引开发者为其开发应用APP。

不过,鸿蒙操作系统还有待完善,时局却不容华为等待。

2020年2月,华为又拿出另一套方案,用华为移动服务(下称HMS)替代谷歌GMS。

2月24日,华为正式向海外市场推广HMS和应用商店AppGallery,以对标谷歌的移动服务GMS和应用商店Google Play。

因为HMS只是运行在操作系统和移动App之间的一系列组件,华为可以使用谷歌开源免费的安卓系统,用HMS替代闭源的GMS服务。

连线Insight曾在《突破谷歌封锁,华为绝地反击》一文提到,在鸿蒙系统短期内无法替代安卓的情况下,HMS被赋予了非凡的意义。

但难度也摆在眼前,HMS的软件服务必须满足海外用户的大量需求。

截至2020年1月,华为全球注册开发者超过130万人,全球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仅仅只有5.5万余个。这个数字远低于媒体所报道的“超过300万个的谷歌GMS应用数量”。

为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华为副总裁张顺2019年底曾提到,华为预计在未来5年投入15亿美金,从而在全球范围内发展500万名开发者,打造更强大的生态。

华为最新的P40系列,就搭载了HMS,不过,它还没能帮助华为走出困境,华为终端业务在海外的销售情况仍不乐观。

华为一直在多方寻求突破,其2019年至今,在中国国内市场发展迅猛,在疫情和海外市场下滑的双重影响下,2020年一季度仍保持增长。

4月21日,华为发布2020年一季度经营业绩,当季实现销售收入1,82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同比增长1.4%,净利润率为7.3%。

华为的自研力度还在增大,在芯片领域,华为海思加大了研发力度,包括产品线的广度和深度。

华为明显加快了自研5G手机芯片的节奏,先后推出了麒麟990、麒麟985、麒麟820三款5G芯片。

华为海思也加大了在其它芯片产品上的布局,比如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AI芯片昇腾系列、基站芯片天罡系列、电视显示芯片鸿鹄系列、可穿戴产品芯片麒麟A1、用在路由器产品上的凌霄系列等等。在目前的华为手机里,已经大量采用自家的海思麒麟处理器。

尽管很难快速恢复到巅峰期,但这一系列“备胎”计划,已经初见成效,让华为一步步走出限制的困境。这也就让美国这次施压的对象,变成了芯片制造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