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调整政策思路 为何会“威胁”全球经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鲍威尔仍然强调,货币政策必须具有前瞻性,希望阻止通胀预期下降的周期。(新华社)

8月27日,受到全球市场高度关注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拉开序幕,本次会议主题是“展望未来十年:对货币政策的影响”(Navigating the Decade Ahead:Implications for Monetary Policy)。会上,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宣布了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的重估,即有关“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战略声明”的更新。

鲍威尔宣布,美联储将正式引入“平均通胀目标”的政策,其具体表述为“美联储寻求在一段时期内令通胀平均达到2%,也即在通胀持续低于2%一段时期之后,货币政策将寻求令通胀保持在略(moderately)高于2%以上一段时期”。也就是说,美联储通胀目标的平均值是2%,短时间内通胀超过2%是被允许的。

美联储政策的这次“关键更新”意味着,如果通胀水平长时间低于2%,美联储将采取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即使“矫枉过正”(导致通胀水平超过2%)也在所不惜。尽管鲍威尔在大会上表示,如果通胀压力过大或者通胀预期偏离美联储的目标,美联储将毫不犹豫做出政策反应,但是此次政策更新令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泰勒规则(Taylor Rule)的约束,使其能够放开手脚采取更加激进的货币政策。因此,鲍威尔的这次发言被外界视为美联储政策里程碑式的改变。

为了解释“平均通胀目标”政策的合理性,鲍威尔在发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阐述低通胀对经济的危害。鲍威尔表示,虽然低而稳定的通胀水平对一个运转良好的经济体至关重要,但是持续过低的通胀水平会对经济造成严重风险。低于预期的通胀可能导致长期通胀预期的下降,而这反过来又可能拉低实际通胀水平,最终引发通胀和通胀预期不断降低的恶性循环。

鲍威尔的担忧并非危言耸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日本与欧元区经济增长停滞的背后是长期的低通胀和低利率环境。美国经济的表现在发达经济体中较为强劲,但是通胀始终维持在较低水平。自2012年美联储首次引入2%的通胀目标以来,美国的通胀指标平均仅为1.4%。低通胀和低利率使美联储在面对经济衰退时缺乏有效的政策施展空间。在美国限制移民、人口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为了避免美国经济“日本化”,美联储必须“更加积极有作为”。

然而,美联储为本国量身打造的“平均通胀目标”政策可能会对全球经济产生新的“威胁”。一方面,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更加激进,全球经济面临大起大落的风险。为了在长期达到2%的平均通胀目标,美联储很可能在短期内将通胀目标设在2%以上,这意味着力度更大的货币刺激政策。同样,当通胀大幅超过2%时,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收缩也会更加激烈。

市场认为美联储将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图为2015年12月16日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联储大楼外景。(新华社)

由于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美联储释放的大量流动性能够扰动全球经济。如果美联储在执行货币政策时大收大放,完全不顾及其他国家所处的经济周期,那么对国际货币环境依赖程度较高的经济体将备受打击,成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牺牲品。在全球经济危机期间,这种悲剧已经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身上上演,而美联储政策的转变或将使悲剧的发生频率更高、烈度更强。

另一方面,“平均通胀目标”政策可能会使美国当前的债务危机隐藏得更深,一旦爆发也将更加猛烈。美联储政策的转变意味着,美联储在达到完全就业和2%的通胀目标之前不会加息。高盛(Goldman Sachs)预计,这两个目标直到2025年左右才能实现。也就是说,美联储可能会长期维持零利率。这将大大降低美国政府和企业的融资成本,削弱当前债务危机爆发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美国部分企业的债务都已愈发不可持续。如果美国政府和企业不思改善收支情况和盈利能力,一味地凭借低利率环境借新债还旧债,那么当美联储再次加息时,此前遗留的债务问题可能集中爆发,由此引发的债务危机规模或将史无前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