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严防美国“放水” 拜登承诺5万亿美元刺激计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8日,随着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的初步胜选,拜登在其过渡网站上发布了新的施政纲领,并承诺将推出总额高达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再加上之前一度被拖延的民主党提出的2.2万亿美元新一轮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一旦拜登执政白宫,5万亿美元新的一轮“放水”即将开启。

尽管由于美国国会内部的党争将依然拖延这一计划的实施,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失控、美国经济加速衰退的现实之下,妥协也将成为必然。2021年世界经济将继续经受“美元洪水”的冲击、美元实际上负利率和人民币的坚挺、中国资本价格的高企将继续拉大资本套利、的空间。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将越加困难、金融空转带来的危机将越发严重。为此,中国政府已经严阵以待。

尽管美国大选结果还未最终确定,但11月8日,拜登已发表胜选演讲。其对于美国经济的施政纲领和对华政策备受关注。(AP)

在拜登与其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Kamala Harris)成立的过渡网站上,“疫情防控、经济复苏、种族平等以及气候变化。”成为了拜登胜选‘就任美国总统后第一时间即将处理的四大问题。

首先在疫情防控方面,拜登承诺,优先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公共卫生危机。其中包括,向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其所需的援助,扩大“新冠失业保险”的范围,为大型企业建立恢复计划,立即组建一支“美国公共卫生工作队”以扩大就业等措施。然而,这些承诺的背后都将意味着巨额资金的支出,快速通过民主党提出的2.2万亿美元的新一轮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显然已经成了拜登不二之选。

其次,在经济复苏方面,和其竞选承诺一致,拜登团队提出计划通过实施大规模的投资为美国创造数百万新工作机会的计划。在未来4年,在公共基础设施、清洁能源领域,计划将分别投入1.3万亿美元和1.7万亿美元。通过在交通运输、智慧城市、能源、水利、学校、网络等多领域的投资将帮助制造业关键供应链迁回美国,增加就业和民众收入。

此外,在扩大种族权益方面,拜登还承诺计划扩大经济适用房建设,向非裔、拉丁裔以及原住民的企业扩大投资,提高受教育机会等措施。如果计算上社会保障增加的支出,一旦拜登执掌白宫并履行承诺,这意味着美国政府不得不在未来4年新增至少5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

由此看来,为了稳固胜选局面,拜登团队画大饼的能力一点也不弱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关键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对此,拜登团队还重申了希望通过增加向富人征税来支付投资成本的主张。然而,根据2019年美国政府财政收支情况,美国政府支出约4.7万亿美元,其中税收总收入为3.5万亿美元,新增债务总额1.2万亿美元。拜登的4年新增5万亿美元的政府投资和支出计划,意味着每年将再增加1.25万美元的财政支出。这几乎相当于将当前美国政府税收提高35.7%。将这些新增税收全部增加到美国富人头上,显然并不现实。更何况拜登还承诺了对工薪阶层的减税计划。

因此,如果拜登要兑现竞选承诺,即使只是兑现一半,也需要继续开动美元印钞机,逼迫美联储继续“放水”。哪怕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Fed)目前已经“弹尽粮绝”,但美国经济的“输血”依旧不能停止。至少是在疫情被控制之前,不能停止。

之前受美国总统大选推延的新一轮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有可能随着新政府的上台,在美国国会中达成妥协。在美国的“深层国家”看来,继续无限制的党争已经失去了现实意义。华尔街还在等待着新一轮的输血。

10月24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视频致辞时表示,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庞氏骗局邪路。(新华社)

在未来几个月,尽管美元的再次大规模“放水”会被继续拖延,但是终究还会到来。因此,作为首当其冲的中国经济其实早已严阵以待。

中国经济的复苏、转型与美国的衰退和金融投机,正在形成越来越大的反差,中国高企的利率、不断升值的人民币汇率,与美国的负利率和美元的滥发之间,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套利空间。在中国投资套利,再到美国市场融资变现,之后再回到中国继续套利,中美资本之间正在形成新的循环交易。

美国资本市场提供的“无限”资金和较高的金融投机收益,正在让中国政府“引导”金融资本进入实体产业的意图难以实现,并且一旦中国政府金融监管有所放松,大量场外配资、影子银行,以及打着金融开放、互联网金融旗号的各路资金,甚至中国政府的国有银行都会参与到金融套利之中。

为此,中国政府不得不对美国政府可能进行的新一轮美元“放水”,采取严防死守的策略。一方面依然高喊金融开放的口号,另一方面,加紧弥补金融监管漏洞,将金融开放重新定义为资金监管对实体产业投资的开放。

从9月份就开始,中国政府不仅陆续退出了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的紧急经济刺激计划,10月初的“十一长假”之后,又进行了对流动性的收紧。10月23日,中国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希望通过建设现代央行制度,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统筹监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础设施。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表示,当前全球金融经济环境变化剧烈,(中国)既要坚守底线,也要灵活应对风险挑战,勇于除旧立新。要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支持经济发展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11月2日,中国政府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继封堵住互联网金融“资金池”漏洞之后,又开始封堵所谓“金融科技”的高流转、高杠杆漏洞。

“资金要进入实体经济,不要去玩钱生钱的游戏。”11月6日,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中国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已经摆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面对美国下一步必将到来的新一轮美元“洪水”,中国正在建设堤防、疏通渠道,试图将风险抵御在外,并将资金引入实体经济和产业升级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