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暂缓穷国还钱 海外放贷如何解决收不回的尴尬

撰寫:
撰寫: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的大流行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发展中国家的偿债能力也因此大幅削弱。在北京时间6月7日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表示,中国积极参与并落实二十国集团(G20)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的倡议,已经宣布暂停77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债务偿还。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净债权国之一。根据慕尼黑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霍恩(Sebastian Horn)等人发布在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的工作论文,截至2018年,中国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债权高达5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国际金融协会(IIF)的研究同样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现存海外债权高达5.5万亿美元。

中国的对外债权并不完全是借款,其中大部分以投资的形式存在,以贷款形式存在的债权仅占10%左右。即便如此,中国也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债权国。霍恩等人的研究发现,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政府和国有债权人机构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提供了超过5,000笔贷款,承诺总额高达5,200亿美元。IIF的研究指出,2013年“一带一路”计划启动以来,至少有7,300亿美元中国资金被用于112个国家的海外投资和基建项目。

中国的对外贷款推动 “一带一路”战略快速开展。(新华社)

中国对外借款快速增长的最主要原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orld Bank)以及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经合组织(OECD)的对外借款无法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

发展中国家不仅需要资金,也需要自由使用资金的权力。但是,世界主要债权国组成的非正式组织——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在为债务国纾困时通常会附加严苛的政治条件。中国没有加入巴黎俱乐部,而且《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国对外援助坚持平等互利,注重实效,与时俱进,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因此,发展中国家更乐意向中国借贷。

然而,中国作为新兴的债权大国,缺乏有效管控外部债务风险的经验。虽然中国没有公布海外坏账的数额,但是霍恩等人的研究显示,中国已经与外国政府和公共实体进行了140次债务重组和冲销。目前,中国只是宣布暂停77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债务偿还。如果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无法从疫情中恢复,那么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将面临大量债务违约或重组。

单纯从融资的角度来看,向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贷款的行为风险极大。简单易行的贷款虽然能够快速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推动国家对外战略,但是容易埋下隐患,导致债务不可持续。因此,中国政府应当采取更加负责任的态度改善对外贷款的方式。

首先,中国应当广泛地与国际机构合作,培养专业人才。投资、融资等金融行为需要大量的信息和专业的管理。目前,中方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2013年,中国开始以非成员身份常态化参加巴黎俱乐部有关活动;2015年,中国牵头建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2018年,中国政府成立了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

其次,中国应当提高对外贷款的透明度。中国的海外贷款行动一直处于“迷雾”之中,具体细节通常不公开,因此广受诟病。提高透明度就意味着接受监督,而接受监督是提升管理水平和行政效率的有效手段。此外,提高透明度也有利于促进多边合作,减少国内外社会对中国海外贷款的质疑和偏见。

最后,中国应当注重对外贷款的经济效益,减少“面子工程”。中国对外贷款不带政治条件,但是不意味着不能附带条件。中国作为比较成功的发展中国家,有资格介绍自己的发展经验。在向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贷款时,可以结合自身的经验,为借款人设计合理的建设方案,将资金的经济效益最大化,实现双赢。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