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担心的“反击”是什么 中国启动“递进式”变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博弈正在产生新的变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8月4日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在8月15日举行谈判。8月5日,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Joe Biden)也在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失败了,非常糟糕”。

美国的政治精英们显然已经开始在担心,美国在莽撞地“封杀”中国企业华为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抖音国际版TikTok,以及更多的中国企业之后,可能遭遇来自中国的报复。那么,美国最为担心的反击是什么呢?

2020年8月5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针对美国,在香港问题、领事馆被关、南海问题,以及中国企业等多个问题上发声。王毅表示,中国一定会继续按照人民的愿望,不断发展进步并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贡献。(中国外交部官网)

是吵架、是对等制裁、驱逐记者,还是军事“对峙”?这些似乎都过于简单,且流于表面,缺少釜底抽薪的战略威慑。中国政府显然知道,只有绕过美国政客,包括绕过特朗普表面上的“聒噪”,把美国“反华”财团排除在中国经济的大循环之外,启动中国经济自身的“巨大市场”,才能直指打击美国投机政客背后的财团利益。

目前,在产业技术上,中国政府正在这样做。正如多维新闻在《对美最强硬的回复 中国“不和不战”专心攻克核心科技》一文中分析的那样,中国已经决定摆脱中国产业对美国企业的依赖和“输血”,并通过建立“国内经济循环”为中国突破西方技术壁垒和市场垄断,发展中国独立的科技产业体系提供市场保障。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美国,及其随者感到最为担心的情况。中国摆脱技术依赖上其实走得更远。中国正在利用其自身拥有的超巨型市场规模和国际合作发动下一轮“产业革命”。不是未来,而就是现在。不是一次产业革命,而是从中国东部沿海到西部内陆、从农村带城市,从中国到“一带一路”国家的三次“递进式”产业革命的同时发生。一旦中国成功,欧美财团和整个市场格局将被颠覆,这才是更令欧美担忧的反击。

美国政治真正的幕后精英们其实早已知道这个事实。没有哪个国家有过这种情况,将全世界历经几百年的工业发展史,在一个国家全部展现。只有中国这种“巨国”可以实现。毕竟中国的有效工业化人口(能够提供有效的市场需求,同时受教育程度有能力参与工业化生产的人口)比当今发达国家的人口总和还要多。中国及其代表的文明秩序其实是另外一个更大的世界。

对此,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表示,中国是拥有全球最大人口规模的统一市场,具有无可比拟潜力和成长空间的新兴市场。如果用经济学模型定义,大国模型已不足以概括中国市场的特点,对应的是十分独特的“巨国”模型。基于这种超大规模市场的内在逻辑,中国经济建设内循环,在客观方面拥有足够的支撑。

为此,中国正在针对独特的“巨国”模型展开新的产业链布局。按照中国政府提出的区域经济发展规划、中小城镇发展规划和农村土地改革方案,在产业链的完善、扩张,以及区域经济的合理布局上,中国正在展开一场“递进式”发展的变革。

2019年11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二)在上海市考察,要求上海加速现代化治理建设,同时加速科技转型和产业转移,带动长江经济带的区域经济发展。(新华社)

中国的一线城市将以新兴科技产业创新和金融服务业为主导,布局最新一次产业革命的到来,并且将原有制造业向二线城市和中西部转移。

中国二线、三线城市以及中部人口稠密地区正在承接一线城市的产业转移,继续补足规模化大工业革命以来的产业欠缺,追赶信息化产业革命,形成以高端制造、基础工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农业加工业为主导的工业基地。

同时,通过交通干网、信息化网络的完善,以及政府财政的扶持,推动中国西部地区、东北地区、老少边穷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基地、粮食基地建设,推动新型农业开发、旅游、特色产业等现代产业的发展。而更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则开始向东南亚,非洲,以及“一带一路”中的不发达国家转移。

可以说从中国内陆到东部沿海,从农村到城市,中国分别经历着第三次产业革命、信息化革命和最新一次科技革命的共同发展。只要中国能够打通各个地域、部门之间的壁垒,形成全国统一的资本要素市场和商品流通市场,整个产业的大转移、大发展就将加速进行。在这个过程中,新的需求将大量涌现,新的就业将加速增加,新的市场主体,尤其是农村经济体将大量形成。

其实,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之前,中国的这一进程已经开始,民众的经济和消费结构已经提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9年中国进口机电产品、优质消费品都实现了较快增长。美容化妆品及护肤品销售增长超过40%,水海产品增长39%,电动汽车增长达到92%。面对改革的到来,中国经济的转型、消费的升级已经开始启动。

并且中国的人均收入和沿海地区人工成本也都在快速上涨。目前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用工成本已经是越南的2.7倍、印度的2倍还要多;广州、上海等地的工业用地成本也比美国中西部地区至少高3倍。这些也都意味着,中国过去主要依靠外资规模进入、工业规模出口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必须启动国内经济的“大循环”。

2019年11月,习近平在刚刚开完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国家治理现代化”之后,专程视察上海,部署长江经济带发展,其实就是在启动这一项巨大的经济循环体系。只不过这一进程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所打断。

目前,面对异常严峻的国际形势,习近平显然想继续加速推进这场改革。在为未来5年,乃至10年,推动中国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建立,加速产业链创新转型、实现产业链的完善和扩张,推动区域经济的“递进式”发展,启动“巨国”模式的经济逻辑,将成为中共隐忍前行的最主要挑战和任务。

中国政府不“专心”与美国进行“缠斗”,而是专心去“提升综合国力,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这才是中国最令美国担心的做法。一场颠覆整个世界科技体系、国际市场秩序的“釜底抽薪”式的变革已经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