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互联网反垄断罕见一致 全球协同机制前路漫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二十年,中国和美国都诞生了一批影响力巨大的企业。在互联网领域,中国有“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美国有“FAAG”(脸书、亚马逊、苹果、谷歌)。

这些巨头有一个共同点:作为平台的运营方,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同时还是投资人。这多重身份给平台带来巨大价值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隐患,不只是“大而不能倒”,而更像是“上帝之手”。

脸书、谷歌等互联网巨头面临反垄断调查。(路透)

今年的疫情使得全球经济萎靡不振,受益于居家办公和娱乐,全球的互联网平台巨头反而是如鱼得水,这从今年持续暴涨的股价就可见一斑。相比诸多传统行业的式微,互联网巨头强劲的扩张势头,已经成为各国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一块心头病。

事实上,互联网巨头的平台垄断属性,一直让市场保持着普遍不安和高度警惕。所不同的是,在反垄断领域,中国市场刚刚烽烟初起,而欧美市场已经鏖战多年,并且还有越演越烈之势。

中美欧处于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在文化与社会治理方式上也有诸多差异,但是用“看得见的手”来抑制互联网巨头的“上帝之手”,成了中美欧三大经济体罕见的共识和行动。

欧美反垄断剑指四大巨头

“FAAG”是美国市场上四大最受欢迎和表现最佳的科技股的首字母缩写,即社交网络巨头脸书(Facebook)、苹果(Apple)、在线零售巨头亚马逊(Amazon)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e)。

在欧美反垄断战场上,“FAAG”四大巨头就成为了2020年最主要的反垄断目标。

10月20日,美国司法部连同美国11个州的检察长向谷歌发起反垄断诉讼,美国司法部认为起诉谷歌是一个“里程碑”,并指控谷歌是“占垄断地位的互联网守门人”,多年来一直采取措施阻止他人染指其主导地位,如签订排他性协议,禁止预装任何竞争性搜索服务,指控其在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通过反竞争和排他性行为来非法维持垄断地位。

稍早之前的10月6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也公布了一份长达449页的重磅调查报告,认定这四家公司的“垄断事实”。这份报告指出,四大巨头利用其垄断地位打压竞争者、压制行业创新,并建议美国国会对反垄断法进行全面改革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变化。

此外,欧盟也多次盯上四大巨头,仅谷歌一家公司,欧盟近三年来对其开出的反垄断处罚的金额已累计超过90亿美元。

另外欧盟还指控了亚马逊,称其破坏公平竞争,涉嫌利用其规模、权力和“大数据”谋取对其平台第三方卖家的不正当竞争优势。此外欧盟监管机构正在起草一份“黑名单”,计划通过新规则抑制互联网巨头们的市场支配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欧盟的反垄断“黑名单”可能涉及近 20 家大型互联网公司,脸书、谷歌等公司均有可能被列入其中。

反垄断背后的民意基础

屠龙的勇士最终却成了恶龙。

放到反垄断这件事情上,从创新公司成长为巨头的互联网平台,从“颠覆者”变成“垄断者”,也恰恰就是如此。

比如谷歌,美欧同时对谷歌展开调查,背后正是其搜索霸主地位,很大程度上引起了“民愤”。

搜索巨头谷歌成为欧盟反垄断的重点指向目标。(视觉中国)

据路透社报道,不久前一个代表 165 家公司和行业组织的团体发表了联名信,指控谷歌在其网络搜索服务中不公平地偏袒自家服务,呼吁欧盟反垄断执法者对谷歌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这也从侧面看出,反垄断问题不仅仅是政府机构的官方意志所推动,也得到了大量市场主体的支持。

全球经济低迷,而互联网平台作为数字化基础设施又不可或缺,同时拥有“裁判员”和“运动员”两种身份的谷歌,以及其他的巨头,其实被反垄断调查的背后,正是市场创新者与参与方的长期怨气。

受反垄断调查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做出调整。尤其是全球最大上市公司苹果,因为收入更偏重于硬件产品,服务收入比重相对较小,因此率先表态。

苹果近期就宣布了一项新政策——即面向年收入不足 100 万美元的小型企业或独立开发者,苹果官方应用商店App Store的佣金费率将从30%降至15%。

这被视为一向强硬的苹果公司,对反垄断机构做出的妥协姿态。

中国反垄断风起云涌

12月18日,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定调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并强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这也向外界发出了加强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的清晰信号,中国反垄断不再是“纸老虎”。

结合11月10日中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颁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12月14日对阿里巴巴、腾讯两大巨头的收购案处于顶格罚款等一系列的举动,显然这次反垄断是意有所指。

阿里巴巴在中国也面临监管部门反垄断局面。(路透)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中国《反垄断法》出台已经有十二年,但是两大反垄断机构中国发改委和商务部,过去对于互联网的并购事宜并不干预。

在2018年3月中国政府新一轮机构调整确定之后,原商务部的反垄断职能转移到新成立的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此次市场监管总局对于腾讯、阿里巨头的顶格处罚,应该是首次直接以“反垄断”为由来对互联网平台并购进行行政干预。

从过去的“不干预”到现在的“事后干预”,再到未来可以预见的“事前申报”、“事中干预”,显然,中国反垄断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发布的同日,中国中央网信办、市场监管总局、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了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中国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

随后监管部门陆续公布了《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规范促销行为暂行规定》、《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旨在全面规范线上经济的发展。

除了国家层面的相关文件密集发布,为了加强反不正当竞争的统筹协调,中国17个部委建立了反不正当竞争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已于11 月19日发文表示同意。

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已经意识到很重要的两点:首先,《反垄断法》在中国互联网领域一直形同虚设,通过烧钱开始恶性竞争、再用并购快速消灭竞争对手或化解威胁,已经成为巨头跑马圈地野蛮生长的惯用手法。

其次,互联网平台天然的马太效应,导致强者恒强、大者恒大的局面,单靠市场之手根本无法破局,因此必须坚定地举起监管之手。

而且,跟“FAAG”四大巨头在全球攻城略地不同,中国互联网巨头更多地具有“窝里横”的属性,除了网络游戏等极少数领域,无论是腾讯的社交帝国,还是阿里巴巴的电商帝国,都高度依赖于中国市场,运营上则往往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二选一”、并购等手段也屡见不鲜。

显然,为了维持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活力,提升全球竞争力,让反垄断从“纸老虎”变成“尚方宝剑”,可谓势在必行。

全球协调机制仍需破题

虽然世界主要经济体,目前在经济发展上仍然存在贸易纷争甚至相互脱节,但主要的互联网大国,在各自反垄断问题的步调上却能够同步:互联网行业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反垄断是保持经济中的竞争机制、激励创新的必要手段。

在对谷歌的诉讼中美国司法部曾高调表示,没有排除分拆谷歌的可能性。

这不禁让人回忆起,22年前身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微软公司,就曾陷入美国司法部掀起的反垄断漩涡之中,面临过一分为二的拆分危机。尽管反垄断也存在争议,但事实也证明在压住科技巨头们扩张脚步之后的美国,确实迎来了产业的创新浪潮。

欧盟依据了自己的“欧盟竞争法”对亚马逊展开调查,这是一部防止任何部门被少数大公司操控而制定的维护市场秩序的法律。这让欧盟的反垄断也具有特色,即从鼓励市场竞争、保护数据隐私和欧洲产业这几个角度出发,保护自己的本土的创新力量。

中国监管部门也表示:新出台的反垄断指南是“为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引导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促进线上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被市场人士解读为保护和鼓励更多市场主体积极投身创新创业。

考虑到几大互联网巨头还拥有的跨地域、跨国界的属性,相比在并购领域的全球反垄断审批机制,目前中国、美国、欧盟对于互联网反垄断调查,事实上还处于各管一段的阶段。

比如欧盟看重隐私权保护,中国忧虑平台“二选一”,美国要打击“不公平竞争”,各国监管部门看重的方向并不一致,但是平台提供的服务却几乎是一致的,而促进创新也是监管部门的共同目标。

在这一共同目标下,各国监管部门如何通过有效的全球协同机制,来打击现有互联网平台的不公平竞争,从而有效保护和促进创新,依然是一个挑战巨大的课题。鉴于各国根本利益差异和市场主体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关系,这条探索道路还会很长。

但不管怎样,全球反垄断的同步,是时代呼唤一个规范、有序、创新、共赢的商业世界,也恰恰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结果。

推荐阅读:

中共首提“经济转弯” 不急踩刹车更像政治“安抚”

9000亿美元经济纾困法案并不能根治美国疫情

“跪美”派该批 但不要忘记中国需要亲美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