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战争】不只是金钱 新冠疫苗背后究竟在“抢些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病毒在全球造成了重大疫情,目前仍在多个国家传播蔓延。作为一种全新病毒,人类对其了解还有限,疫苗被公认为是终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启经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也正是基于此,新冠疫苗研发对于全球预防新冠肺炎感染也便显得尤为关键。当下,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基本盘是怎样的,中国疫苗研发在全球处于何种地位?各国疫苗研发又是怎样的态势?新冠疫苗研发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的产业争夺?以及伴随着疫苗研发,它又面临着怎样的问题和挑战?多维新闻【全球疫苗战争】议题以多篇系列文章和图表,对全球新冠疫苗研发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围绕着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世界主要大国都在展开激烈的竞争。这是世界疫苗产业的一次洗牌,也是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一次重组。(AP)

8月26日,据俄罗斯卫星网发布消息称,美国已宣布对包括参与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的俄罗斯国防部科研所等5家俄罗斯研究机构进行制裁,理由是怀疑它们从事化学和生物武器研究。而就在此前,俄罗斯刚刚宣布,首批俄罗斯的“卫星-V”新冠肺炎疫苗将在两周内投入使用。俄罗斯卫生部也已批准将招募4万名志愿者,参加该型新冠疫苗的Ⅲ期临床研究。

围绕着新冠肺炎疫苗,一场世界性的“战争”正在愈演愈烈。美国正在通过制裁试图延缓俄罗斯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制进程,而各种带有冒险性质的疫苗试验则正在展开。各国政府甚至不惜违背严谨的科学流程,在Ⅲ期临床试验尚未完成的情况下,纷纷给志愿者抢先注射试验性疫苗。除俄罗斯外,欧盟(EU)、美国也提前订购了尚未得到验证的新冠肺炎疫苗产品。中国也于7月22日正式启动新冠肺炎疫苗的紧急使用。

为什么会这样急切?除了各国政府出于防控疫情的迫切需要之外,各大国之间究竟在“抢些什么”?金钱、生命,还是另有隐情?

国家安全的“高边疆” 疫苗背后的国家“割据”

疫苗是国家安全的“高边疆”。由于疫苗是一种拥有高度生物活性或能够直接涉及人类基因层面的生物制品,其背后的复杂性和潜在风险一般都难以为外人知晓。其中是否潜藏着不明的致病因素、是否潜藏着基因污染的风险,多长时间能够显现、爆发,对于不明就里、盲目采购的国家来讲,这无疑构成了对于国家安全,甚至种族安全的绝大风险。

同时,疫苗技术和产业背后涉及的生物、电子、环境等高技术领域及其产业链也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一旦遭遇外国断供,就像美国断供中国高端芯片那样,其导致的将不仅是没有高端手机可用,而是对整体国民生命健康的威胁。

就和世界各国的军事装备体系和军火采购一样,俄系装备、美系装备,法系装备,抑或是中国标准,总之哪个国家采用了那套体系、标准,使用了谁产品,就基本可以认定这个国家,在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中属于哪个大的国家集团。疫苗也是一样。因此,目前世界疫苗产业一直属于国际政治势力割据的状态。美国统领着绝大多数的国际市场,但是中国、俄罗斯则是另行一套标准和体系。中国的疫苗、俄罗斯的疫苗虽然已经经过试验验证,并在实践中被广泛证明安全有效,但是依然不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可,无法进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市场。而美国的疫苗也休想轻松地进入中国和俄罗斯的市场。

疫苗乃为国之重器,民族生死之本。每个有能力的大国都在严格保护。尽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5月18日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各国领导人呼吁加强国际合作,强调疫苗与医疗方法应全球共享。但是,疫苗背后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依然正在导致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割据。(AFP)

这就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市场格局。尽管欧美的医药巨头如葛兰素史克(GSK)、赛诺菲(Sanofi)、默沙东(MSD)、辉瑞(Pfizer)等企业,占据了全球市场的90%以上销售额。但是,中国才是全世界最大的人用疫苗生产国。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批签发疫苗5亿至10亿瓶(支),全球排名第一。而俄罗斯疫苗产业的科技实力也并不差,基本可以满足自身和临近国家需求。

其中,俄罗斯疫苗产业的弱点是,人口规模过小,市场发育不足。而中国疫苗产业则存在起步较晚和产业发展不够集中、商业化发展不够的瓶颈。再加之,中国对于产量最大、最为不可或缺的一类疫苗,例如百白破、乙肝、乙型脑炎等重大传染病疫苗,采取的是国家强制免疫、计划指导生产的方式,因此售价都十分低廉,也大多由国有企业生产。只有二类疫苗,例如流感疫苗、宫颈癌疫苗等,一些不太致命和流行不太广泛的疾病的疫苗才允许商业经营。尽管这套机制最大限度地保障了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的生命和健康,但是也限制了中国疫苗产业的商业化发展。相比于美欧的制药巨头,俄罗斯的疫苗企业和研究能力是强而不大,而中国则是多而不大,国家强企业弱的局面。

重新洗牌的机遇 国际加紧“站队”

然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恰恰提供了一个世界疫苗市场重组的机会。正如前文所述,疫苗作为国家安全的“高边疆”,一旦发生重组,也势必将带来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重新划分。一旦一个国家在疫苗及其相关技术标准、检测、生产产业链上依赖于另一个国家,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整个国家安全和经济也将向另一个国家敞开。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府,当然美国的特朗普政府可能除外,会以国家安全或以产业利益为由,拒绝一款而且有可能还是世界上唯一一款新冠肺炎疫苗的引进和使用。

因此,无论是欧美国家还是中国、俄罗斯,甚至是印度、朝鲜都在急切地研发自己的新冠肺炎疫苗,不仅是为了金钱,其背后还有整个国家的安全和民众期待。

为此,俄罗斯的加马列亚研究所(Gamaleya research institute)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联合迅速推出了“卫星V”新冠肺炎疫苗,并在尚未完成Ⅲ期临床试验的情况下,开始推广注射。俄罗斯希望能“赌命一搏”也许就能在疫苗领域打个“翻身仗”。

而对于欧美企业则必须保住自身的市场地位和科技领先的形象。在欧美各研究所和医药巨头纷纷提前公布研究成果、疫苗试验进度的同时,欧盟和美国政府也纷纷在试验尚未成功的情况下提前“下注”巨额订单。欧盟宣布将从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Astra Zeneca)、法国赛诺菲集团、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分别购进共约10亿支疫苗。美国政府则表示将支付19.5亿美元从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和辉瑞公司购进1亿支疫苗。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表示,依照协议美国还可再购进5亿支新冠肺炎疫苗。

可以说一场围绕着新冠肺炎疫苗的国际“站队”和产业重组已经开始。

而中国,在此次大国竞争中则是最稳的一个,在自身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得到全面控制的情况下,中国目前以“国家队+民营企业”再加国际合作的方式,同时推出了三款不同技术路线的新冠肺炎疫苗产品,稳扎稳打地实现着技术和产业突破。

3月18日,中国企业康希诺生物公司与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合作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申请了相关疫苗专利,并成为全球进入了Ⅲ期临床试验的新冠肺炎疫苗产品之一。4月14日,中国企业康泰生物公司和艾棣维欣公司,以及美国Inovio公司三家合作的DNA疫苗项目,也已经获得一二期合并的临床试验许可。几乎同时,中国企业复星医药公司与德国生物技术公司合作的mRNA疫苗项目也已经启动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

目前,巴西、菲律宾等国纷纷宣布将购入中国的新冠肺炎疫苗。5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卫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宣布,中国新冠肺炎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贡献。7月22日,中国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取得重大进展,正式启动了新冠肺炎疫苗的紧急使用和注射。8月2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进一步宣布,中国新冠肺炎疫苗优先向湄公河国家提供。

可以说,中国凭借着在疫苗方面较强的科研积累、庞大的产能,在此次“疫后”世界格局的变动中逐步扩大着自身的影响。尽管美国依然可能像对待中国的5G设备那样,拒绝中国的疫苗,但是对于大多数国家可能就没有那么坚决,尤其是与中国共同合作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国家和国际企业,将成为中国疫苗产业突破国际市场割据的契机。正所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将是世界格局变动中争取大多数“中间派”的过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