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不能“忘本” 中国还有很长路要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金融对外开放将进一步加快人民币资产“走出去”的步伐。(视觉中国)

在9月6日举办的2020中国国际金融年度论坛上,金融监管层分享了中国在金融开放领域的成果。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金融业准入的负面清单已经正式清零,更多的外资和外资机构正在有序地进入中国金融市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近两年来银保监会共批准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来华设立各类机构近一百家。

近年来,中国金融开放的步伐看似很快,实则流于表面,金融开放最核心的资本跨境流通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具体而言,中国没有完全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兑换,外汇制度的演进也十分谨慎。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中国政府眼中,金融的本质是“服务实体经济”。

在中国学术界,关于是否全面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一直存在争议。部分学者认为,全面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会导致国际投机势力频繁进出中国资本市场,不仅于实体经济无利,还会引发市场动荡。考虑到“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本质,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始终严格管控资本账户,大部分时间只接受直接投资。

然而,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融入全球金融体系以便获得更多话语权。因此,长期来看,资本项目开放是中国的必然选择。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郑薇在论坛上表示,外汇管理部门将“稳妥有序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稳妥有序”的言外之意就是不能“忘本”,金融必须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宗旨,这关系到中国金融开放事业的成败与否。

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不可能一步到位,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逐步放开资本项目。为了确保实体经济能够从金融开放中受益,中国必须出台一些宏观审慎政策。例如,投机资本对实体经济弊大于利,因此可以引入托宾税(Tobin Tax)遏制此类资本的跨境流动。托宾税指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提出货币交易税构想,其内容为对货币兑换流程征税,以减少跨境资本的短期投机行为。

此外,中国也应当加快完善金融市场,在开放资本项目的同时引导国际资本流入能够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相关领域。例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和消费国,同时也拥有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但是,由于中国大宗商品交易所的参与者主要来自国内,中国价格很难影响大多数商品的国际价格。因此,中国资本市场需要与国际资本对接,中国也需要顺势成为全球大宗商品定价中心。

如今,中国的金融开放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同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只要中国金融监管层“不忘本”,金融开放的步伐就能够行稳致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