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而不能倒” 金融科技带来的新风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大而不能倒”通常指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因为这些机构体量巨大且牵连深广,一旦陷入危机就可能将整个系统拖下水。12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表示,少数大型科技公司在小额支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涉及广大公众利益,且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因此,必须关注这类新型“大而不能倒”风险。

郭树清的发言明显意有所指。不久前(11月3日),距离上市只有两天的蚂蚁集团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通告暂缓上市,香港交易所随后也做出相同决定。作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指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亿美元以上,且未在股票市场上市的科技创业公司),蚂蚁集团此前一路“绿灯”地通过上市前的注册,却在最后时刻被监管部门叫停。

蚂蚁集团所谓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是指,11月2日监管部门发布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办法)。根据办法,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且传统小额贷款的杠杆率为一倍,通过债券、资产证券化(ABS)等融资方式的杠杆上限为四倍。这就意味着,蚂蚁集团必须大幅缩减杠杆以适应监管要求。

蚂蚁集团由支付平台起家,如今已经将触角伸向银行、保险、基金等众多金融领域。(路透社)

科技创新与金融的“碰撞”

金融服务本质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开展中介服务,为交易双方提供信用认证。因此,信息是金融服务的关键要素,而互联网科技公司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最大改变正是信息收集和处理的方式。

如今,通过算法、模型,乃至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方式,互联网科技公司能够充分分析从终端用户搜集到的各种数据(包括非财务数据),指导金融中介服务。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科技公司扩大了金融覆盖面、提升了服务效率、降低了运营成本,很快发展出一套互联网金融生态体系。

凭借信息技术的优势,蚂蚁集团的金融服务已经覆盖超过10亿用户和超过8,000万商家。然而,这种快速扩张存在着极大的金融风险。表面上,“蚂蚁们”以科技创新为驱动,开创了新的金融业务开展模式;事实上,它们不过是利用新的信息技术手段,更加有效地扩大杠杆,从而实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在蚂蚁集团促成的信贷余额中,由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实际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8%。根据测算,蚂蚁集团在小额贷款业务中使用的杠杆高达近50倍。

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金融监管可以从分业经营、资本充足率要求、运营规范等多个方面加以约束,防范潜在风险。但是,金融科技创新更多的是信息技术方面的创新,涉及金融生态的方方面面,其复杂性让监管部门一时间无从下手。待监管部门反应过来时,蚂蚁集团已经跨界开展非金融、金融、类金融和金融基础设施等多种业务,完成攻城略地,实质上成为了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目前,蚂蚁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中国领先的数字支付提供商和领先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期间,通过蚂蚁集团平台完成的总支付交易规模达到118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4,217亿元。

在小额贷款业务上,蚂蚁集团“联合”了中国约100家银行,包括全部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全部股份制商业银行、领先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外资银行,同时也与信托公司合作。因此,从系统性风险的角度而言,蚂蚁集团已经是“大而不能倒”。

《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蚂蚁集团必须降低杠杆率已达到合规要求。(美联社)

新风险催生监管新要求

然而,蚂蚁集团仅仅是“大而不能倒”吗?在郭树清的发言中,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进入金融领域产生了一系列风险和问题,“大而不能倒”只是其中一个。

郭树清认为,“金融科技行业具有‘赢者通吃’的特征,大型科技公司往往利用数据垄断优势,阻碍公平竞争,获取超额收益”。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开展金融服务有两大优势,一是拥有大量客户信息,能够通过大数据分析,精准匹配客户需求,甚至引导客户需求;二是拥有大量资本,能够通过“烧钱”击垮小竞争者,凭借资本扩大竞争优势,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

大型互联网科技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后,不仅能够巩固原有业务的市场主导地位,更能迅速将原有客户转化为金融服务的对象,从而进一步扩大竞争优势。在缺乏竞争的环境下,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往往“店大欺客”:一方面,利用大数据进行价格歧视,对消费者“大数据杀熟”;另一方面,胁迫商家在平台之间“选边站队”,人为制造不公平竞争环境。

针对上述问题,2020年11月10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大数据杀熟”、胁迫商家“选边站队”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此外,郭树清认为,数据权益归属“需要尽快明确”。虽然,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个人数据保护,并将数据列为与劳动、资本、技术并列的生产要素,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无时无刻不在使用从居民的社交、购物、网页浏览过程中搜集到的信息。

通过切入金融领域,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还掌握了消费者的资产、交易、支付等信息,结合各种辅助性质的生物识别信息,居民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监视”之下。通过大数据算法,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消费特征都成为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开展业务的基础。“大数据杀熟”等行为也反映出大型互联网公司对居民数据的滥用。

由此可见,在信息技术发展对居民日常生活影响日益增大的情况下,个人数据权益的归属以及保护应当尽快从法律层面予以明确。2020年10月21日,中国全国人大公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征求意见,旨在实现个人信息保护与利用二者的平衡。中国对公民信息的保护机制正在一点点完善。

郭树清的发言不仅反映出金融监管部门正在针对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金融创新建立全新的监管体系,也反映出围绕现在互联网信息环境,中国正在从法制建设上规范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生长模式,使其符合全社会的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