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看透美国“异心” 习近平为何此时开启“双循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经济这艘大船正在突然转向。就在7月30日刚刚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上,下半年以及中国未来经济的政策已经确定,其中“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种原本隐藏在政策背后的战略构想,目前已经成为中国应对国际紧张局面和严峻经济形势的实际工作方案。

然而,为什么中共要改变原有的开放和国际大循环策略,中国经济又将发生哪些变化?这些都成为掌握下一步中国经济发展脉络和财富流向的重要问题。

中国正在调整自己的经济模式,大量出口产品将转入中国国内经济“大循环”,以应对美国的“遏制”,并借此解决更多的中国国内危机。(Reuters)

众所周知,随着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以来,国际经济形势和中美关系就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美国对中国经济的遏制性政策,甚至是产业“封杀”接连不断。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整个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在疫情防控、社会治理和经济上表现出来的虚弱和涣散,已经暴露了太多的“真相”。7月30日,美国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更是出现了-32.5%的大幅衰退,同时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也已超过460万人,并且还在以每天超6万人的速度增加。

糟糕的经济和社会治理,让美国不得不选择“冒险”——美元的无序扩张已经不可避免,实际的负利率和美元潮水即将再次“冲击”全球;“贸易战”的风险不断加剧,对于中国的科技封锁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基本战略。与此同时,在人民币汇率问题、香港问题,以及军事安全问题上,美国也将继续对中国施压。

之前美国的中美接触策略已经被宣布失败,中美合作尽管依然难舍难分,但是“夫妻关系”实际上已经破裂。只不过是由于经济上捆绑得太紧,只能选择“离婚”不离家,凑合着在一个屋檐下讨生活。

这就是中国必须从中美经济大循环的一个“账本”中分出“国内经济循环”的原因。中国要经济独立,解除之前的依附关系。即使美国强行在贸易、产业、金融上与中国“脱钩”,中国也可以独立生活,甚至过得更好。

这就是中国要启动经济“双循环”的主要原因之一。按照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说法,这叫做“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但同时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

长期依赖国际经济大循环、依赖进出口,已经给中国内部的经济稳定和发展带来了太多隐患。产业结构的失衡、农民工失业,以及产业安全问题,正在让中共寻求建立“国内大循环”。(视觉中国)

当然,启动“双循环”也有中国自身经济发展的另一层逻辑。那就是中国经济已经足够大,内部问题也已经足够多。

这和几十年前中共选择融入“中美经济大循环”时的情况已经大相径庭。当时因为中国本土的资金不足、市场狭小、产业薄弱,中国需要接入国际资本和市场,进行经济的“体外循环”。

但是,如今中国经济在经历了近40年的快速成长后,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达到约99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如果按实际购买力计算,中国经济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的规模。中国经济已经足够大,国际经济大循环体系已经无法承载中国经济的未来。

如果中国继续向世界出口廉价商品以赚取美元,单纯购买能源和原料,依靠国际大循环解决资本、技术、产业发展和就业等问题,那么,世界其他国家的产业经济将被彻底挤垮、继续加重经济空心化,直至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同时,中国国内的资本通胀、贫富分化、环境破坏和产业安全,以及诸多矛盾也将无法解决。

毕竟中国还有约6亿人口平均月收入只有约1,000元,还有近1,500万人可能因为美国的“贸易战”而失业。中国的高房价正在掏空民众的钱包。中国的企业在可以把商品出口到美国的同时,却难以在本国建立销售渠道。中国不仅缺少统一的国内大市场,更缺少足够的资本投资渠道。就连中国的人民币发行也在依赖美元的汇入,从而不得不忍受美元的不断贬值。

中国经济缺乏国内的循环体系,尤其是资本形成体系和微循环体系。这正在导致中国经济的一些环节、一些区域出现局部“缺血”、甚至“末梢坏死”的情况。为此,中共也急需建立内部经济大循环体系,以加强自我造血和血液循环的能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