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中国内循环要动真格 关键是解决农民“隐性穷根”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认为,中国内循环要动真格,必须解决农民低收入问题。

由于中国控制住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国经济率先从低谷中恢复。(Reuters)

9月6日,黄奇帆“中国经济发展与信用建设论坛”上指出,在过去十多年出口遭遇天花板、贸易摩擦增多、劳动力紧张、比较优势减弱、环保成本上升等五大压力下,中国走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道路,不仅是因为脱钩倒逼或疫情下的产业链困局倒逼,而是更深层次改革和更高层次开放的必然路径。

黄奇帆表示,中国一旦推进内循环,重要举措有以下几项。

首先要抓好创新,内循环的重要载体是创新;第二,要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会,把新基建搞上去;第三是老树新芽,挖掘传承产业的新发展空间;第四,解决社会内循环的消费能力的问题。

中国的创新目前有三个薄弱环节,如果在内循环下要把这三个薄弱环节补上,就会形成巨大的发展动力。

第一,目前中国在核高基的研发投入上还是短板,中国的研发费已经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一年有22,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投入,在世界排名第二。

但是其中投资到核心、高科技、基础性的研发,只占5%约1,100亿元,比例非常低。美国在核高基投入的研发费是中国的20倍。

第二,再说新基建。新基建之所以重要,它代表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现在中国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就是智能化革命,5G时代、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形成的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等等。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不仅是跟进者,还是引领者之一,在5G一些方方面面中国是比较领先的引领者。所以中国在疫情下推出新基建,非常了不起的前瞻性,把这件事做好也是内需。

第三,老树新藤,挖掘传统产业新的发展空间,外循环的时候可以不当回事,但是当内循环的时候这也是新的增长动力。比如汽车中国已经连续三年销售量在下降,年年下降好像到了天花板。

最后一条,中国有一个社会内循环的消费能力的问题,发展的主体动力源泉一是企业,二是小微企业,三是老百姓,这三块内循环的主体动力要发挥。

另外,中国还有6亿低收入人群,主要是农民。重庆3,000多万人,2,000万农民家庭,财产性收入占全部年收入3%,97%是劳动收入或者出去打工的收入,这个问题多年没有变,这就是中国农民穷的一个基础性原因。

如果能够让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从3%变成30%,相信农民的收入会有巨大的提高,在这个意义上讲还要靠改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