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国搞基建 特朗普的“美国梦”能否实现

撰写:
撰写:

随着各州重启经济,美国经济开始复苏。美国商务部6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 5月全美零售销售额录得17.7%的环比增长,创下有统计记录以来的最高增速。此前,接受道琼斯(Dow Jones)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5月零售销售额将增长7.7%。消费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最大驱动力,消费的复苏是美国经济重拾增长的先兆。

然而,美联储(Fed)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仍然十分悲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6月16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尽管近期美国经济情况有所改善,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带来的较高失业率和小企业倒闭潮,美国经济仍面临“显著的长期伤害”。

鲍威尔担心不无道理,5月零售销售额虽然大幅增长,但是还未恢复到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水平。随着经济陷入长期衰退,永久性失业和企业倒闭对经济产生将造成长期损害,工人也可能因为长时间的失业而丧失职业技能。

面对实体经济的衰退,居民的消费欲望和企业的投资欲望都会下降。央行“放水”只能防止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不能有效的提振经济。对此,中国政府的做法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增长。

基础设施建设对投资和消费的拉动作用十分明显,是中国政府刺激经济的常用手段。(新华社)

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基础设施影响每个企业的交易成本和投资的边际收益。因此,衰退是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绝佳机遇,其原因有三:第一,基建投资既增加了短期需求,也提高了长期经济增长率;第二,经济衰退时基建投资成本较低;第三,未来经济增长率的提升和财政收入的增加将弥补基建投资的成本。

美国总统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据彭博社报道,特朗普(Donald Trump)正在起草一项价值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提案。该提案将把大部分资金用于道路和桥梁等传统基础设施项目,但也有相当部分资金将预留给5G无线基础设施和农村宽带。

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增长期主要集中在二战时期。1933年至1945年,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主导下,美国基建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一直处于20%以上。当时,美国建设出全世界最好的公路系统,被誉为“车轮上的国家”。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美国的基础设施已经老旧不堪,变成制约经济增长的枷锁。

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SCE)每四年发布一次美国基础设施状况“报告卡”。在2017年的“报告卡”中,美国基础设施状况评分仅为“D+”。在报告中,ASCE表示,美国的基础设施大部分低于标准,且濒临使用寿命终点。ASCE警告称,如果基础设施不能得到显著改善,将制约美国的生产力,阻碍经济发展,在未来10年内给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造成4万亿美元损失,并丧失250万个工作机会。

大多数美国政客对美国的基础设施状况心知肚明。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就以基建计划为噱头,吸引了大量选票。然而,时至今日特朗普的基建计划仍停留在规划阶段,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么,特朗普的“基建梦”为何难圆?

首先,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意味着美国联邦政府的赤字率将进一步上升。受疫情的冲击,美国政府4月财政预算赤字已经创下历史最高记录,5月财政预算赤字同比近乎翻番。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计,2020财年联邦财政赤字将扩大至2.2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0%。在这种情况下,国会是否会支持特朗普的基建投资计划还存在疑问。此前,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执政期间也提出过宏伟的基建计划,但是由于政府财政预算不足,最终落地的基建投资因规模太小而收效甚微。

其次,州政府财政负担巨大,无力配合联邦政府的基建计划。美国基础设施维护的大部分费用(约80%)由州政府承担。由于大多数州政府面临财政困难,维护现有基础设施已经是很沉重的负担,根本无法支持新增基础设施投资。在特朗普的基建计划中,联邦政府只出资10%左右,起到撬动社会资金的作用。对此,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Nancy Pelosi)认为,特朗普的计划无异于将投资基建的负担转移给各州。

最后,党派纷争是特朗普推进基建计划的最大阻力。由于美联储已经启动“无限印钞”模式,美国政府只要突破赤字货币化的底线,基建计划的融资问题也不难解决。然而,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民主党不可能在最紧要的关头帮特朗普“出成绩”。因此,只要民主党不妥协,特朗普的“基建梦”就永远无法实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