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正在丢掉幻想 《经济学人》撰文习近平经济模式不应小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丢弃幻想,准备战斗”面对中国的新经济模式,这次西方的学者们开始喊出之前中国一些鹰派人士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号。没有看错,这是8月15日,著名经济学期刊,英国《经济学人》在题为《不要小看习近平的新经济模式》的文章发出的警示——中国14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和雄厚经济实力,绝不是靠做白日梦就能抹去的。现在是时候丢掉这种幻想了。美国及其盟国必须做好准备去应对开放社会与国家资本主义之间的长期斗争。

这说明目前,西方的有识之士正在逐渐认清一个现实。美国希望通过中美对抗,只要施加足够的压力,或者发生冲突,中国就会屈膝投降。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正在把人们引入歧途。该文章认为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鹰派正在对中国经济产生严重的误判。

在贸易战和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中,美国方面正在对中国的应对政策和经济模式产生严重误判。图为2019年6月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晤。(Reuters)

美国的战略误判 习近平的新经济模式

“美国关税战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并没有预期那么大。中国经济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抵抗力也要强大得多。”《经济学人》此次刊文指出,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大选的关键一招,包括对中国的贸易战、禁用TikTok和微信(两款中国企业创造的应用程序),以及开始制裁香港领导人。美国的特朗普政府认为,这种方法会很有效。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外强中干,中国的增长只能依靠不可持续的债务、补贴、裙带关系和知识产权盗窃等方式。美国只要施加足够的压力,中国的经济就可能崩溃,这会迫使其领导人做出让步,并最终开放这个国家主导的体系。

显然,美国人有些错得离谱。用“国家资本主义”这种上世纪苏联用来没收资本家和地主财富,集中资本完成工业化,西方国家为了摆脱“战后”危机、收敛民间资金的国家强权模式来生搬硬套中国新的经济模式,本身就是荒谬的。而由这种陈旧的“国家资本主义”理念作出的推论就更加荒谬。

尤其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背景下,中共的成功似乎已经得到印证。中国政府通过行政的手段不仅控制住了疫情,而且在市场停滞、供应链断裂的情况下,利用基层政府、财政、金融等各种手段,高效地将各种生产资料和人员组织起来,迅速地恢复了生产。截至7月底,中国经济的各项主要指标已经开始重归正增长。

无论是对于民众,还是对于企业来讲,这都是一种极大的利好。中国政府除了防疫隔离外,并没有采取更多强制性手段。既没有没收民间资本,也没有强迫企业开工。相反,政府的财政、金融体系,在为民营企业和个体商业进行“输血”和扶助,整体资金规模将近2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

对于这一点就连一向对中国经济阴阳怪气的《经济学人》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对新冠疫情的抵抗力要比他们想象的强大得多。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中国经济2020年将增长1%,而美国则是下降8%。按照《经济学人》 文章看来,中国领导人正在为未来十年重塑中国国家资本主义。新经济计划是让市场和创新在严格限定的范围内更好发挥作用。

并且,中国政府目前还正在积极帮助那些因为中美贸易战而受损的出口企业和科技企业。通过积极调配原料货源,协调中国国内销售渠道,让更多的企业转向其他国家市场或中国国内市场。中国政府还通过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技术攻坚”,为中国的民营经济提供更多的市场与设备元件的研发、供应。贸易战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也没有引发中国的危机。相反,外国投资者的资金正涌入新一代的中国科技企业。

近年来,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中国经济正在稳定增长,加速调整。科创板成功开设(左上),5G通信正式开始商用(右上),农村改革加速,高水平的新农村建设和扶贫搬迁陆续展开(左下);外贸稳定增长,河北唐山港京唐港区集装箱码头一片繁忙(右下)。(新华社)

是的,无论是新冠肺炎疫情,还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都没有令中国“屈服”,反而在帮助中国补足之前的短板。这绝非是“国家资本主义”可以解释的现象。中国人一定是有了什么更好的办法,这是《经济学人》的发现。尽管,出于西方经济学理论和语言的匮乏,目前《经济学人》还只能用“国家资本主义不断变换模式以适应新的形势”这种旧瓶装新酒的方式来定义中国的新经济模式。

但是,相比于“非黑即白”的对抗式思维和政治模式,“执其两端而取其中”的中国传统中庸思想,正在被中共所借鉴。中国的新经济模式其实已经跳出了“市场”或者是“政府”的极端化的陷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对于市场难以调整的领域,或者市场调节失灵的情况下,政府将起到重要作用。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已经从原先的改革目的变成了经济发展手段。中共以人民福祉为中心,保持经济稳定,居中协调。这才是一个对于中国更为适合的发展模式。

中国已经改变 不可小觑

中国已经改变了,并且这种改变已经大大地超出了西方的预期。在《经济学人》文章看来,不仅经济总量上的改变,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份额(按市场价格计算)已从1995年的2%上升到16%,更关键的是中国在经济模式上的巨大改变。

首先,中国政府已经严格控制了经济周期和债务机制。为挽救国有企业和依赖房地产收入的地方财政的大规模财政和债务放水盛宴已经结束,更多的贷款是通过整顿好的债券市场发放。中国正在通过金融整肃和资本市场的规范,建立起更加公平、高效的金融体系。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更加一视同仁,甚至在疫情期间政府更倾向于出台更多的针对中小民营企业金融、税收优惠政策。这无疑将激发中国经济的更多活力。

其次,中国政府正在大幅提高国家行政机器的效率和法治化。中国政府定下的规矩适用于中国经济的各个角落。中国已经打造了一个能快速满足商业需要的商法体系。更加可预测的规则使得中国的市场机制能够更顺利地运转,从而提高了经济生产率。当然,也将吸引更多的社会投资和外国企业涌入中国市场。这显然是美国政府的遏制政策无法阻拦的。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中国正在模糊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之间的界限,国有企业正在提升效益并允许私人投资者投资。这种模式显然能加强中国整体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可以说,《经济学人》在经济上眼光还是足够毒辣的。尽管它没有理解中国社会意义上的变化,但是在经济发展上,它一眼就看到了中国新经济模式的核心所在。

从5G技术、云计算、机器人,人工智能、甚至是飞机、高铁,在这些社会经济的关键性产业上,原有的“计划和市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二元对立的西方理论框架已经难以适用。相反,整个科技的发展,越发需要庞大的资本市场和国家所拥有的巨型系统的支撑。

与此同时,社会的组织形式和权力制衡也在发生变化。就像金融寡头出现之后,几乎全部的实体企业都沦为了银行的打工仔一样。对于新技术领域的垄断将带来对未来社会权力的垄断。一方面新技术将难以快速应用,另一方面资本一家独大也将挑战自“英国宪章运动”以来形成的西方权力制衡体系,垄断资本正在成为新的君王。疫情期间美国政府选择“救市优于救人”的政策,便是金融寡头垄断社会权力、背弃社会责任的结果。

正所谓“前有车,后有辙”。中共和中国民众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这种世界的变化。一方面只有将工业互联网、大数据、5G,包括AI技术等新兴技术产业与通信、能源、铁路,乃至教育、医疗等产业形成有机结合的整体,才能发挥其巨大的产业价值,从而完成最终的技术革命与社会变革。另一方面,也只有将中国的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尽情发挥资本的积极性的同时,将其约束在民众的利益之下。

对此,习近平和中共将这种新的经济模式被称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有机结合的市场经济”,简单地表述为,“以人民福祉为中心,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

也许是实在难以理解这种东方哲学的辩证表述,也许是出于西方顽固的意识形态影响,目前《经济学人》还是在用“国家资本主义”在称呼这种中国改变,并发出“美国及其盟国必须做好准备去应对开放社会与国家资本主义之间的长期斗争”的警告。但是,显然他们其实自己也十分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习近平的新经济模式绝对不能小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