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V”反弹形态已成 中国经济迎来如履薄冰的“下半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上周(北京时间6月29日至7月5日)陆续公布了中国官方和财新采购经理指数(PMI),两项数据均显示中国经济正在走出疫情冲击造成的低谷,尽管官方6月各项宏观经济数据还未出炉,但从5月数据来看,中国经济深“V型”反弹走势已经基本成立。

从A股表现来看,市场信心正在逐步恢复,本周5个交易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累计涨幅5.81%;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分指数涨幅也达到5.25%;7月3日创业板指数收于2462.56点,创2016年1月以来新高。

不过很多市场分析仍然相对谨慎,尤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零星出现,国际疫情持续蔓延并有加速传播的态势,可能会对进出口贸易及相关产业链产生进一步冲击。

疫情之下的中国经济,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短时间内街道很难恢复到往日的喧闹。(路透社)

罕见衰退

受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在2020年一季度按下暂停键,多项数据创出历史新低。国内生产总值(GDP)季度增速下降6.8%,创1992年有统计以来最低水平,也是季度GDP增速首次出现负值。

由于政府出台强硬的限制措施,交通出行受阻制约了工业生产工厂大面积停工,工业增速大幅下滑。2020年1月至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5%,大幅不及预期增长1.5%。与2019年同期相比回落20.4个百分点。尤其是制造业降幅最大,同比增速与2019年12月相比回落22.7%,下跌15.7%。

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全部陷入停滞。2020年前两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23.7%,与2019年同期相比回落30.8个百分点。投资方面,前两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4.5%,制造业投资、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三大支柱均首次下滑;而对外贸易方面,进出口近两年来首次出现贸易逆差。

进入3月,随着中国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政府将工作重心向推进复工复产和提振市场信心上。财政部在减税降费基础上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中国央行也加大货币宽松的力度。5月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罕见地没有提到经济增长目标,并大幅提高财政赤字率,突破以往3%的红线。在中央政府以实际行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带动下,各地方政府也竭尽所能帮助企业复工,还通过发放消费券等形式刺激民众消费。

快速反弹

从3月开始,政策效果逐渐显现,各项经济数据跌幅收窄,经济复苏势头加快。6月30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6月制造业PMI为50.9,比5月上升0.3,并已经连续4个月高于荣枯线。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2,较5月提高0.5。

官方统计五个PMI合成指数中,生产、新订单、原材料库存、从业人员、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分别为53.9、51.4、47.6、49.1、50.5,其中生产较上月回升0.7个百分点;新订单较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制造业生产、新订单指数进一步上升,显示中国国内生产与供给端扩张进一步加快。

中泰证券研究是高级经济学家杨畅认为,6月数据有两个明显特征。一是新订单指数与从业人员指数的反差。新订单指数较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但从业人员指数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表明企业对于短期需求的修复仍然相对谨慎,尽管需求增加,但并没有带动雇员积极性提高,这与原材料库存仍在收缩区间相互印证,也说明就业形势仍然严峻。

北京出现零星确诊病例后,立刻开始大范围筛查,图为北京西城区金融街街道核酸检测点。(人民视觉)

二是上游供给冲击的效果显现。体现在原材料购进价格较上月提高5.2个百分点,,这与高频数据相互印证,与上游供给收缩存在关联。在下游内需拉动同时,供给收缩导致利润向上游集中,原材料购进价格与出厂价格的差值出现扩大,表明企业利润短期可能承压。

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分析,中国制造业加快复苏主要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活动正在恢复常态,此前政府密集出台的减负让利、提振内需政策效果显现,国内需求与供给逐步形成良性互动。

服务业方面,官方6月服务业PMI指数54.4,较前值上升0.8个百分点,好于预期。扩张步伐持续加快,且连续4个月处于扩张区域。财新6月服务业PMI为58.4,预期53.2,前值55。创逾十年新高。

尽管中国官方统计的6月经济表现基本要等到7月中旬才能陆续公布,但从5月数据依然可以看到明显的经济复苏证据。

1月至5月,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2.8%,降幅较1至4月份收窄2.1个百分点。基本回到去年同期水平。5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较4月回升0.5个百分点,在上月由负转正基础上继续回升。高频指标显示,5月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同比增长7.1%,今年以来首次转正,6月前半月依然维持正增长,但增速放缓至1.2%。5月高炉开工率为70.13%,为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6月前半月继续保持在70.58%的较高水平,预示着工业生产有望继续改善。

从消费来看,改善势头延续,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8%,降幅较上月收窄4.7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3.7%,降幅较上月收窄5.4个百分点。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在年度策略会上表示,商品消费在5月几乎已经正常化,但对于餐饮、旅游、民航、酒店等行业而言,交易依然受到政府管控。这些交易活动从宏观上粗略估算,加起来占GDP总量可能达到5%。

尽管市场活力有所恢复,但不同行业之间的分化依然明显。高善文分析,对于一些商品来讲,如果单笔交易的金额特别大,交易费用对其影响就是可以忽略的,在正常化的条件下,这些商品的交易活动会很快恢复正常;如果单笔的交易金额特别小,交易费用在其中的占比就会太大,在这个条件下,交易费用和交易的抑制作用就会越强,这种交易就是越容易被取消或者推迟。

对购车这样单笔交易金额比较大的交易活动来讲,经历了一个断崖式的下跌,随后又以一个对称的“V型”反弹,到4月末,汽车的销售增速已经回到并轻微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销量快报预计,6月汽车行业销量预计完成228万辆,环比增长4%,同比增长11%;1月至6月汽车行业累计销量预计完成1,024万辆,同比下降17%。

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房地产,由于房地产交易金额更大,交易成本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此疫情对于中国楼市的影响微乎其微,甚至还导致一轮需求的集中释放。4月末,中国房地产的交易活动基本上已经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5月以来到6月初,中国30个大中城市的房地产交易量已经显著的超过了历史均值。官方公布的5月70个大中城市房价延续微涨态势,说明房地产市场回暖。

如履薄冰的复苏

美国航空公司和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临时存放在凤凰城的天空港国际机场,疫情对全球航空业造成了巨大冲击,除航空业外,多个行业都陷入困境。(美联社)

反映到宏观层面,疫情可能会给某些行业带来永久性的变化。事实上,疫情推动或者大大加速了商务社交和很多办公行为的线上化。与此同时,替代作用给传统行业带来的打击可能是难以恢复的。

事实上,在政府多种经济纾困政策举措下,经济的反弹看似闲庭信步,实则如履薄冰。尤其是从结构上来看,中小企业和中低收入群体依然面临较大的困局。疫情前期冲击之下,无论规模大小,企业营收跌幅相近,中小企业跌幅可能更多。而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的恢复过程中,尽管大企业的销售已经回到甚至超过疫情之前,但中小企业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其恢复趋势要明显比大企业弱。一部分中小企业甚至已经永久退出市场。

杨畅认为,尽管整体情况正在好转,但企业分化仍在延续。从企业规模看,大、中、小型企业PMI分别为52.1、50.2、48.9,其中,大中企业分别较5月提升0.5个、1.4个百分点;小企业回落1.9个百分点,再次回落至荣枯线下,内需政策对小企业拉动的有效性值得关注。

总体而言,中国经济已经完成了“V型”反弹的右侧,市场普遍预计未来经济活动将超过目前水平。不过,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00万,世界范围内需求低迷会给中国经济尤其是进出口带来很大变数。而在国内,就业形势依然严峻。随着经济的快速恢复,央行的货币政策立场迅速进行了调整,货币政策的放松见好就收,财政刺激总体上保持了很克制的立场,给后续政策留下更多空间的同时,也说明本轮的宏观调控殊为不易,中国经济距离真正的反弹仍然任重道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