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经济增长“褪色” 自顾不暇的印度何以抵制中国制造

撰写:
撰写:

中印两军近期在加勒万河谷(Galwan River)爆发的军事冲突令印度国内民族情绪高涨,印度多地发生针对中国的示威活动,中国商品也遭到抵制。当地时间6月27日《印度快报》称,从制药、电信到汽车制造,几乎全印各个领域和行业都开始抵制从中国进口产品。印度民调公司LocalCircles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87%的受访者表示准备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内抵制所有中国制造的商品。

印度政府非但没有控制国内的民粹行为反而不断推波助澜。印度拉贾(Rajya Sabha)议员阿塔瓦莱(Ramdas Athawale)6月18日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中国辜负了我们,印度应该抵制所有中国制造的产品,关闭所有在印度卖中餐的餐馆和酒吧”。路透社6月24日报道称,印度政府在没有任何公开通知或声明的情况下,“扣押”了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导致大量中国制造的电子元件等商品积压在印度港口。

印度海关加大了“检查”中国进口商品的力度。(路透社)

疫情袭来 印度经济风光不再

印度政府之所以不断地拿中印军事冲突做文章,是因为印度经济已经陷入衰退的边缘,政府急需转移民众的视线和怒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的爆发对印度经济形成巨大冲击。疫情爆发后,印度政府于3月25日实施封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要求民众取消一切社交活动,除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特定情况外一律不要外出。

封城措施使占经济总量六成左右的服务业几乎完全停滞。数据服务商IHS Markit发布的数据显示,印度4月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录得5.4,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印度5月服务业PMI仅反弹至12.6,远低于市场预期(23)。占印度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23%的工业和制造业也不容乐观,印度制造业PMI在4月和5月分别录得27.4和30.8,表明印度制造业持续衰退。

此外,印度的进出口贸易额也出现腰斩。印度商工部(Ministry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的数据显示,4月份印度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下降60.3%和58.7%;5月印度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下降36.5%和51.1%。经济活动的停滞不仅令外贸陷入低谷,也导致失业率飙升,截至5月底,印度的失业率已经超过23%。

可惜的是,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印度也没能控制疫情的蔓延。据印度卫生部统计,截至当地时间6月28日早8时,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52万例。在过去24个小时内,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9,906例,创下单日增幅新高。

一场疫情试出了印度经济增长的成色。基础设施薄弱、公共卫生条件落后的印度遭到市场的看空。6月18日,惠誉评级(FitchRatings)将印度长期外国货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的预期从稳定调降至负面。惠誉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削弱了印度的增长前景,并令印度的公共债务风险暴露。

疫情对正在放缓的印度经济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美联社)

前景黯淡 印度经济深陷泥潭

疫情对印度经济的冲击或许比市场预期的更加严重。

首先,印度经济严重依赖消费,而短时间内居民的消费能力难以恢复。印度私人消费约占GDP的55%。近年来印度经济出现高速增长,居民的消费能力也水涨船高,形成正向循环反馈机制。但是,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印度经济增速已经褪色。2018年以来,印度经济增速逐季下滑。2019年印度的GDP增速创下2011年以来的新低,经济与消费的增长循环已经打破。

疫情爆发后,印度失业率飙升,大量中小企业破产。印度央行5月的居民消费调查显示,消费者消费信心指数已经从3月的85.6大幅下行至63.7,跌至历史最低点;对未来一年的消费信心指数也从3月的115.2下跌至97.9。疫情对实体经济供需关系的破坏将持续抑制印度居民的消费能力。

其次,外国直接投资(FDI)是印度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源,而疫情导致的全球经济衰退将使印度失去这些“外援”。根据联合国(UN)的报告显示,印度在2019年获得了51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是全球第9大FDI接受国。境外资金同时带来了技术和管理经验,是印度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然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6月16日发布《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将在2019年1.54万亿美元的基础上下降近40%,并警告称,流入印度的FDI或将急剧下降。由于印度疫情迟迟得不到控制,印度市场已经失去对外资的吸引力。印度央行的数据显示,4月印度接受的FDI资金同比下降62%。

最后,印度政府债务负担较重,财政政策空间较小。印度央行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20年3月的2020财年,印度政府的公共债务(包括中央和各邦)已经达147万亿卢比(1卢比约合0.013美元),占2020财年GDP的72.1%。惠誉认为印度财政指标已经显著恶化,财政前景堪忧。惠誉预计,印度的一般政府债务将在2021财年达到GDP的84.5%,财政赤字率将达到两位数。

高企的公共债务严重制约了印度政府的财政政策空间。5月12日,莫迪公布了总额为20万亿卢比的经济刺激计划,而该计划以货币政策为主。在疫情期间,货币政策虽然能够有效缓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但是对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要弱于财政政策。因此,在缺乏足够财政刺激能力的情况下,印度经济复苏的道路将十分曲折。

转嫁危机 印度难离中国制造

经济陷入衰退后,印度的贫富差距问题、宗教和族群冲突问题变得更加突出。此时,加勒万河谷的军事对抗成为印度的“救命稻草”。为了转移社会矛盾,印度政府配合民间舆论,煽动抵制中国制造的情绪。

然而,印度历史上曾经多次抵制中国制造,每次都是草草收场,给人虎头蛇尾的印象。2017年6月中印军队洞朗(Doklam)对峙事件发生后,印度国内就曾掀起一波抵制中国货的浪潮。尴尬的是,此后印度自中国进口的商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下半年印度自中国进口了价值383亿美元的商品,同比增长19.2%,增速较上半年增加了1.1个百分点。

如今,中国仍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据印度商业信息署与印度商务部统计,2019年印度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达到854.9亿美元。其中,印度对中国出口商品额为171.3亿美元,占印度出口总额的5.3%;印度自中国进口商品额为683.7亿美元,占印度进口总额的14.1%;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512.4亿美元,占全部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一左右。中国是印度排名第三位的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也是印度第一大逆差来源国。

从扭转贸易赤字的角度来看,印度肯定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对中国商品的依赖。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印度基础设施落后,劳动力素质较低,没有发展出成熟的现代制造业。其后果就是印度需要大量进口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以满足国内消费者的需求。因此,小到锅碗瓢盆,大到洗衣机、电视,印度市场上充斥着中国商品。

为了发展制造业,印度就必须改善落后的基础设施,而这也离不开中国制造的帮助。2019年,印度政府宣布计划在2025年前投入100万亿卢比(1卢比约合0.013美元),用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以印度的基建缺口,全球只有中国才能满足其基建服务和基建设备需求。印度也明白这一点,在基建方面与中国开展了大规模合作。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9月,中国企业在印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38.5亿美元,同比增长104.7%。

此外,全球产业链是一个整体,而中国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印度如果想要在全球产业链中有所作为就必然会用到中国产品。以制药业为例,印度药企生产了全球20%的仿制药,但需要大量中国生产的有机化工产品作为原材料。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生产原材料的企业一度停工,而部分印度药企也因原料药库存不足而被迫停产。

印度经济学家斯瓦米纳坦·艾亚尔(Swaminathan Aiyar)认为,中国是当今全球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印度想要在全球产业链中更进一步,只会进口更多中国产品。可以说,印度现在离不开中国制造,未来印度产业的发展与升级更离不开中国制造。

因此,印度政府利用中印军事冲突掩盖经济问题的做法无疑是本末倒置。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只能靠发展去解决。抵制中国制造或许能够在短时间内令印度民众“同仇敌忾”,但是闹剧过后,经济衰退的痛苦只会加强烈。如果印度政府无法将印度经济拉出衰退的泥潭,被煽动起来的民粹怒火终将烧到自己头上。

(文章节选自01周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