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摊牌“双循环”信心何在 中国是否重回“闭关自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建立“双循环”的经济体系并不是中共头脑一时发热的“发明”,而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双循环”的规划和改革其实早已开始,中共只不过是用诸如“经济转型”、“结构改革”、“建立国内统一市场”这样的字眼在暗中推进。

在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种原本隐藏在政策背后的战略构想进行公开“摊牌”,实际更多的只是再一次明确中共在内政外交策略上的决心。中共目前对建成“双循环”经济的运行体系充满信心。

早在2019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后,建设中国“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各项改革其实就已经被提上日程,只不过没有直接表述。图为2019年11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海市考察调研,布局区域经济改革。(新华社)

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内在潜力将为中国整个“双循环”体系的建立,尤其是“国内大循环”经济体系提供绝对可靠而充足的支撑。中国庞大的国土,差异极大的区域经济也正在为中国经济的调整提供足够的战略迂回空间。更关键的是,相比于上一轮以一个人电脑和移动终端为基础的互联网信息产业革命而言,此轮以5G移动通信、工业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等为代表新兴产业革命,则要求对更多的生产部门进行数据和产业整合。从个人到银行,从手机到汽车,从企业到整个国家的庞大网络将被整合在一起。这正好都是中国现有体制和市场规模的优势所在。

面对这种大的时代背景,中美之间的摩擦和对抗已经显得只像一首插曲。整个国际大循环体系的变更也只是时间问题。在度过了眼前最艰难的时期后,下一个周期将出现新的增长点。这是中共的判断。在7月3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中表述为,“中国经济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中共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通过坚持结构调整的战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创新,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的长期均衡。

说白了就是“不着急”,不求快但求稳。在经济政策上要着眼长远,在解决当前经济困难的基础上要看到下一步的希望,而在关键节点的改革上则要坚持不懈、确保落实。不能因眼前的困难和外部干扰,自己错失机遇,改变中国既有的改革发展方向。

为了克服困难、迎接机遇,中国现在需要做的显然是将外部风险与中国内部改革进行分割,并建立“双循环”的经济体系。在不放弃外部市场,不放弃一切对外开放契机的同时,避免外部风险的冲击,踏踏实实地完成中国国内的改革。

为此,中国不仅需要突破诸多区域壁垒、行业壁垒和部门壁垒,建成国内统一的大市场,并且还将通过建立“内部循环”的方式,实现从金融到产业、从科研到生产、从城市到农村、从投资到消费的完整闭环。

对于中国来讲,面对即将开始的中国社会变革和下一轮科技革命的到来,中美之间的对抗和冲突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样重要。图为7月31日,习近平出席北斗卫星系统建成仪式。(新华社)

可以说,中共从十八大以来都在进行这一布局。尤其是区域经济改革、农村土地改革、行政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金融机构改革、资本市场改革,以及正在实施的各种重大科技专项、新技术产业的各项巨额投资和人民币国际化、数字化的尝试,等等,这些都改革的目标都是为了建立一系列中国“国内经济大循环”。

启动区域产业经济滚动式迭代升级、启动城乡经济一体化、建立完整的中国国内统一大市场,建立中国开放高效的资本市场,并试图建立依托中国财富和产业为基础人民币发行机制。一旦这些关键性改革得以推进,并取得成功,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不仅可以迎刃而解。

也许有观点认为中国建立“双循环”、“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中国倒退回“闭关自守”政策的说辞。其实,只不过时移事易,“对内改革”已经被中共放在了“对外开放”的前面。无论在政策上,还是经济上,中国经济的内外两个循环其实是一个“8”字形的结构。内外兼修,即自我独立,又相互联通。中国可以通过国内经济循环体系的建立和“一带一路”新型国际体系的稳步推进,将形成“进可攻、退可守”的格局。不仅限于应对外部风险的自保措施,而且随着中国国内改革的推进,中国还将极大推进对外开放的进程。世界经济体系格局或将因此而改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