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铁幕悄然拉开 TikTok如何突出重围


8月6日晚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突然宣布签署两项总统行政命令,将于45天后封杀微信和TikTok两个中国公司开发的软件。同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财政部官员表示,已经敦促总统签署命令,对2022年1月前在美国交易所上市,但未能达到美国审计要求的公司摘牌。在特朗普的极力推动下,一道针对中国企业的“铁幕”正在缓缓落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迫于美国政府压力放弃美国业务的TikTok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

八轮融资 字节跳动上市只差“临门一脚”

出售美国业务,对字节跳动的上市计划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字节跳动成立于2013年,最初获得了曹毅、刘峻、周子敬个人的投资,天使轮融资之后,在公司创始人张一鸣的带领下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成长为引领全球短视频潮流的巨无霸,加上最新入局的老虎基金,公司估值达到1,000亿美元。公司成立八年后,已经获得了八轮融资。无论从规模、市场占有率还是公司发展,字节跳动都到了即将上市的关口。

白宫发出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和腾讯旗下WeChat的交易。(美联社)

字节跳动的产品和服务已覆盖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旗下应用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位的应用商店居总榜前列。字节跳动的核心收入来自广告,根据国海证券测算,2020年字节跳动的营业收入将达到2,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

尽管最近被推上风口浪尖的TikTok美国业务给母公司贡献的收入规模并不大,仅占字节跳动营收约9%,但潜力巨大。数据显示,TikTok 2019年营收1.769亿美元,同比增长五倍,2020年仅在美国市场预计有5亿美元收入。更关键的是,TikTok已经成为字节跳动连接海外市场、布局全球业务的关键一环,有了TikTok的全球流量池,字节跳动的增长空间更有想象力。

目前,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在海外市场已经形成规模。市场研究机构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显示,TikTok是6月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和营业收入的双冠军。数据显示,TikTok在6月收获了超过8,700万次下载,同比飙升52.7%。6月TikTok用户在该应用中消费了9,070亿美元,其中约11%来自海外市场。

考虑到TikTok美国业务大概率会被收购,字节跳动将失去成为中国第一家全球性互联网公司的“门票”。不过,这或许会加速公司上市的步伐。字节跳动之前的八轮融资,几乎是一份全球知名风险投资机构名录——来自中国的顺为资本、云锋基金、建银国际等;来自美国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等;来自日本的软银(SoftBank);以及来自俄罗斯的数码天空科技(DST)。

疫情肆虐加剧了全球资本寒冬,大股东老虎基金及软银愿景基金都承受了不少损失。老虎基金投资的交通网络公司Uber自上市以来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市值,另外,受疫情冲击软银愿景基金亏损约177亿美元。字节跳动再想获得融资难上加难,战略投资者也需要通过上市获得回报。

借势回归 或许是最好选择

7月31日,据英国媒体路透(Reuters)报道,字节跳动正考虑将其国内业务在香港或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两个地点中,字节跳动公司更倾向于香港,且一直在与香港交易所(简称港交所)就中国业务上市事宜进行谈判。此外,知情人士还透露,字节跳动同时也在研究将其规模较小的非中国业务(包括TikTok)在欧洲或美国上市。对于市场传闻,字节跳动拒绝置评。港交所也表示,不会对个别公司置评。

事实上,迫于政治压力,字节跳动赴美上市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而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都曾向张一鸣伸出橄榄枝。

早在上交所科创板制度推出之后,内地监管层就曾以今日头条(字节跳动)举例,表示其虽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硬科技企业,但其同样具有很高的科技含量,是一个具备较强科技创新能力的智能公司,也符合证监会规定的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范畴。作为估值极高的互联网独角兽,字节跳动更是A股想要留住的明星企业。

随着港交所完成制度改革,阿里巴巴、网易等中概股纷纷选择回归。(视觉中国)

港交所自然也不甘示弱,继阿里巴巴2019年回归港股后,今年6月网易、京东也相继完成港股募资,中国科技企业赴港上市渐成风潮。虽然港交所和上交所都为中概股回归本土资本市场提供了通道,但是两者相较,港交所不仅具有先发优势,而且在基础制度、上市流程、再融资渠道等方面也较A股市场更具吸引力。

首先,香港是多元且自由的国际金融中心。多元意味着,香港资本市场上既有着眼全球发展趋势的境外投资人,也有熟悉企业经营状况的境内投资人。中概股在香港上市后能够得到充分且公正的估值。自由意味着,香港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动性好,通过联系汇率制度,国际资本进出香港汇率风险更低,市场资源配置效率较高。另外,香港采用的是国际投资人更为熟悉的英美法系,而内地采用的是大陆法系。

其次,港交所根据科技企业的上市需求进行了有针对性地改革。科技企业在寻求IPO时经常会面临两个难题:一是企业前期研发投入和运营成本较高,长期处于亏损的状态,无法达到上市规则中对利润的要求;二是企业在成长的过程中,引入了大量股权投资者,导致股权结构复杂。之前许多中国科技公司之所以选择在美国上市,就是因为港交所在公司经营和双重股权架构等问题上的要求都更加严格。

为了解决中国科技企业在本土资本市场上市的需求,港交所对上市规则进行了修订,并于2018年4月26日发布了新的《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新规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允许市值超过400亿港元(1元港币约合0.13美元)的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允许预期市值超过100亿港元的公司以香港作为第二上市地。

作为科技创新型企业,字节跳动也面临着股权架构复杂的问题。八轮融资后,大量投资者的加盟必然会稀释创始人张一鸣的股权,如果张一鸣想要保持对公司掌控,那么字节跳动就可能会采取AB股权架构。也就是说,张一鸣手中的每份A类股票的投票权要远高于B类股票。这样就保证张一鸣以较少的股权份额掌控整个公司的运营。

最后,港交所制度灵活,便于上市公司再融资。港交所上市公司的常见再融资方式为供股和配售,其操作便利程度远高于A股。以供股为例,香港证券监管机构对港股的供股行为几乎没有审核要求,审核时间可短至一个半月。而A股的增发机制则对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有明确要求,且需要证监会审批,整体流程一般需要一年左右才能完成。

港交所首席执行官(CEO)李小加曾表示,改革后的香港市场已经像美国市场一样,基本拥抱了新经济公司,在不同投票权架构和收入门槛方面已经不再存在制度上的重大障碍和劣势。与此同时,香港更接近内地市场,在文化、语言和交易习惯上“更接中国地气”,而互联互通机制又使在港上市的公司可以直接引入内地投资者。这种“两全其美”的制度设计让香港市场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和优势。

北京时间7月27日,恒生指数有限公司正式推出恒生科技指数。该指数追踪30家香港上市的科技企业,因此也被视作港股纳斯达克指数。鉴于当前的全球科技股投资热潮,恒生科技指数上市后可能会吸引大量追踪指数的被动投资资金。如今的香港股市已经不是金融、地产双主角,科技股作为一支新生力量正在迅速崛起。香港资本市场对科技企业的重视正在不断吸引内地乃至全球的科技创新型企业落户香港,而科技企业赴港上市也正在不断加强港股的科技属性。

截至2020年6月,港交所主板已有163家的科技企业,其中大部分来自内地。这些科技企业的整体市值占比已经从2017年的14.6%上升至33.2%,成交额占比也从16.3%上升至27.6%。港交所也已经明确了美国上市公司回港二次上市的要求,目前约30只中概股符合该要求,能够同时在美国和香港上市。普华永道(PwC)预计,2020年将有超过10家生物科技企业在香港交易所成功上市。中国企业组团赴港上市的大潮或许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