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海南自贸港(三):被中共隐藏的第三阶段 资本之“锚”待变


拒绝“黄赌毒”、拒绝“地产炒作”、拒绝“资本投机”,不许走私、不许腐败,不允许破坏生态环境——在6月1日中国国务院公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简称《方案》)中,中国政府似乎要建设一个“干干净净”的自由贸易港(简称自贸港)。然而,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没有了向香港初建时期的鱼龙混杂和原始积累;没有了深圳特区初建的泥沙俱下、走私猖獗,也没有泰国度假胜地芭提雅(Pattaya)那样性感妩媚、纸醉金迷,更没有了依托地产炒作、金融投机的一夜暴富。海南自贸港从一开始就必须依靠诚实劳动、艰苦经营,干干净净的积累每一分钱。谈何容易。

深读海南自贸港(一):中共“开放”管控 这次没有“千年大计”

深读海南自贸港(二):中共重新定义“社会主义”自贸港 中国开始制定规则

深读海南自贸港(三):被中共隐藏的第三阶段 资本之“锚”正在改变

中国和美国目前的合作与博弈,不仅限于贸易和产业科技层面,在资本信用和国际秩序上也正在发生此消彼长的改变。图为2019年6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G20大阪峰会期间进行会晤。(视觉中国)

通过《方案》可以看到,从2020年到2025年再到2035年,中国政府给海南自贸港的第一、二阶段共预留了15年的建设时间。在这15年的时间里,中共摆出一副“毫无野心”“自寻艰难”的姿态,海南自贸港不仅无法与香港、新加坡等已经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相提并论,甚至简直就像一个区域性经济规划。还是中国地方政府惯用那一套“招商引资”的套路。海南自贸港也将发展重点放在了种业、航运、电信、商务服务、金融、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领域,并一心加大对服务业的开放力度,以及“零关税”的实施。

然而,事情永远是变化和发展的。在中国政府的海南自贸港建设方案中,在第一、二阶段建设完成之后,其实还隐藏了一个第三阶段。即2025年将适时启动全岛封关运作,2035年全面推进自由贸易港政策落地见效之后,海南自贸港将推进跨国公司全球结算中心建设,并培育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服务于开放型经济的金融能力,支持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等要素交易平台建设。

也许这只是为了方面贸易和投资的需要。但是,也不可否认,一旦海南自贸港第一二阶段建设取得预期成果,那么在国际企业聚集、产业不断丰富、金融不断完善的基础上,一个集贸易、科技和金融服务为一体的国际资本“新中心”将不可避免的诞生。

+3
+2

这种从产业到金融,从产品到资本的发展,也许按照目前的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资本体系的逻辑是一种不可能再重复的历史。海南自贸港无论在汇率、税率,还是司法习惯上都几乎不可能成为国际资本,尤其是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资本的又一个中心。

目前以美国为首、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资本体系因为过度金融化和滥发美元,早已为世界各国和真正的企业家所诟病,并且越发难以为继。世界经济和资本更多的只是在缺乏新的替代“资本标的物”的情况下,被迫接受美元的统治和动荡。然而,这也无形中促使了以石油、以贸易,抑或以服务,总之以实际经济贡献为“锚”的新世界结算体系、资本衡量体系的萌生。

国际资本体系正在酝酿着一场变革,尤其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国际资本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在海南自贸港的《方案》中表述为,海南自贸港将为“为全球自由贸易港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凭借中国经济实力的发展、市场需求的扩大,以及全世界健康经济的聚集,中国和世界将探索一种新的更加扎实、健康的发展路径。

如果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划“倒计时”其实已经开始。15年,25年之后,海南自贸港如今的变革和布局似乎正好恰逢其时。世界和中国的发展不会因任何人的踟蹰而停止不变。

23年前,1997年中国的GDP规模只有约0.9万亿美元,中国只有一个自由贸易港和国际金融中心。而2020年中国的GDP规模预计已将超过15万亿美元,翻了16倍,中国又增加了上海等若干个金融中心。那么再过15年到2035年,中国的经济总量预计将超过50万亿美元。届时中国难道还只有一个国际金融和资本中心吗?中国政府目前显然已经开始布局,中共不是要用海南自贸港代替谁的位置,而只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对中国已经不再够用。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