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难保 特别提款权如何触动美国神经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7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发文呼吁增加对特别提款权(SDR)的使用。

特别提款权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用于补充成员国官方储备的国际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的价值最初被确定为0.888671克纯金,当时也相当于1美元。在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特别提款权的价值被重新定义为由美元、欧元、中国人民币、日元和英镑构成的一篮子货币,权重分别为41.73%、30.93%、10.92%、8.33%、8.09%。迄今为止,基金组织向成员国分配了2,042亿特别提款权(相当于大约2,910亿美元)。

需要强调的是,特别提款权既不是货币,也不是对基金组织的债权,而是对IMF成员国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潜在求偿权。也就是说,特别提款权可以与这些货币进行兑换。此外,特别提款权可以创造出来,因此也被称为“纸黄金”。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曾多次提出增加对特别提款权的使用。(路透社)

IMF为何重提SDR

格奥尔基耶娃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极大,国际社会应当尽快采取集体行动,通过国际合作最大限度地减少危机持续时间。加强特别提款权的使用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发文力挺格奥尔基耶娃。易纲表示,在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尤为脆弱,进行SDR普遍分配对其尤为重要。多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不仅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它们还面临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诸多挑战,国际社会不应该对这些国家坐视不管。

易纲认为,SDR普遍分配对那些尚未被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货币互换网络充分覆盖的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通过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基金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其购买力,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低成本的措施。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IMF分配了1,826亿特别提款权,对遏制全球经济危机蔓延做出了巨大贡献。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新兴市场国家投入了大量公共财政资源应对疫情对经济和民生造成的破坏,导致财政赤字高企,对外债务飙升。

2020年以来,阿根廷、厄瓜多尔、黎巴嫩等多个国家出现债务偿还延期的情况。IMF警告称,新兴市场国家的主权债务兑付风险正处于“一触即发”的危险境地,2020年的主权债务违约可能创出历史新高。根据国际金融研究协会(IIF)统计,新兴市场国家超过20万亿美元,其中近一半是对外负债,约有7,300亿美元的债务将于2020年到期。

IMF的主要宗旨是确保国际货币体系,即各国及其公民相互交易所依赖的汇率体系及国际支付体系的稳定。(路透社)

除了经济衰退带来的财政困难外,发达国家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也在不断削弱新兴市场国家的偿债能力。疫情爆发以来,新兴市场国家追随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先后多次降息,其中不少国家的本币利率已经降至历史最低点。然而,由于市场恐慌情绪不断加剧,大量资金流入美元资产,美元不仅没有因利率降低而贬值,反而相对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不断升值。这意味着新兴市场国家必须用更多本币才能兑换美元,偿债成本因此不断上升。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主权债的融资成本随着利率下行而不断降低,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的融资成本却因经济衰退而一路走高。本币的贬值以及主权债融资成本的上升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双重打击。新兴市场国家只能向国际社会发出求助。

面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危机,有能力发行美元的美国政府却视而不见。在全球陷入美元流动性危机时,美联储(Fed)仅与欧盟、日本、英国等14个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开启了货币互换。虽然美联储象征性地设立了临时回购协议工具(FIMA),允许170家外国央行用持有的美国国债兑换美元。但是,由于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所持有的美债极少,FIMA只是隔靴搔痒。此时,有能力发行特别提款权的IMF成为唯一的救星。

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估算,如果基金组织分配5,0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76个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可获得22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其总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9%(其中22个国家国际储备可上升超过20%)。这将远超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覆盖的发展中国家2020年需偿付的140亿美元的债务总额。

IMF的主要资金来源是成员国的份额,份额大致反映成员国在世界经济中相对地位。(路透社)

美国为何反对SDR

目前大部分国家都赞成扩大特别提款权的分配,但是在IMF有“一票否决权”的美国反对进一步分配特别提款权。美国认为目前不存在补充全球性的国际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对此,易纲表示,这种观点把SDR的作用理解得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全球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还有高度的不确定性,长期影响更难以估量。进行SDR普遍分配可以补充各国的外汇储备、减轻疫情引起的流动性不足,最终是为了保持国际货币体系的有效运行。

在阻碍进一步分配特别提款权上,美国虽然提出了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在逻辑上都站不住脚。本质上讲,特别提款权在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中与美元有相互替换的关系,是真正能够威胁美元霸权的金融工具。因此,美国处处妨碍IMF扩大分配特别提款权的唯一原因就是保护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

其实,美国目前正在享受美元霸权带来的便利。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政府果断开启“印钞机”拯救经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短时间内增加了约3万亿美元,几乎翻番。美国政府毫无底线地印钞必然会稀释所有美元资产持有人的财富。由于美元是国际结算货币,也是全球最主要的外汇储备货币,因此美国拯救经济的成本事实上正在由全球所有国家共同承担。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印钞非但不用加重本国居民的税负赋税,反而可以迫使其他国家分担治理危机的经济成本。随着危机的转嫁,美国政府能够借助全球之力稳定本国经济,同时拖其他国家下水也能降低这些国家在危机之后与美国竞争的相对优势。

然而,当经济环境趋于稳定后,美元供给过剩产生的资产泡沫将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埋下伏笔。随着经济走向繁荣,世界各国也将再次为美元超发造成的信用泛滥埋单。可以说,由于全球缺乏美元以外的信用供给者,各国居民的财富只能在美元信用的扩张和收缩中被一次次收割。

事实上,美国已经习惯于通过超发美元转嫁危机,美国也因此十分看重美元霸权,绝不会允许特别提款权冲击美元的国际地位。然而,美国推动危机转嫁的过程也是消磨国际社会对美元信心的过程。毕竟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只是二战之后的畸形产物,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弊大于利,美国的肆意妄为只会加速美元霸权的衰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