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流动性枯竭危机缓解 美元地位面临考验

撰寫:
撰寫:

6月22日,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在保尔森基金会官网发布一篇署名文章称,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正面临考验,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及其管理国债和财政赤字的经济政策是否有效等因素,都将决定美元是否能够通过考验。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认为疫情可能将改变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美元受到来自人民币的挑战。(路透社)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爆发引起金融市场巨幅震荡,美股在2020年3月以创纪录的速度跌至熊市区间,造成流动性枯竭,信贷市场风险溢价猛涨,全球对于美元的需求大大超过供应。为了缓解美元流动性困难,美联储(Fed)大幅降息,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设立新的政策工具帮助全球央行和金融机构度过难关。

随着世界范围内流动性危机缓解,美联储数据显示,各经济体货币当局动用美联储提供的美元额度创下近三个月以来新低,这也是美联储7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意外下滑的主要原因。截至6月17日,美联储与其他经济体央行的外汇互换额度减少920亿美元至3,525亿美元,一周前则为4,445亿美元。

除互换额度使用减少外,美联储一些紧急工具的使用需求也一直在下降。英国媒体路透社(Reuters)报道,自5月以来,提供给一级市场交易商、商业票据发行人、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的信贷余额,以及为满足准备金要求而提供给银行的直接贷款不是趋于平稳就是大幅下滑。

一个最明显标志也许是对回购协议的需求暴跌。3月18日,美联储的回购余额创出最高纪录,接近4,420亿美元。6月17日,这一数字在一周下跌880亿美元之后,骤降至仅有790亿美元。这是2019年9月中旬美联储首次被迫干预回购市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有分析认为,投资者目前对美元的主要问题,是随着市场对潜在的第二波疫情担忧加剧,美元作为紧急货币的需求可能在减弱。

自二战以来,美元的地位不可撼动,美国利用美元资产支付更低的利息,降低汇率风险,因此联邦政府可以承受更大规模的赤字,并赋予金融市场更强的流动性,实体经济直接受益于便利的融资条件。

但保尔森认为,美元能够长期保持地位是一个历史性的反常现象,尤其考虑到新兴市场的崛起和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落。

截至6月22日,美国的国家债务规模已经高达26.2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自2020年以来,新增国债已经超3万亿美元。这不得不让人担忧,美国飞速增长的国债规模将会对财政预算造成冲击,从而加剧金融危机。

保尔森认为,目前看来,人民币是最有可能取代美元的货币。人民币已经与日元、欧元和英镑一起成为储备货币,中国的经济体量、未来增长前景、与全球经济的融合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等因素都有利于人民币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地时间6月19日,土耳其中央银行正式宣布,自本月18日起,凡是通过该银行支付从中国进口商品费用的公司,均以人民币进行结算。此外,新加坡代表人士也于6月18日在陆家嘴论坛的致辞中表示,将继续深化两国的跨境人民币合作项目。

中金公司分析,美国相对其它经济体的增长优势在减小。尤其是2020年全球受到疫情冲击进入衰退以来,美国经济此前的“一枝独秀”不复再有。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风险偏好修复。美元作为典型的逆周期资产,在全球经济复苏、风险偏好修复背景下,有被抛售压力。

归根究底,一个国家的货币对其持有者的价值,反映的是这个国家经济和政治的基本面。在疫情危机之后的几年里,美国交出一份怎样的成绩单,将是一个重要考验。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