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读的“两个”澳大利亚 它真的依赖中国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近期一系列的“反华”言论和对中国企业的制裁正在引起中国的“反击”。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公开谴责澳大利亚军队暴行、“批评”澳大利亚政府的同时,中国政府也在缩减自澳大利亚的进口贸易。目前,中国已经停止了进口七大类澳大利亚商品,并开始对自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红酒等商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在中国的网络舆论上,甚至一些学者也在宣称澳大利亚经济对中国贸易的高度依赖、中国对于澳大利亚的反击“精准有力”。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澳大利亚经济真的高度依赖中国吗?作为一个贸易上高度依赖中国的国家,澳大利亚却对中国采取如此不友好态度,着实令人惊讶。这已经是用所谓的“五眼联盟”政治因素难以解释的现象。为什么会是这样?这背后其实存在着被误读的“两个”澳大利亚。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展示澳大利亚国防部的调查报告,谴责澳大利亚军队暴行。(中国外交部官网)

简单地从贸易方面看,澳大利亚经济确实对中国市场高度依赖。2019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为1,039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38.2%。澳大利亚自中国的进口额为550.7亿美元,占其进口总额的25.8%。无论是出口还是进口,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都远远超过英美。中澳贸易占到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11.1%。而且澳大利亚贸易顺差的最大来源国也是中国,2019年已经达488.3亿美元,几乎是澳英贸易顺差的9倍。而美国则是澳大利亚的最大逆差国,2019美国从澳大利亚净赚走147.3亿美元。可以说中国市场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财源”,澳大利亚完全没有理由,跟从美英对中国采取进行制裁政策。

再从商品结构的依赖度分析。矿产品、贵金属和动物产品是澳主要出口商品,2019年出口额分别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62.4%、6.6%和5.8%,而其中近36%都被中国买走。澳大利亚出口的木材、羊毛、皮革有将近一半以上也都是出口到中国市场。与此同时,澳大利亚40%以上的家电、家具、服装、钢材、陶瓷制品都是来自中国。可以说作为一个实体经济的澳大利亚,以及普通民众的生活都高度依赖中国市场。如果由于澳大利亚政府的反华政策,导致中澳之间爆发贸易战,澳大利亚经济将遭受难以承受的损失。

然而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为什么中国对于澳大利亚如此重要,澳大利亚无论哪个党派执政都要或多或少地参与到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和贸易制裁当中呢?为什么澳大利亚政府不惜牺牲本国的利益,也要为美国前驱呢?

在国际政治中,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澳大利亚的利益诉求在哪?这背后一定有比中国更加重要和紧迫的经济诉求在支撑着澳大利亚政府的长期政策。

其实这源于中国人对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一种误解。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包括一些发达国家,从金融、货币和财政体系上来看其实并不具有真正的独立主权。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存在着“两个”澳大利亚。一个是地理和实体经济意义上的澳大利亚,另一个则是被英美资本高度绑定的金融资本控制下的澳大利亚。

而对另一个占有主导地位的金融资本控制下的澳大利亚而言,中国目前还无足轻重,英美财团才是其背后最大的依赖。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后转为英联邦成员国,其资源所有权、产业资本、金融、财政,以及货币体系都已经高度融合进英美金融体系。二战之后,美国逐步取代了英国成为澳大利亚的主要依靠。尽管,目前中国在贸易上已经取代了英美两国,成为澳大利亚的主要市场,但是,在资本和金融层面,英美资本依然在主导澳大利亚的经济。

尽管澳大利亚是一个资源出口大国,但是其经常账户却长期保持在逆差状态(2019年6月才转为顺差),而其资本和金融账户却长期保持顺差。这意味着,一方面澳大利亚产业经济薄弱,消费物资大量依赖进口。另一方面,大量外国资本,尤其是英美和日本的投资在以债券、股票的形式大量购买澳大利亚的矿产和资产,甚至英美持有的澳大利亚债券已经大大超过了澳大利亚本国民众手中的资产。为此,澳大利亚每年不得不向海外投资者支付高额的利息或红利,并计入经常账户的逆差之下。尽管,这种逆差有害于澳大利亚的经济健康,然而也正是这种逆差的存在,刺激了国际投资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支撑。

澳大利亚虽然资源丰富,却早已通过金融资本的形式被英美财团控制。图为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采矿卡车满载铁矿石驶向黑德兰港。(Reuters)

目前,澳大利亚的主要矿产资源、农牧产品、以及物流、银行都掌握在英美公司手中。澳大利亚排名前十的企业中就有8家掌握在英国、美国或日本的投资人手中。占有澳大利亚70%以上矿产资源的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矿业公司50%以上的股权都早被汇丰银行(HSBC)、摩根大通(JPM)等英美投资银行圈占。美资企业对澳大利亚矿业经济的贡献总额超过60%,而中国只有不到5%。在专业、科学和技术服务业,以及批发贸易产业中,欧美和日本的投资也占到相关工业增加值的30%至40%。而美国资本控制下的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则控制了澳大利亚六成以上的媒体。

在资本层面,澳大利亚本国民众能够持有的资源和资本实际上并不多,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也十分有限。甚至可以说澳大利亚已经将现有的绝大多数优质资源已经通过证券化,出售给了英美和日本的国际资本。澳大利亚的出口贸易某种程度上只不过是在偿还这些债权和股权的收益。只要国家投资对澳大利亚资源保有兴趣,对经济保有信心,澳元兑美元就会坚挺,资产价格就会上升,进而把整个资本游戏持续下去。

然而,随着世界经济的衰退,尤其是美国的经济衰退,2017年以来,澳大利亚的相关企业债券的收益率正在降低,2019年6月以来,澳大利亚的经常账户甚至已经开始改为顺差。

目前,澳大利亚政府最担心的是,英美大资本对于澳大利亚的放弃,以及由此带来的资本收益的降低,进而引发对于澳元资产的价格的冲击。而出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矿产和农牧产品的刚性需求,虽然贸易量有所缩减,但相比于资本市场来讲,对于债券收益的影响并不大。除非中国真的决心“彻底”和澳大利亚断绝贸易,但那对于中国经济自身来讲也无异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正是因为有恃无恐,澳大利亚政府才敢于为美国前驱,积极参加对于中国的“制裁”。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依赖远不像贸易数据中表现得那么严重。对于澳大利亚政府而言,得罪中国在贸易和实体经济受损,可能会使执政党在3年一次的总理大选举中落败,但是得罪了英美财团,澳大利亚的金融、财政体系则有可能迅速出现危机。因此,澳大利亚政府在经济政策、政治判断上的独立性其实是值得商榷的。

而以中国习惯的大一统国家、政府概念来理解澳大利亚政府的行为,则可能会得出一个“澳大利亚经济对中国高度依赖,却又在积极参与反华”的矛盾结论。

中国政府正在做的其实是在用澳大利亚金融资本犯下的错误,去惩罚另一个实体经济的澳大利亚。这种手法当然表现了中国政府捍卫国家利益的强硬立场,但同时也说明对于高度金融化的国家经济体,以及英美金融体系,中国显然还缺乏足够的影响力。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反击”只不过是一种强硬态度的体现,而很难发展成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全面贸易制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