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正在“袭击”中国 增加民众收入不能止于“画饼”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通胀正在袭击中国经济。北京时间8月11日,中国央行公布数据显示,7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已达212.55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同比增长10.7%。而就在前一天,中国国家统计局也发布,7月的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7%,涨幅较6月扩大0.2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3.2%。

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收紧了货币供应,但是来自为了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经济刺激资金和美元放水导致输入型通胀,正在威胁中国经济。疫情导致的需求不足,使得企业难以扩大投资,反过来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又在时刻侵蚀着民众的消费能力。

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和食品价格的快速上涨都在说明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一个通胀周期。民众的收入和经济的恢复都在受到威胁。(中新社)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对中国的消费造成双重打击。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和民众的担忧情绪,多数的服务业复工时间被一拖再拖,即使勉强开业客流量也大不如前。目前中国的交通运输业损失收入已经近2.5万亿元,餐饮业的损失大约为7,000亿元以上。而旅游业由于目前国际疫情发展尚不明确损失还难以确定,但保守计算,中国国际国内旅游全年收入损失也将近1.5万亿元。占中国社会总需求60%以上的第三产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和个体经济已经陷入经营艰难、大量失业、无力消费的局面。

与消费增速同时下降的还有收入和就业。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中国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666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655元,扣除价格因素,下降幅度超过农民达到2.0%。而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一度已经达到了6.2%,尽管6月份,中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已经有所好转下降至5.7%,但依旧处在历史高位。

收入的下降和失业的威胁,正在让人们捂紧钱包。除了必要的食品、居住和烟酒等商品消费出现上涨外,衣着、交通通信、健康保健、文化娱乐等非必需品则能减则减。上半年,中国全国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下降了16.4%,生活用品及服务消费支出下降6.4%,交通通信消费支出下降10.7%,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更是下降了35.7%,其他用品及服务消费支出也下降了22.6%。

如果长此以往,消费作为投资收益的最终体现,长期低迷。那么就意味着中国巨额的经济刺激和投资拉动,没有真正传递到实体经济,抑或大量的投资效率极为低下。

换句话说,就是企业不赚钱。消费的萎靡和投资收益的下降一旦形成恶性循环,整个中国经济将难以维持长久的复苏势头。更致命的是,在经济刺激所带来的巨额资金推动下,生产领域的效益低下将迫使企业不得不把经济刺激政策带来的大量银行信贷、市场融资转化为了金融投机资金,以减缓自身的财务压力。

金融空转、通货膨胀、经济畸形发展,将让中国经济雪上加霜,促使民众财富进一步被“稀释”,消费更加低迷。只有投资增长,而消费不能快速“回暖”的经济反弹,将使整个中国社会从“疫情危机”滑向又一场“经济危机”。

美元的不断放水和人民币汇率的走高,正在成为中国通胀的另一个来源。中国需要加快进一步的改革来容纳这些巨额资金,将其转化为有效投资,而不是用来进行金融炒作。(视觉中国)

尽管“保就业、压通胀”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政府应对“后疫情时代”的两大目标。其中,对于“保就业”,中共早在4月17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已经达成共识。“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的“六保”成为中国政府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一方面,中国政府正在以“政策扶贫”为手段,加紧对农村贫困人口和城市中低收入人群进行定点帮扶,用直接财政注入资金、产业扶持的形式,确保基本的社会稳定底线。同时,中国政府也正在加速补足此次疫情暴露出来的,在社会保障、民生建设上存在的短板,增加在医疗、养老、教育市政上的投资,以期解除民众的后顾之忧,释放更多有效需求。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在加大传统基建投资的基础上,还加速了在线上经济、智能经济上的投资。就和2003年非典(SARS)疫情触发中国电商产业“起飞”一样,以5G、工业互联网、新能源为代表的“新经济”的发展也将成为民众新的就业和收入来源。

但是,目前中共对于治理“通胀”似乎并没有什么“治本”的好办法。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中国政府在下一阶段无疑依旧将采取大规模的“经济扩张”政策。但是,大规模经济刺激带来的剧烈通货膨胀,以及由于时间错配、资源错配,导致的投资效益低下,金融炒作盛行的压力也将越来越重。

近期中国股市的疯涨暴跌的动荡和场外配资的再次活跃,似乎已经在发出警告。中国政府仅通过不断违规审查和内部监察等外部措施,与市场的冲动进行对抗是不够的。这等于是政府在强行逼迫企业去进行低效的投资,甚至亏损经营,仅为了保障短期内更多人的就业。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政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应该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推动复产复工的应急状态中,尽早回归到之前正常的改革轨道上来,才能解决“经济刺激”带来的“副作用”。仅仅画一个财政和“新基建”的大饼显然是不够的。

这一切都在逼迫中共不得不加速重启被疫情打断的中国国有企业的改革,农村土地改革,以及财产性税收,例如房地产税、资本利得税的开征。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中国政府怎么可能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得罪投资者?!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通胀难以控制、财政难以支撑,那么,中国政府也只能在稳定就业和控制资产价格上作出取舍。选择尽早启动这些大规模的根本性的产权改革和社会变革,中国经济才能容纳如此巨额的货币资本,并且培育更多合格的市场主体,推进经济结构的调整,进而启动社会总需求的爆发。只有这样才能最终让中国经济彻底走出危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