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前夜 特朗普打完了最后一张经济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9日,美国经济分析局(BEA)公布了最新经济数据,2020年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回弹33.1%,升幅创1947年美国政府有此项记录以来最高。按季度计算,三季度美国GDP环比上升7.4%,与2019年同比下降2.9%。数据公布时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仅有5天时间,可以说四年任期将满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打完了最后一张经济牌。

2020年10月1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伊斯顿市北安普顿市的一间车库里,悬挂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标语。北安普顿县是一个长期的风向标区,在2012年投票支持巴拉克·奥巴马,在2016年转而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现在,COVID-19疫情严重,死亡率远高于美国平均水平,失业率在去年翻了一番多。(路透社)

美股可能预示大选走向

三季度GDP数据公布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表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GDP数字,2021年的经济增长也将非常棒。很显然,他认为经济复苏势头可以帮助他获得更多选票。

受到消息提振,美股反弹,10月29日当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涨0.52%,报26659.11点;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1.19%,至3310.11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1.64%,报收11185.59。

此外,美国劳工部(USDL)最新失业救济申请数据显示,在10月24日结束的一周内,全美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75.1万人,较前一周下降4万人,不仅好于市场预期,也是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据估算,目前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依然是疫情爆发前的5倍左右。

特朗普近期多次表示,政府将出台一个“非常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他希望新一轮计划比之前推出的规模还要大。特朗普表示,将在大选结束后尽快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他将继续帮助航空企业,并考虑进行另一轮薪酬保障计划(PPP)谈判。

强劲的经济增长和美股连创新高是特朗普一直标榜的任内两大功绩,但近期美股似乎并不买账,目前三大股指与前期高点相比跌幅已经近10%。本周股市下跌对于执政党而言似乎也不是个好兆头,历史数据统计显示,自1928年以来,23次总统大选中有20次,标普500都准确地“预测”了大选结果,在总统大选前三个月中,如果股市上涨,86%是执政党获胜。而截至10月31日大跌后,标普500正好低于8月3日收盘价,这也似乎暗示特朗普的连任“命悬一线”。

美股节节高,也让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膨胀”。白宫发布会上,特朗普再度大放厥词,“美国经济表现远胜于欧洲,每个人都该知道,美国股市表现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市场都要好。”特朗普甚至表示,正在帮助欧洲走出困境。

尽管美国三季度经济数据出现明显的反弹,但随着秋季气温降低,美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再次反弹。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表示,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要等到12月或明年1月初才能投入市场。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数据,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人数7天移动均值逼近7.5万,大大超过7月时疫情高峰水平。仅10月29日一天,美国新增确诊病例就超过9万。

随着欧洲疫情反弹,法国和德国先后宣布启动全国封锁和隔离措施,美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再次恶化,金融市场出现越来越多的忧虑与恐惧。

尽管美国经济三季度出现反弹,但经济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恐怕十分困难。除了疫情反弹的因素,美国国会年初通过的3万亿美元经济纾困计划已经基本全部到期。美联储(Fed)前研究主管威尔科克斯(David Wilcox)认为,三季度经济复苏主要是由于疫情前期封锁在5月、6月解除,但改善的势头可能已经停止,美国财政部4月至7月向个人账户发放的资金正在耗尽,官方数据也印证,三季度可用于支出或储蓄的收入减少13.2%。

美联储多次呼吁两党尽快达成新一轮方案,但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迟迟未能就刺激规模达成一致。10月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也显示:“如果未来财政支持力度明显小于预期,或明显晚于预期,经济复苏的步伐可能会减缓”。

无可奈何的美联储与负债累累的财政部

“已经接近弹尽粮绝。”10月28日,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达德利(Bill Dudley)发表文章表示,即使美联储做得更多,也不会为经济提供太大的额外支持。现在利率已经达到尽可能的最低水平,而且整个美国金融环境极为宽松。

达德利认为,尽管美联储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是这些措施都已经错过了关键的时点。例如美联储可以通过购买更多的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来压低较长期利率,甚至可以把基准利率降到负值。但是目前美国股票价格高昂,信贷市场风险溢价极低,弱势美元正在支撑美国的出口。这些使得美联储即使现在做得再多,也不会为经济提供太大的额外支持。

现在美国的利率已经达到了一个较低水平。30年期抵押贷款的利率已经降到约为3%,如果再降低0.5百分点,甚至是降到负利率。那么也不会带来什么不同的效果。较低利率带来的刺激效应不可避免地会随着时间消逝。而且降低利率将严重透支未来的经济活动。

达德利和美联储的无奈,恰恰反映了美国财政部目前面临的窘境。根据财政部最新数据,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2020财年,美国的财政赤字高达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相比较而言,上一财年的预算赤字仅有9,844亿美元,本年度财政赤字比上一财年多了两倍有余。在这之前的纪录由2009年所创下,那一年美国财政赤字也不过1.4万亿美元。

为了应对疫情刺激经济,美国政府已经背上巨债。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发布的报告,联邦政府债务即将达到并超过美国GDP,这意味着美国将和日本、意大利、希腊一样成为又一个“入不敷出”的经济体。

特朗普为了拉票甚至在多个州违反防疫规定,这也遭到媒体和民主党的批评。(美联社)

CBO预估2020财年美国联邦债务与GDP之比为98%,而这一比重将于2021财年超过100%,2023年该比重将进一步升至109%,到2030年末,美国联邦债务总规模将是过去50年平均水平的2.5倍以上。

事实上,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联邦债务总额已从3月底的17.7万亿美元膨胀至20.5万亿美元,仅三个月就增长了16%。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萎缩了9.5%,使当季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105.5%。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政府债务规模可能已经超过26万亿美元。

今年3月以来,美国财政部新发行了3万亿美元债券,美联储则从市场购买了超过1.8万亿美元。美联储一边维持低利率,一边扩表,好处十分明显,财政部持续扩大发债募资规模,落实积极财政刺激提供了充足的资金。现行的超低利率环境虽然能最大限度降低债务利息支出,但众所周知,借款不可能一直维持在低利率水平。美联储大幅扩大资产负债表购买美债,正越来越多地引发市场担忧。

一是大量市场投资机构受到“排挤”,因为大量债券被央行直接买走,导致债券风险定价容易被“扭曲”,无法体现真实的风险收益比。二是此举容易触发财政部肆无忌惮地大举发债募资,导致本国财政赤字被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峰值,最终触发国家不得不大幅提高利率“借新还旧”,导致经济陷入全面衰退。同时,大量购买债券也会对美联储作出货币政策调整造成影响,货币政策独立性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