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股价五年铁底被击穿 马云投资浮亏百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年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却成了牛夫人”,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里的一幕,在中国资本市场里现实上演。

如果要选择2020年A股市场最让人失望的大型上市公司,中国最大的线下零售商苏宁易购很可能是候选者之一。

从十年前市场人见人爱的优质白马股,到2015年牵手马云,淘宝耗资282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苏宁则用投资阿里的百亿元获利大肆“买买买”。

只是,希望用撒网式收购来促转型的苏宁,其结果并不理想,今年的股价表现也是下跌近两成,公司市值回到十年前的原点。

上图是1994年,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中)在位于南京市的苏宁电器门店推销电器;下图为2019年1月15日,张近东在苏宁极智2019活动中介绍苏宁集团现在所涉及的部分产业(新华社)。

失望的不仅是苏宁的投资者,作为一家被外界给予高度期待,一度堪称中国零售业创新先锋的公司。在走了十年互联网转型路之后,却走到了当下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境地。

这个过程就像一个过山车,从高点跌落到低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让人不禁唏嘘。

而作为公司掌舵人的张近东,其提出的“零售服务商”这个转型之路,能否带领苏宁走出至暗时刻?

马云浮亏上百亿

12月17日早上9点30分,正是中国A股市场的开盘时间,苏宁股价以8元开盘,这个价位也是很多苏宁投资者的最后心理防线。

只是,苏宁并没创造奇迹,在开盘后其股价就迅速失守8元关口,这个2016年淘宝入股以来的“铁底”被跌穿,公司市值也跌破750亿元。

即使在2015年夏天A股市场股灾期间,抑或是今年一季度因疫情带来的全球股市大跌,苏宁的股价也未曾跌到如此低位。

2010年至2020年苏宁股价走势图。(Wind)

这也意味着,2016年以每股15.17元价格入股的淘宝,其耗资282.33亿元的这笔战略投资,目前亏损近半,账面浮亏超过100亿元。

从股市的角度,一旦跌破这种“铁底”,股价恐怕就会进入一个快速下跌的阶段,对于依然面临年关还债压力的苏宁来说,在这个冬天有点雪上加霜的味道。

从财报数据看,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的收入是1809亿元,毛利率273亿元,但扣非净利润是亏损10亿元,加权净资产收益率0.63%,净利润率是-0.04%。

当然,富可敌国的马云,不会太在乎这笔百亿的浮亏。但对于创始人张近东来说,虽说也是家大业大,但当下的苏宁,恐怕是他创业三十年以来的至暗时刻。

对手变了游戏规则也变了

1990年,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张近东,以十万元资金,在南京市宁海路租下约六十平米店面,专营空调。

2010年底,创业二十年后,张近东迎来了高光时刻,苏宁击败老对手国美成为中国家电零售行业的老大。当时,47岁的张近东并没有意气风发,而是跟下属说:当心互联网。

张近东的话一语成谶。

十年后的2020年底,苏宁易购的收入从八九百亿元增长到两千多亿的规模,十年增幅近三倍,放到传统零售行业中,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只是,对手变了,游戏规则也变了。

竞争对手不再是国美这样的传统企业,而是狼性十足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十年三倍收入增幅的苏宁,其竞争对手却是上百倍的增幅,还有投资人和资本市场源源不断的资金作为奶水来支持。

比收入增幅差距更致命的是,用户对于家电的购物习惯完全改变,一向被看作是是很难迅速电商化的大型家电产品,在天猫、京东们的手中成为获取用户的重量级武器,家电厂商也从苏宁的同盟军,迅速变成双11、618等电商促销节日的同盟军。

昔日同盟军在电商浪潮下迅速土崩瓦解,而苏宁自家的电商平台,则是陷入左右互搏的局面,等苏宁看清形势宣布“线上线下同价”时,事实上已经是很难再扭转战局。

不同于传统零售渠道的战争,互联网平台的竞争,是技术和用户的竞争,“赢者通吃”的马太效应被乘数级地放大,一次落后就很难有翻身的机会。

钱花了利润却看不到

这不只是苏宁遇到的情况,美国的百思买对上亚马逊,甚至沃尔玛、家乐福,都有类似的境遇。只是中国的竞争环境更加残酷,市场变化的速度也更快,中国的电商渗透率、物流效率都高于欧美市场。

如果说面对电商的冲击,欧美的传统零售巨头至少还有一些转圜的余地,那么中国传统零售商受到的冲击和压力,在今年疫情下更显惨烈。

苏宁股价上一次的低点,就在2013年6月底创下的4.11元,并且低位盘整了两年多,直到2015年6月张近东牵手马云,股价也同时创下23.14元的十年高点。

只是,这次看上去珠联璧合的合作,并没有带来苏宁的质变,张近东投资阿里巴巴股票所获得百亿元盈余,变成了过去几年的各种“买买买”。

当老对手国美选择“卧倒装死”,苏宁的激进收购导致了当下的窘境:钱花了,利润却看不到。苏宁的主业看上去还是十年前的那个苏宁,一个依赖于“钢筋水泥”线下卖场的苏宁。

从财报的数据就可以看到这一点,2014年到2019年的六年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均是负值,在过去的连续6个财季里,这一数值也均是负值。

张近东显然也意识了这一点,他选择的突围方向是让苏宁升级为“零售服务商”。

苏宁的最大对手是自己

在今年8月的发布会上,苏宁除了宣布从“零售商”升级为“零售服务商”之外,还提出了“专注好服务”的全新品牌主张。

用张近东在发布会上的讲法,苏宁从“零售商”到“零售服务商”的进化始于十年前,而自2017年以来在县镇市场快速布局的零售云,正是源于苏宁“零售服务商”的核心战略支撑。

“零售云是苏宁互联网零售发展最成功的创新实践。”张近东表示。

根据发布会上披露的数据,苏宁零售云在过去三年间发展到了6650家店,营收达到数百亿级规模,成为零售品牌商与合作伙伴规模收益增长的催化剂。

据张近东透露,接下来苏宁将在实现一万两千家的家电赛道的基础目标上,通过多种合作形式来赋能零售商,实现苏宁零售云的多赛道布局。

但是,对于这个发展路线图,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8月初,苏宁的股价还在11元上方,到了8月底就已经跌破10元这个重要的整数关口。

11月底,苏宁宣布旗下“云网万店”与投资机构签订协议,完成总额高达60亿元的A轮融资。

这一消息公布后,苏宁的股价也并未受到多大刺激,反而是随之而来的“资金荒”传闻,让股价连续大跌,然后就是12月17日开盘后跌破8元“铁底”。

从十年前的苏宁电器,到今天的零售云,苏宁选择的突破口选择了农村和县域零售,试图复制拼多多“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寄希望来再造一个下沉市场版的新苏宁。

只是,今天的A股资本市场投资者的机构化和理性化,相信的是结果,相信的是真金白银。

对于转型岔口的苏宁来说,当务之急或许是做好“断舍离”,让主业的路线图足够清晰,让内部组织能够适应今天互联网的冲击,通过业务的重新整合,让现金流重归健康状态。

2013年的百思买(Best Buy),股价在电商冲击下同样也是跌到历史低点,不得不卖掉在中国的门店,但在亚马逊的高压下,百思买最终还是走出了低谷,尤其是在疫情冲击之下,今年百思买的业绩不降反增,股价在11月5日刚创下历史新高。

同样的赛道,同样的挑战,不一样的结果。

对比苏宁和百思买的两条K线,今天的苏宁需要直面和尽快解决的问题,正是张近东十年前面对记者提问时所作的漂亮回答:苏宁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自己。

推荐阅读:

与美角力 中国互联网巨头可否一战

英国重返亚洲威慑中国 真正的威胁是什么

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拜登能赶上中国和欧盟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