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交所摘牌三家中国公司 破坏市场规则损人不利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6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纽交所)再次宣布,启动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移动有限公司、中国联通(香港)有限公司等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并将于2021年1月11日暂停交易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发行的美国存托凭证(ADR)。

纽交所摘牌程序的依据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20年11月12日签署的13959号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直接持有31家被美国认定为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及中国情报和安全部门进行现代化的公司的股票,其中就包含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根据该行政命令,如果其他证券产品或证券衍生品含有这三只股票,也会被暂停交易。

纽交所两次“变脸”

此前(2020年12月31日)纽交所就曾宣布,按照13959号行政令将上述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摘牌。但几天之后(2021年1月4日),纽交所态度发生转变,称不再继续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但将继续评估13959号行政命令对这些发行人的适用性及其持续的上市状态。

随后,彭博社曝出,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致电纽交所总裁坎宁安(Stacey Cunningham)表示,他不同意纽交所撤回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摘牌的决定。于是,纽交所只能再次启动摘牌程序。

对此,中国商务部2021年1月2日回应称,美国“这种滥用国家安全、动用国家力量打压中国企业的做法不符合市场规则,违背市场逻辑,不仅损害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也损害包括美国在内各国投资者的利益,将严重削弱各方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信心”。

2021年1月3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在回答相关问题时也表示,“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实施行政命令,完全无视相关公司实际情况和全球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

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具有行业代表性,纽交所作为一家盈利性企业也不希望摘牌这三家公司。(新华社)

基本面稳定 但股价震荡

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分别于1997年、2000年、2002年通过ADR在纽交所上市,是最早一批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资产、营业收入主要在中国境内的海外上市企业股票)。

从业务层面来看,三家电信运营商的主要业务基本上在中国境内,其中,中国移动2019年的国际业务营业收入为94.8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比值仅为1.4%。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年报中未披露其国际业务占比,但应与中国移动相差不大。因此,三家电信运营商在美国的营业收入占比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从融资层面来看,三家电信运营商的股票主要在港股或A股市场上市流通,ADR的总体规模不大,合计市值不到200亿元人民币。三家电信运营商2019年的年报显示,三只ADR占总股本的比例均不超过3%。此外,虽然三家电信运营商的股票也面向国际资本,但是对美国资本没有明显的依赖。因此,ADR被摘牌以及美国总统签署的行政命令对三家电信运营商基本面的影响并不大。

尽管如此,摘牌这一负面信号对市场的冲击仍然显著,三只ADR延续此前的下跌趋势。自特朗普签署13959号行政命令以来,截至1月8日美股收盘,中国移动累计下跌24.28%,中国联通累计下跌15.55%,中国电信累计下跌27.13%。

此外,三家电信运营商在港股市场上市的股票也不断下跌。截至1月8日港股收盘,自首次摘牌公告发出后,中国移动(H股)累计下跌5.36%,中国联通(H股)累计下跌2.2%,中国电信(H股)累计下跌8.84%;而自特朗普签署13959号行政命令以来,中国移动(H股)累计下跌23.08%,中国联通(H股)累计下跌20.54,中国电信(H股)累计下跌31.23%。

在美中概股屡遭打压

其实,美国在资本市场打压中国企业的意图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2020年12月19日,《外国公司问责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经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后正式生效。

《外国公司问责法》虽然适用于所有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但是其中有许多条款显然是针对中国公司而设置的。例如,法案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它们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并要求公司披露董事会中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名单,以及公司章程中是否包含中国共产党党章内容。

此外,根据法案要求,如果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连续三年无法审查上市企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其审计记录,那么该上市公司的证券将被禁止在美国交易。该法条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影响最大,因为根据中国相关法律规定,未经监管部门许可,在中国执业的会计师事务所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会计审计底稿。因此,该法案出台后,部分中概股或将因无法达到监管要求而被迫停牌甚至退市。

尽管《外国公司问责法》留下了一个长达三年的窗口期,美国政府将资本市场政治化的种种举动仍旧迫使中概股企业提前做好准备。自该法案2020年5月在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以来,为了减少对美国证券市场的融资依赖,包括京东、网易在内的一部分中概股已经选择在香港二次上市,包括新浪、搜狗在内的另一部分中概股则直接从美股市场私有化,以便择机在A股或香港市场上市。

京东等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是对冲美国证券监管政治化的风险。(路透社)

资本市场政治化害人终害己

资本市场有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律。特朗普的行政令以及纽交所的摘牌举动尽管对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的影响不大,这种通过行政手段干预资本市场的后果却很严重。

首先,中国企业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信任正在不断下降。自《外国公司问责法》落地后,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几乎都面临着退市风险,中概股被迫寻找能够替代美国资本市场的备用方案。此外,截至2020年年底,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市值合计约为2.9万亿美元,占全部美股市值的比重超过5%。对于持有这些股票的美国投资者和投资机构而言,如果大量中概股被迫退市,各类损失必然是难免的。

其次,美国资本市场的龙头地位源于全球企业和投资者对其制度的信任,如果美国政府频频利用行政手段干预资本市场的正常运作,那么无论其借口是什么,都将逐渐磨灭全球企业和投资者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信任。虽然美国资本市场不会在旦夕之间失去其龙头地位,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量变终将引发质变。

最后,中国经济发展迅猛,也诞生了很多被全球资本看好的优秀公司,这些公司在任何资本市场都是优质投资标的。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发布的《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报告(2020)》显示,中国和美国是全球诞生独角兽企业(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且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未上市企业)最多的两个国家。其中,中国独角兽企业上榜数量和估值均居世界第一,分别为217家和9,376.90亿美元;而美国有192家独角兽企业上榜,总估值为8,050.7亿美元。

这些独角兽企业一般都是资本追捧的对象。如果美国资本市场给中国公司设置障碍,中国独角兽企业在未来选择上市地点时必然会更多地考虑A股或港股市场。美国此举无异于将资本拒之门外,这或许也是纽交所犹豫不决的原因。美国金融精英比任何人更清楚,资本没有国界,只要一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强、未来增长前景好,那么就有资本源源不断地买入该公司的股票。因此,美国政府破坏市场运行规制、将资本市场政治化的举动终将害人害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