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会议之后:李克强善后疫情经济 郭树清准备“精准拆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7日,中共北戴河会议刚刚结束,中国经济新动向已经初露端倪,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恢复经济的政策已经进入扫尾阶段,以建设“国内大循环”为主,准备迎接更大风险和困难的新时期即将到来。一方面,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李克强国务院常务会议(简称国常会)善后疫情经济,保持经济稳定复苏;另一方面,中国央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则在准备应对金融风险“精准拆弹”。

应对后疫情时代和更大风险的到来,中国党政两套系统,以及行政、财政、央行等部门已经分工明确,并正在进行密切相互合作。(视觉中国)

8月17日,中共北戴河会议刚刚结束,李克强随即主持召开了国常会部署工作。此次国常会要求,将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深入做好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工作,巩固经济恢复性增长基础。同时进一步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措施,助力市场主体纾困发展,落实“保就业”等“六保”任务。

按照从此次国常会透露的信息,截至8月上旬,中国政府2020年新增的2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财政资金中,3,000亿元已经绝大部分用于减税降费;实行直达管理的1.7万亿元资金,除按规定比例预留的抗疫特别国债资金外,97.8%已分配下达市县。从政府资金上来看,任务已经接近完成。

中国政府显然正在努力完成抗击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刺激经济复苏的任务的扫尾工作。下一步主要将是来自基层政府的资金落实工作。此次国常会要求,市县政府必须将已下达的资金加快用到市场主体和民生上,对分配迟缓、资金闲置的,要采取必要措施督促整改。与之同时,中国政府将展开的资金走向、用途的监察工作,通过动态跟踪、建立直达资金专项国库对账机制、以及中共的纪律检查机制,资金使用做到账目清晰、流向明确、账实相符,切实落到实处,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除了财政资金的使用外,为形成长效的企业扶持机制,促进经济进一步复苏,此次国常会还要求积极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政策措施,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要继续落实好为市场主体减负等金融支持政策。这是此次国常会的主旨。

8月17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常会。在中共北戴河会议后,稳定经济恢复成果,落实财政资金将成为中国国务院系统的主要分工。(Reuters)

为了配合中共的下一步政策实施,8月17日,中国央行也恢复了中断多时“货币释放”工作。中国央行对8月即将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进行续做,“一次性续做”规模达7,000亿元,极大地超出了市场预期近1,500亿元。

一切政策的变动都在透露着一个信息,在刚刚落幕的此次北戴河会议上,中共高层已经就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和未来的政策达成了共识——尽管中国政府正在有计划地退出经济刺激政策,以准备应对更大的经济威胁和金融风险,但是对于之前的应急政策也需要保持一定的连续性。

不是中共要求停止经济刺激、停止货币“放水”,而是政策和方向都没有明确。如今政策一旦明确,资金就如约而至,特别是中长期流动性供应不足和银行资金下降过快的问题将得到缓解。尤其是随着8月至9月地方债发行高峰的到来,以及各疫情之后各大项目的投资落实,下一步中国央行还必将进行更多流动性的释放,以实现“合理充裕”的调控目标。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又将重启“资金”宽松的状态,资本市场是否又将迎来又一轮资金推动型上涨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有分析人士指出,不应忽视在此次国常会上除了落实财政资金之外,中国政府对“不搞大水漫灌”的重申,尤其是“结构性直达货币政策工具”的表述。这意味着央行的货币释放操作更多的只是为了经济刺激政策的善后,而不是方向性的“宽松”。

今后的资金释放无疑将伴随着更多的窗口指导。在降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防范通胀的基础上,中国的货币政策将强化财政、金融、就业、产业政策的协同配合。尤其是随着后疫情时代的来临,应对新的金融风险和外部威胁已经成为了首要任务。中国的货币政策和经济政策将更多地倾向于金融机构的继续改革,资金应用也将倾向经济“痛点”的疏通,以加速中国国内经济大循环的建立。

8月16日,郭树清在中共官媒《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表示,中国金融体系势必遇到很大困难,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视觉中国)

其实,这一点8月16日郭树清在中共官媒《求是》杂志的撰文中就已经透露。

“2019年银行业新形成2.7万亿元不良贷款,出现疫情‘黑天鹅’后,资产质量加倍劣变不可避免。由于金融财务反应存在时滞,目前的资产分类尚未准确反映真实风险,银行即期账面利润具有较大虚增成分,这种情况不会持久,不良资产将陆续暴露。”郭树清在撰文中指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金融领域出现新的重大挑战,既要“稳定大局、统筹协调”,又要“分类施策、精准拆弹”。

在稳定大局方面,郭树清表示,中国政府将全力推动国民经济恢复正常循环,通过金融手段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促进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在具体实施中,中国政府将通过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式,推动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健全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矫正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两种不良倾向。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

在“精准拆弹”方面,郭树清认为,中国政府应尽最大可能提早处置不良资产。尤其在疏通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的政策堵点方面,将通过制定切合实际的收入和利润计划,增加拨备计提和资本补充,同时利用拨备监管要求下调,腾出的财务空间,加大不良资产处置。

与此同时,防止高风险影子银行的反弹回潮也依旧将是中国政府的重要工作。郭树清表示,在中国影子银行生存的土壤尚未完全铲除,稍一放松监管,极可能全面回潮,导致前功尽弃,因此要保持战略定力,对高风险业务保持高压态势。在未来,中国的“金融整肃”风暴还将继续。

下一步,中国将针对不同风险的机构,实施分类管理、精准施策。郭树清透露,中国政府正在制定“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并将对于名单内的金融机构,组织制定恢复与处置计划。其中对高风险金融集团,依照既定方案和分工依法依规处置。而城市商业银行和信托机构将加强专业指导。而对于农村金融机构则将采用多种方式补充资本、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方式鼓励发展。并且中国政府还将实施切实加强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的机制,加大对于金融腐败、利益勾结的严厉打击。

而在国际层面,中国也已经做好了迎接最坏情况的准备。郭树清表示,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当前美国这种前所未有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上也消耗着美元的信用,侵蚀着全球金融稳定的基础,会产生难以想象的负面影响。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输入型通胀、外币资产缩水、汇率和资本市场震荡等多重压力。更严重的是,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为此,中国政府将在稳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同时,提高宏观金融管理和防控风险能力,及时发现并有效阻遏外部冲击向国内扩散。

“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经济供需两端、国内外两个市场同时承压,金融体系势必遇到很大困难。”这是郭树清的判断,也是中共领导层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形势和风险的判断。而在此次北戴河会议之后,中国政府在稳定疫后经济恢复的同时,显然已经提前就经济风险的应对和人员分工作出了安排。一方面,由中国国务院系统主持疫情善后工作,确保经济稳定复苏;另一方面,由中共直接管理金融,加大金融改革对实体经济的支撑和指导,同时完成对金融风险的“精准拆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