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召集智囊团座谈 中国经济改革如何布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中国央视新闻截图)

北京时间8月24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邀请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等多名经济学家讨论“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编制意见和建议。2020年以来,中共高层多次明确“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全球经济陷入低迷,国际政治局势动荡不安的大环境中,“双循环”不仅成为应对美国挑起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对外策略,也将成为中国发展自身经济的中长期政策核心。

在4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中,官方首次使用两个“前所未有”形容中国面临的宏观环境——“疫情冲击前所未有”和“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谁都没有想到,几乎贯穿2019年全年的中美贸易战并不是中国近年来面临的最困难外部环境。从关税、知识产权,到打压华为、断供芯片、封杀TikTok等中国企业,中美之间的对立情绪从商业贸易到科技领域,甚至涉及香港、南海问题等政治敏感地带,冷战的铁幕似乎正在落下。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习近平在此次座谈会发言时提到“用中长期规划指导经济社会发展”“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发展格局”。这也与此前政治局会议的定调一脉相承。在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会议通稿中明确“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是中央政治局层面首次将“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和“十四五”等长远规划挂钩。

尽管正式的“十四五”规划要等到明年两会审议通过后才能正式公布,但此次座谈会和已经出台的文件中,仍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经济改革的主线。

优化产业链布局 增强中国市场磁吸效应

中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经历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总量的迅速上升让世界为之侧目,中国崛起自然越来越多地引起美国注意。美国的不断遏制甚至是威胁“脱钩”,正在打断中国经济改革的节奏和进程。同时,也将中国内部产业链短板暴露无遗。

习近平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发言。(中国央视新闻截图)

中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产业链完备,工业设施配套完善,但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低端、粗放的出口加工工业逐渐转移至东南亚国家,而高附加值产业链面临技术瓶颈、资金投入不足、人才流失等种种问题。

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的比例高达28%,遥居世界第一。 但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仍处于较低端水平。中国政府此前提出了“新基建”“双循环”“跨周期调控”等一系列应对政策,希望通过产业链更好地支撑起中国经济“内部大循环”的重任。

具体在强化产业链,建立统一大市场方面,应尽早落实“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规划”的相关政策。通过扩大对内开放、破除市场壁垒、释放增长潜力和垄断资源,激发市场活力等方式加速产业链的调整。对于关键原料、能源的生产基地建设,以及关键设备、零配件的生产给予相应的倾斜。

在资金保障和价值引导方面,可以更加积极地政策调整资本预期收益,让整个市场形成投资实体、投资高新科技、投资农村的气氛和格局。在严守政策和金融防风险的底线基础上,一方面通过金融机构改革、开放金融服务业市场加大竞争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税收、财政补贴、转移支付等形式倾向性地引导资金进入产业链的关键环节,有节奏地加快产业结构调整。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市场的结构调整,将带动整个亚太地区、“一带一路”国家及全球产业链的变革。在人民币国际结算和政府区域间合作的保障下,变产品输出为产品生态体系输出,变单个产业输出为标准输出和产业链合作,将成为主要内容。中国将与东南亚、非洲、南美形成有别于传统欧美市场的新的国际大循环。

细化举国体制 坚持科技创新

习近平在此次座谈会上表示,中国需要“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一直以来,中国产业经济在核心技术关键领域始终受制于欧美发达国家,因此,坚持高端产业在中国经济中的核心地位显得十分重要。

8 月4 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为进一步优化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发展环境,制定出台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八个方面政策措施。

中国政府提出“举国体制”攻克芯片等关键技术,“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一系列措施和原则。并且正在将“新基建”、5G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高科技产业列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但是,相比于政策上的“雄心壮志”,对于核心技术的掌握与发展,则需要更多的耐心与更加细致、合理的规划。

此次座谈会前,习近平赴多地调研,图为习近平在安徽省了解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情况。(新华社)

首先,强化“举国体制”的重点应该放在人才和科研机构改革方面。即打破中国现有的院校、科研机构的官僚管理体制和学阀氛围,有效激发创新意愿,让优秀人才能够脱颖而出。在教育培训、人才就业、收入分配上从基础做起,加大倾斜。这样才能形成全社会重视科研,人才向基础产业流动的氛围和格局。

其次,形成产学研、政府之间良性互动。中国一方面将大胆引入全世界愿意投资中国、共享技术的企业和人才;另一方面也愿意将中国的技术与世界各国和国际投资者分享。为此,中国政府应加快国家层面的风险投资参与和退出机制建设,健全风险投资市场。

最后,发展高端产业更应注重整体市场体系的培育和科技生态系统的打造。在保持开放的同时,加强产业保护。在自主技术的应用、配套上不能只看短期效益,而是更强调综合利益的最大化,强调整个产业体系、社会消费的协同。

谨守初心 高水平对外开放

此次座谈会上,习近平强调“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特意提到“凡是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包括美国的州、地方和企业,我们都要积极开展合作”。“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可以说,“对外开放”既是初心,也是底线。

无论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自贸试验区的各类政策试点,贸易壁垒的破除和行业准入门槛的降低,背后都离不开金融的开放和支持。

对于中国而言,目前是扩大金融开放的关键窗口。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美国疯狂印钞的低资本回报率环境中,中国经济保持了相对稳定,成为国际资本的避风港和淘金湾。以中国经济实力背书,股票、债券等人民币资产交易市场的逐步开放,不仅能让国际资本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也顺势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当然,“越开放越要重视安全”。次贷危机的教训深刻,金融不能沦为资本逐利的游戏,需要完善的法律约束,加强执法过程的透明和公正,考虑到欧美与中国存在制度差异,不管是人民币国际化还是金融开放,势必会对现有国际秩序产生冲击,中国自身监管和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善可以帮助 “中国规则”和现有国际规则的融合。这也是座谈会上“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推动完善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的意义所在。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维护中国与全球价值链的多元联动。一方面,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在新赛道上加速人民币国际化,促使“内循环”与“外循环”的联系趋于多元化、坚韧化、灵活化,缓冲全球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负面拖累。另一方面,立足于“内循环”的相对韧性,加速扩大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以“亲诚惠容”的理念与更多元的国际伙伴共享双赢机遇,以更为广泛的“朋友圈”应对单一节点上的大国优先主义冲击。由此,这将有助于规避和对冲所谓中美“脱钩”风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