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深改会议” 习近平的四个关键词是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6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简称深改会议)。习近平在此次会议上强调了“改革实效”、“扭住关键”、“应对变局”和“积蓄势能”,这四个关键词。近期来的中美对抗态势和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都在加速中共对于战略“底线”的思考和经济布局。

中共决策层在经历了新冠肺炎危机,并在6月初对中国地方经济进行了密集调研后,终于在6月30日的“深改会议”上给出了下一步中国改革的主要方案。 图为6月8日,习近平(左二)在宁夏考察调研。(新华社)

作为突破中国经济目前困境、应对美国施压和外部风险的下一步关键举措,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六份文件。其中包括: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

《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方案》;

《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

《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

《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

《关于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实施意见》。

此外,此次深改会议还听取了关于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进展情况的汇报。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这六份文件的内容主旨显得各不相干,但是只要仔细分析,这都是下一步中共改革的“关键”,对于“变局”的根本应对之策,以及对未来发展的“势能积蓄”。

首先,中共的施政重点显然已经改变,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之后复产复工、实施经济刺激的应急状态回归到了2019年年底就确定的正常改革轨道。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和《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方案》两个方案的审议通过,说明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几乎陷于停滞的经济改革将再次加速启动。尤其是在目前中国经济和政府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如何盘活更多的资产,如何消化经济刺激释放的近十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流动性,如何避免资本通胀、同时避免实体通缩,除了目标和美好的愿望外,中共必须拿出有效的办法、足够的资源和执行主体。

其中,国有企业和农村土地就是目前中国的最主要的财富源泉。国有企业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垄断经营权的开放、新的人才激励改革,以及资金注入社保等四项主要改革,不仅能吸引、激发广大的社会资本的投资、增加经济的有效供给、增加财政收入,还可以大幅提高国有企业的竞争力、增加广大民众的财富和保障。

对于总资产接近210.4万亿元的中国国有企业,以及被国有企业垄断的广大市场、自然资源和银行资金,这些一旦得以释放,并以合法形式被公众享有(而不是像之前那样被少数管理者和资本寡头占有),就将极大地激发中国民众的财富创造能力。这是一个根本的办法,是中国改革的关键。只要这个改革得到实效,那么将足以应对中国国内和国际上的变局。

中国国有企业将是下一步中国改革的重中之重,而未来三年更将是国企改革关键时期。(视觉中国)

同时,土地改革也是如此。农村土地,尤其是经营性用地和宅基地,如何在实现商品化的同时,不出现城市资本对小农经济的掠夺;资本能够留在农村,形成组织、参与到农村经济的提升中,并成为合格的市场竞争主体,这将是中国进行农村新型股份制集体化改革,以及以集体化为核心的土地改革的关键。其中所蕴含的财富和消费潜力,也将达到百万亿元的规模。

这两项改革是中国未来发展、应对危机的根本“底线”,也是中国实现社会变革的根本动力。之前,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威胁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断,这两项改革一度被放缓。但是,目前来看,如果再因一时的危机而放缓这两项根本的改革,那么将导致更大的问题。不仅眼前的危机无法解决,还将因为改革的延迟酿成更大的危机。

其次,此次会议在应对美国的经济对抗和科技“遏制”,并且推进中国未来产业发展上也进一步重申了方向和“底线”。《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的过审,实质上是将这个当时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临时经济刺激方案,上升为了国家的长期改革目标。下一步中国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以及与美国的竞争,其实主要就是围绕着芯片制造、5G通信、工业互联网、先进制造业、以及相关的新材料、新能源、新基建等等诸项展开的。这显然又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又一个关键。

尤其是在中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已经开始,近50万亿元的地方配套计划已经出台的情况下,激发下一次科技革命,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就显得时不我待。尽管之后可能出现大量的产业泡沫和腐败问题,但是目前能否勇于应变、积极探索,抓住这次世界经济转型和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机遇将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关键。

当然,在此次会议上,中共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长久性发展也表现出了担忧。无论是应对危机,还是改革、抑或是科技发展,都必须有真实而理智的舆论氛围、社会认同、以及人才的培养和保障。但是,无论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暴露出的医疗资源不足问题,还是中共遭遇的舆论危机,以及中美贸易战中中国暴露出来的科技短板,都说明中国在医疗卫生、思想教育、舆论应对、传媒发展、以及科研人员培养、激励方面存在巨大缺失和问题。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了中国防疫体系和舆论思想系统的严重缺陷。不仅疫情的早预警失效,而且其后在舆论上,中国官媒更是集体失语。作为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医生的被训诫和病逝引起了对中共的广泛质疑。(Reuters)

正所谓“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这次会议集中对《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关于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实施意见》的审议通过,以及对于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视,正是在透漏这样一个信号。

中共必须在加快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医疗卫生、思想教育和传媒文艺领域的改革。在之前先抓住关键领域、封堵“金融漏洞”的改革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之后,针对“软实力”和文化领域的改革也将加速。

过分强调“先经济后文化”的改革步骤已经行不通。无论是香港爆发的“修例风波”,还是疫情期间的“舆论战”,都说明如果思想和教育领域的问题不解决,很有可能会导致中国经济的深入改革无法进行。在技术领域也是如此,新技术革命也将带来全新的科研和创新方式,中国现有的层级式、官僚化的院校体制和分配机制,无法满足人才的培养和对创新的保障。因此,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必须在解决现有问题的基础上,为未来的发展“积蓄势能”。

为此,中共整个领导集团,以及习近平个人必须在公众失去耐心和信心前,在实质性的经济改革和基础性的文化教育改革方面拿出决心和动作。对此,整个中国和世界其实都在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