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洪灾损失公布 为什么这么少“另有隐情”[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7月13日,中国南方“大洪水”的最新初步损失公布,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尽管损失巨大,但是“奇怪”的是面对比1998年长江大洪水更大的降水和洪涝灾害,中国公布的经济损失竟然如此之小。不仅小于1998年长江大洪水造成的将近2,480多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更是比2003年、2016年的中国南方洪水损失小得多。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城市的急剧扩张,无论是受灾面积,还是受灾人口,尤其是经济损失却都在大幅减小,这究竟是为什么?是中国政府在“隐瞒”真相,还是另有玄机?

+4
+3
+2

正所谓“福不双降祸不单行”。2020年中国在经历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打击,经济刚刚有所恢复之际,一场大洪水又在中国南方肆虐。从6月1日到7月12日,中国长江流域经历了6次强降雨过程,平均降雨量达403毫米,已经超过了1998年358毫米的,成为自1961年中国有完整气象资料以来的最大降水过程。

截至7月12日,中国长江中游地区几乎所有水文站全面超警戒水位。鄱阳湖星子水文站水位已经是超过1998年洪水位。长江武汉段水位已经高于警戒水位近1.37米,九江段长江大堤告急。鄱阳湖(长江中游的最大湖泊)多出圩堤出现漫堤决口险情。中国军队已经接到命令,和1998年长江大洪水,以及2008年汶川地震一样,已经奔赴灾区、参加抢险。

长江干、支流洪水暴涨,外加严重的内涝,正在酿成比1998年中国长江“大洪水”更为严重的自然灾害。按照常理推算,中国南方应该是一派洪水滔天、房倒屋塌、哀鸿遍野的场面,中国经济更应该是一片凄风惨雨。一些媒体也在就此唱衰中国,中国的三峡大坝和中共的治理能力也再次遭受质疑。

然而“事与愿违”,相比于中国“洪灾”的严重程度,此次中国遭受的人员和经济损失却小得多。北京时间7月13日,据中国国家减灾委员会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表示,截至7月13日7时,2020年以来中国的洪涝灾害只造成了141人死亡失踪,倒塌房屋2.9万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尤其是中国南方暴发的流域性洪水已经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690亿元。

这和1998年长江大洪水造成的3,600多人死亡失踪、566万间房屋倒塌,以及将近2,480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相比,中国遭遇损失已经大大减少。死亡人数降低了近96%,房屋损毁降低了近99.5%,经济损失降低了近72%。如果考虑到从1998年到2020年的通货膨胀,此次南方洪水造成的实际经济损失甚至不足1998年长江大洪水的10%。

这似乎有些不合理——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此次长江流域洪水水量上涨了近10%,而中国的损失却在大幅下降。尤其是相比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高速扩张的城市人口,越来越密集的基础设施建设,自然灾害造成损失应该更大。但是,为什么会越来越小呢?

其中必然另有隐情,必然有一些真相和事实被隐藏和忽视了。只是,这次“隐瞒”真相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来自媒体的“疏忽”。在大多数媒体聚焦于中美关系、中国的人权问题和经济危机之时,中国政府却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大规模的国土改造、自然环境治理和基础设施建设。

其中首先是三峡大坝的建设,它的建成阻拦了长江上游的绝大部分洪水,致使在此次强降雨过程中,下游洪峰流量被消减了接近三成。因而从根本上杜绝了长江水患对中国大中城市的致命威胁。

7月12日,中国军队和武警部队,正在如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2008年汶川地震一样,再次赶赴灾区进行抗洪抢险。图为中国武警江西总队官兵在鄱阳县昌江圩堤处置险情。(新华社)

其次是中国对于长江堤防工程进行了整体提升、加固。1998年时长江大堤几乎全部是土石结构,甚至由于腐败横生出现了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这使得天灾变成了人祸,继而扩大了1998年洪水的危害。而目前,长江堤防在重点城市和险工险段都已经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尤其是,中共开展“反腐运动”以来,尽管贪腐案例依然时有发生,但是在长江堤防,这种重大工程上的偷工减料已经罕有发生。中国类似于武汉、九江这样的沿长江大中城市,只有内涝而没有受到洪水冲击。这是导致此次洪灾中人员和经济损失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

同时,从1999年之后,中国政府大规模地实施了退耕还林、退耕还湖、清理侵占河道设施等等工作。2015年,中共更是开始进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对于地方官员实施“环境保护”考核,以及“生态破坏”一票否决制和“河长制”。流域性的环境治理、河道疏浚、防洪防灾机制已经形成,而且责任落实到了具体官员。

也许生态文明,这种看起来比较“务虚”的提法没有引起媒体的关注。不声不响的中国“生态体制改革”也被关于中国此起彼伏的“环境污染”报道所掩盖。但是,在大灾来临之后,一切改革的成效终于显露出来。原来河道里的民居、工厂已被沿河公园取代,原先占用湖区的耕地、村落也成为了湿地保护区。山区的村民被生态搬迁至山下平坝,甚至更远的平原地区。这些都使得此次洪水带来的经济损失急剧下降。

最后,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快速发展也使得中国农村地区的经济得到了普遍提高。相比于1998年中国农村地区普遍的土木结构的平房建筑,目前两层、三层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的楼房基本已经在中国南方农村普及。农民的住房洪水冲倒、泡不垮,人员、物资、粮食可以上三楼。这使得1998年洪水之时,房倒屋塌、泽国千里的情况没有再现,洪水造成的民众伤亡自然大幅降低。

目前,此次中国南方洪灾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原因,主要是山洪暴发、城市内涝,以及河湖支流的漫溢。这一方面说明,中国在生态治理、基础设施建设上已经取得了成效,中国经济不会因为大洪水而再次陷入危机。但是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在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布局管网建设的落后,以及小流域治理上存在的严重不足。

目前,这次洪灾的显然已经给中国政府敲响了警钟。就如同中国政府应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的一样,危机正在成为触发一些列改革的最好动力。对于拥有足够应变和反思能力的中国政府,目前这种大灾可防、小灾不断,各种危机纷纷暴露的情况,正好用来调整内部既得利益和权力结构,调动自身庞大的工业产能和社会组织能力,加速新一轮的改革和民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