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欧洲“闹掰” 数字服务税为何成为美国的“心头刺”

撰寫:
撰寫: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6月17日表示,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决定退出与欧盟(EU)官员的数字服务税谈判,“因为他们未能取得任何进展”。

数字服务税是一些国家针对提供数字服务的跨国互联网企业征收的企业所得税。根据当前的国际税法,跨国公司通常在发生生产的地方,而不是消费者所在的地方,缴纳公司所得税。然而,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一些国家的税收部门认为跨国公司以虚拟服务的方式从本国用户获得了收入,因此即使没有实体存在也应当缴纳相应的数字服务税。

欧洲多个国家已经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或者提出了相关计划。对此,美国政府表示明确反对。跨国互联网巨头大多是美国企业,因此美国政府认为数字服务税有针对本国企业的嫌疑。此前,美国政府一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全球税收项目”的框架下与多个国家进行谈判。

为了增加谈判筹码,6月2日,美方开始对10个贸易伙伴的数字服务税发起“301调查”,其中大部分国家来自欧洲。莱特希泽表示,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于许多贸易伙伴正采取旨在“不公平”对待美国企业的税收计划感到担忧,并准备“采取一切适当行动,保护美国企业和工人不受任何此类歧视”。

在数字服务税谈判中,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的态度十分强硬。(新华社)

然而,美国的施压并没有使欧洲各国妥协。欧洲各国的财政状况较差,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爆发后,各国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更加明显。不久前,欧盟取消了原有的财政赤字红线,包括将成员国的赤字率限制在3%以内,总债务限制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以内。此时,各国必然不会轻易放弃增加税收的手段。

此外,跨国公司逃税已经成为世界性问题,欧洲各国实施数字服务税有充足的理由。OECD估计每年因跨国公司避税而造成的税收损失高达2,400亿美元。其中,跨国互联网公司因其数字业务的灵活性,避税能力更强。欧盟委员会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科技公司的平均税率为9.5%,而传统公司的平均税率为23.2%。

当然美国也不可能任由欧洲各国的数字服务税落地。正如特朗普担心的那样,数字服务税的主要征收对象是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等美国企业。虽然这些企业在跨国避税时也损害了美国利益,但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美国政府必然会为本国公司辩护。

对美国而言,美国跨国企业在互联网领域的垄断地位是其维系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柱,而数字服务税将系统性削弱美国跨国互联网巨头优势,使数字服务领域的区域性保护成为可能。

此外,互联网巨头们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美国商务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报告,数据处理、互联网出版和其他信息服务公司在2018年为美国创造了超过3,000亿美元的经济附加值,大大超过了汽车制造等传统行业。

在疫情期间,互联网公司的韧性更是展现的淋漓尽致。美国经济虽然还在衰退的泥潭中挣扎,但是在互联网企业的带动下,美国股市已经进入技术性牛市,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在近期屡创新高。如今,这些互联网企业此时已经成为支撑美国资本市场的重要支柱,是美股投资者的信心来源。因此,美国政府必须保护本国互联网企业,避免数字服务税风潮妨碍美国的经济复苏和互联网霸权。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