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胁迫”英法拉黑华为 没有华为的5G网络究竟会怎样

撰写:
撰写:

根据美国国务院披露的“5G 干净网络”(5G Clean Networks)名单,截至7月30日,全球已经有27家运营商放弃选择华为及中兴的设备。英国、捷克、波兰、瑞典、爱沙尼亚、罗马尼亚和拉脱维亚等国家明确“仅允许受信任的供应商参加其5G网络建设”。另外,希腊也已同意使用爱立信而不是华为来开发5G基础设施。

尽管7月21日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Le Maire)曾公开表示,不会禁止华为在法国投资 5G。但路透社7月22日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说法称,法国当局已经告知计划购买华为5G设备的电信运营商,设备牌照到期后,将无法再更新,此举实际上是将华为设备逐步排除出移动网络。

据新浪财经专栏号“创事记”撰文称,在英国明确对华为设备的限制之后,华为英国发言人爱德华·布鲁斯特(Edward Brewster)在声明中表示:“这可能会让英国落入数字发展的慢车道,增加消费者的通讯开支,并加深数字鸿沟。此举非但不能‘提高’,反而会降低英国的发展水平,我们敦促政府重新考虑这一决定。我们有信心,美国的新管制措施不会影响我们为英国提供产品的抗风险能力和安全性。”

失去华为,将对海外不少国家和地区的5G建设造成负面影响。

英国宣布在5G建设中放弃选用华为。(Reuters)

英国咨询公司 Assembly Research 评估,如果全面替换华为网络设备,会导致英国5G建设延迟18至24个月,并带来45亿至68亿英镑(1英镑约合1.31美元)的损失。

比利时国家电信部部长近日表示,比利时不会将中国华为公司拒之门外。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联盟GSMA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对华为设备的限制将会令欧盟5G的部署大幅往后推迟18个月左右。报告指出:“如果禁止华为设备,那么到2025年,欧洲5G将只会覆盖25%的人口,如果不禁止华为,那么我们将会有40%的人口可以使用上5G网络。”

TrendForce集邦咨询分析师谢雨珊表示,欧日设备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发展许久,但一直难以与华为竞争,主要原因在于华为已建立垂直整合供应链,不论在价格还是产品上均具有优势。

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的“华为老兵”戴辉亦指出,华为的5G领先优势有几点很关键。一是标准的引导,已经进入到核心的编码领域,达到世界最先进的水平,专利授权与收费也可成为重要收入来源,苹果从 4G 时代便与华为进行专利交叉授权;第二是华为有很大的 4G 市场,这对其 5G 部署自然有市场地位优势。

此外,基于自研7nm基带芯片建立的优异性能,也是华为的核心产品优势,但如今美国的限制使得华为难以凭借该优势继续领跑。

“中国力量至关重要。”戴辉强调道:“5G本可能象3G一样充满磨难。5G产业链是过去两年在中国大规模发展成熟的,比如大规模铺设基站与生产5G千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手机,中国市场、产业力量(华为中兴小米OV传音华勤等)与芯片力量完美合作才有了5G的今天。未来6G的发展也会是同样的故事。大家可以看到,特斯拉因为中国制造与市场,引发了股价暴涨。因此,美国与中国在产业上难以割裂,所谓一个世界两个系统的说法在很多领域不能成立。”

电信市场调研机构Dell’Oro Group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9年,诺基亚在蜂窝基础设施市场的收入份额从24.4%降至19.2%,同期,爱立信的份额从26.2%升至27.0%,处于领先地位的华为的份额从27.5%升至30.7%。

但可以预见,在欧洲多个国家把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后,爱立信、诺基亚、三星等竞争对手,以及OpenRAN,都有望在5G首期建设中获得新增份额以及市场机遇。但这是否就是终局,尚存在变数。

2020年一季度,全球5G通信设备市场中,华为市占率位居第一,达到35.7%,但对比2019年第四季度,仅增长0.4%;爱立信、诺基亚、三星依次列第二、三、四名,市场份额分别为24.6%(增加 0.8%)、15.8%(下滑4.5%,和此前5G技术路线出现失误有关)和13.2%(环比增长2.8%)。

若想打破由华为、爱立信、诺基亚等传统电信厂商主导的市场格局,OpenRAN是最被看好的发展路径,美国也对此寄予厚望。

OpenRAN,即开放式无线接入网,旨在通过软件开源化、接口开放化和硬件白盒化来实现模块化组建基站,使运营商可采用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软件、通用硬件来实现模块化混合组网。OpenRAN是TIP(Telecom Infra Project)联盟中的一个计划,TIP于2016年由Facebook发起,目前已有超过500家成员,包括运营商、设备商、芯片商、IT 商和系统集成商,其中,沃达丰、西班牙电信、德国电信、英国电信、SK 电信、诺基亚、英特尔、三星等都是主要成员。

类似的还有由中国移动、AT&T、德国电信等运营商于2018年发起的O-RAN联盟,目前已涵盖23家运营商以及140余家企业,但华为没加入。

谢雨珊表示,随着设备商推广开源网络,将给华为的价格优势带来挑战,因为一些使用规模较小的供货商可以提供标准化软硬件,以符合ORAN的标准进行基站的联合开发,来创建高灵活性的下一代无线网络。

“ORAN 对运营商来说,因为供应商数量会增加,所以成本会降低,然后功能定制化,可以只选自己需要的,后续通过软件升级实现更多功能。”一位运营商人士说,最主要是能摆脱设备商的束缚。

不过,设备的“白盒化”仍在发展初期,包括专利、厂商间的利益分配等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华为看来,短期内OpenRAN对华为的业务没有影响。华为时任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20年3月31日举办的年报发布会上表示,OpenRAN是通用计算,仍需解决功耗、成本、性能等问题,要满足客户需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需要注意的是,白盒子技术方案对传统厂商带来的冲击在各个信息技术领域都存在,与中美贸易摩擦并没有直接关系,OpenRAN也是如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