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或成街头政治 分裂和衰退正在“输掉”美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社会正在陷入分裂,并且不可避免。无论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输掉的都是美国民众。11月3日以来,随着美国总统大选陷入胶着,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质疑选举、要求重新计票,美国多地爆发街头骚乱。在美国纽约、费城、华盛顿、底特律等地,支持特朗普和反对特朗普的民众都已经走上街头。美国大选正在演变成街头政治。

2020年11月4日,在特朗普试图阻止对关键摇摆州的邮寄选票清点之后,在美国芝加哥爆发游行,抗议者游行要求在此次美国总统大选中计算每一张选票。(AP)

原先赢者通吃的政治规则正在被打破,失败者也在要求权力。一旦特朗普在败选后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对抗性政治和丧失希望的民众,将使美国社会陷入没完没了的抗议、骚乱、以及党争扯皮之中,整个美国社会正在陷入撕裂。

然而,相比于政治上的分裂,美国在经济上的分裂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10月29日,就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美国商务部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根据季节调整后的美国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年化增幅高达33.1%,创下1947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增幅。美国股市也连续5个月上扬。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Fed)采取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刺激下,华尔街的投机家们陷入狂欢。

但同时,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失控,截至11月5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接近1,000万人,死亡24万人,日新增确诊病例更是超过10万人。美国政府在年初发放的总额近2万亿美元的纾困资金已经用完,每周额外发放的失业救济金已经告罄。美国三季度居民可支配收入减少了13.2%,个人储蓄由二季度的4.71万亿美元下降到三季度的2.78万亿美元,减少了近41%。更多需要收入偿还信用卡、养家糊口民众不得不急于恢复工作。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在这半年间的时间里反而增加了2.89万亿美元,增幅近70%。

美国政府借了巨额债务,美国民众的收入和存款却在快速减少。这说明一场对于民众的疯狂掠夺正在美国发生。一方面巨额的财富被富豪和金融机构占有,而另一方面美国民众不得不忍受持续的破产和疫情带来的死亡。这种不公相比于当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时更为残酷。美国社会的在经济诉求上的分裂更加难以弥补。

穷人要生存,富人要发财,中产阶级要保卫财产。而这一切在美国都必须按照资本的优先顺序来安排。在中国,面对这种不公和不作为,民众还可以将其归罪为政府和政党的贪腐、懒政,归罪于政党对于社会责任、“共同富裕”承诺,甚至是对于中共理想的背叛。但在美国,面对赢者通吃、弱肉强食的市场法则和有限的政府责任,民众的失望与愤怒甚至没有发泄的方向。

而所谓的政党竞选没有人愿意去触碰“深层国家”的核心利益,只能在表面上政治作秀。无论是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当选,谁也没有办法挑战资本的既得利益,跳出华尔街的框架,去从根本上加大对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投资,变革金融属性和财产分配的原则,于是,剩下的只有相互指责、推诿、扯皮。

2020年11月5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位于美国底特律TCF中心的中央计票委员会外,抗议选举结果。(AP )

于是,街头政治就成为了民众表达失望与愤怒的方式。就如同在乌克兰、泰国、埃及,以及大多数爆发颜色革命、陷入街头政治的国家一样。经济的撕裂最终导致了政治的分裂。并且随着社会财富的分化,这种动荡将更加剧烈和频繁,直至撕裂整个社会,甚至成为无政府主义、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的温床。

目前的美国其实正在经历这一过程。原先赢者通吃的政治规则正在被打破,失败者也在要求权力。一旦特朗普在败选后拒绝承认大选结果,美国社会将陷入没完没了的抗议、骚乱、诉讼之中。即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最终当选,来自于民主党、共和党之间的扯皮、掣肘也不会停息,这将使得更多的经济纾困、刺激和产业调整政策搁浅;而来自美国各州、各民团组织,以及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的分裂也将让各项政策难以落实。

作为一个国家发展、稳定的基础,美国政治正在丧失平衡各方利益、节制资本的能力。资本的一家独大正在掏空美国的根基。无论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输掉的都将是整个美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