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文件”与“豪华朋友圈” 恒大资本迷局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9月29日,随着恒大发布补充战略投资公告,这场仅仅5天债务风波以恒大集团完胜告于段落。曾在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庆典登上天安门城楼,又当过中国首富的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本身就具有很强的话题性,而恒大集团业务覆盖多个领域,因此闹剧引发舆论热议。

既是知名企业家,又是政协委员的许家印,在中国是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新华社)

亦真亦假 恒大逼宫地方政府

事件起因是9月24日,网络上流传一份恒大集团恳请广东省政府支持重大资产重组的情况报告。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文件披露了恒大集团存在的现金流紧张状况。文件显示,公司需在2021年1月31日前偿还战略投资者1,3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本金并支付137亿元分红。1,300亿元由权益变为负债,资产负债率将大幅攀升至90%以上,可能导致恒大地产现金流断裂,并导致恒大集团无法偿债,进而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

文件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恒大集团有息负债余额8,355亿元,涉及银行类金融机构128家,借款余额2,323亿元,其中境内银行类金额机构171家,借款余额2,163亿元;涉及非银行类金融机构121家,借款余额3,684亿元。借款出资方几乎涵盖了中国所有大型金融机构。

就恒大负债规模而言,已经超过了此前被监管层接管的包商银行。因此,恒大集团在文件中强调,若重组未如期完成,可能引发一系列系统性风险,包括严重影响就业和社会稳定、引发大规模群体性维权,严重影响资本市场健康稳定等方面。其措辞之强硬,颇有些要挟地方政府的意味,被外界戏称为“不救我就死给你看”。

受此消息影响,恒大相关的股债齐跌,港股中国恒大和恒大汽车跌幅均超过5%。

针对传言,9月24日晚间,恒大集团发布声明称:“近日,网上流传有关我公司重组情况的谣言,相关文件和截图凭空捏造、纯属诽谤,对我公司造成严重的商誉损害。我公司强烈谴责,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坚决用法律武器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雪上加霜 房企面临“三条红线”

足坛名帅里皮(Marcello Lippi)接手中国男足的运作,其中也有许家印参与。(新华社)

尽管恒大迅速辟谣,各方对于恒大情况究竟如何各执一词,但其资金链极度紧张却是不争的事实。根据港股中国恒大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期内结算营收为2,666.31亿元,同比增长17.47%;归属母公司利润为67.13亿元,同比下滑55.08%;毛利率同比下降13.7%至25%。

此前,恒大为了回笼资金开始全员营销打折卖房。9月6日,恒大集团突然宣布要实现“金九银十”每个月1,000亿元的销售目标,还推出全国楼盘全线7折等一系列促销。对于净利润下滑,恒大集团公告也称,上半年公司进行全国促销,降价致利润减少,期内结算均价同比下滑了9.4%。

事实上,2020年对于很多中国房地产企业来说是最艰难的一年。不仅是疫情导致的房地产开发、销售全面停止。8月,中国住建部、中国央行在北京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为房地产融资划定三条红线——房企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小于1。并将根据房企的“踩线”情况,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实施差异化债务规模管理。

根据中国媒体《财新》的测算,恒大属于三项都不达标 “亮红灯”的房企,也就是说,恒大将在房屋销售价格、融资金额和拿地等多方面受到限制,这几乎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0年以来,恒大融资动作频频,仅在1月就有5笔新增融资,合计金额超过66亿美元。融资用途为偿还现有债务及用作公司运营资金。但借新还旧不是根本解决之道。为了满足监管要求,恒大几乎只有降低负债和杠杆率这一条路可走。

早在2016年,恒大就希望债务重组,通过A股上市公司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深房)借壳上市。彼时的恒大债务压力已经显现。文件显示,截至2016年底,恒大地产总资产9,268亿元,但总负债8,655亿,扣除预收账款后的负债率82%,计入1,160亿的永续债后的净负债率竟然高达445%。

2017年,恒大开始引进战略投资者,三轮增资完成后,战略投资者合计向恒大地产投入人民币1,300亿元资本金,共获得恒大地产扩大股权后约36.54%权益。这让恒大债务负担减轻,顺利偿付了1,160亿元永续债,当时的净负债比率从2017年中期的约300%下降至150%左右。

“豪华朋友圈”之外的启示

此后,重组深深房回归A股计划遥遥无期,给这笔战略投资对赌埋下隐患。不过,“文件风波”后仅一天,恒大连发三条利好,一是恒大汽车拟在科创板申请上市;二是恒大从未出现利息晚付的情况;三是恒大拆分物业管理服务赴港上市已获得联交所批准。

9月29日,恒大宣布恒大地产已与1,300亿战投中的863亿战投签订补充协议,战投同意转为普通股权长期持有,且股权比例保持不变。剩余的437亿战投中,恒大已与155亿战投商谈完毕,目前正在办理手续,282亿战投正在商谈中。相关协议达成也是大概率事件。

在增资协议签约仪式现场,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与苏宁控股董事长张近东、正威国际董事局主席王文银、广田控股董事长叶远西、嘉寓集团董事长田家玉等全体1,300亿战略投资者高管均有出席。许家印的“豪华朋友圈”令人咋舌。

但战略投资者能够再次为许家印站台,恐怕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都说资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东西,而时间是投资的朋友。根据恒大的战略投资者深圳控股披露,自2017年投资恒大地产以来,截至2020年6月末,深圳控股累计收到恒大地产的分红已经达约19.5亿元,如果按照55亿元的交易对价来计算,深圳控股投资恒大地产的投资回报率已达35.5%。

其实,恒大的遭遇在中国企业中相当普遍——政策环境不确定性依然存在、融资困难导致企业高杠杆经营。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高达164.4%。

企业部门怎么去杠杆,美国就是很好的例子。2008年以后,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释放大量资金,刺激美国资本市场,企业股权融资大幅增长,股市从6000点涨到28000点,股权融资市值从10万亿美元跃升至30万亿美元,企业债务比例大幅下降,尽管美国企业目前杠杆率已经逼近历史最高水平,但目前美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只有74%左右。

恒大集团的案例,或许可以成为很多中国企业降杠杆的解决之道——改变企业融资结构,减少从银行间接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推动企业去杠杆。从这个角度,再看恒大目前面临的局面显然更具意义,其中争议恐怕也已经不值一提。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