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5年 中国政府给出时间表和市场改革行动方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政府正在给市场改革制定时间表。新一轮针对高质量、统一大市场的改革,中国政府的行动正在骤然加快。2021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简称《行动方案》)。与此同时,根据其中“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新业态管理原则,对于蚂蚁集团的上市审批会在相应规范、补足资金的同时,或将给与相应的风险分级和政策放宽,逐步进行新的风险管理机制。

中国高标准统一大市场的建设和改革,将加快经济转型升级的进程,激励各方力量参与到科技创新、产业投资、市场开拓等国家现代化建设中来。(多维新闻)

该《行动方案》一共分为6章18项51条。中国政府计划用5年左右的时间,基本建成统一开放,治理完善的高标准市场体系。作为整个《行动方案》的核心内容,市场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目前最稀缺的战略资源,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优势与关键支撑。中国政府将在2021年集中破除妨碍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和商品服务流通的体制机制障碍,畅通市场循环,疏通政策堵点,打通流通大动脉,推进市场提质增效,充分发挥大国经济规模效应与集聚效应。中国政府希望获得一个运行效率、开放程度、监管体制相互匹配的高标转市场体系。

首先,作为建立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前提和基础,中国政府重申了将继续实施严格的产权保护制度、提高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对于在市场规范、资本出清、金融整顿,以及反腐、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对于企业、个人财产权利的违法侵犯和矫枉过正的行政、司法行为应该予以纠正,防止以改革、治理名义扩大对合法财产的侵犯。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的原始动力,使之积极地参与到中国经济新一轮发展和市场体系的建设之中。

作为产权保护和公平竞争的具体内容,在《行动方案》中,针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针对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范被重点提及。探索建立知识产权侵权快速反应机制、出台并严格执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等一系列新的保护制度已经列入政府议事日程。而探索建立公平竞争审查举报处理和回应机制,出台实施企业境外反垄断合规指引、鼓励各地区构建跨区域的统一市场准入服务系统,也将成为促进市场公平竞争、打破行业垄断、区域垄断的方式。

可以说,中国政府并没有被“疫情防控”的成绩冲昏头脑,在强调有为政府的同时,时刻保持着对于市场的尊重,并且正在以自我约束、严守法治的承诺,拉开了下一步市场改革的序幕。

其次,作为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完善中国要素市场被认为首当其冲。长期以来,与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中国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发育严重不足,各大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程度不高,各要素在各行业、区域、所有制之间的流动存在各种障碍。《行动方案》提出要推动经营性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推动劳动力要素有序流动,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发展知识、技术和数据要素市场等一系列主张,其相应的配套措施和法规也正在实施和完善之中。其中,作为目前市场最关心的土地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改革,实际上这两项改革都早已展开,只不过受到2018年中美贸易战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有所减缓。下一步,中国政府显然将继续之前的改革,并适当加快实施进程。

在土地市场改革方面,中国政府将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指导意见,建立公平合理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增值收益分配制度。这将作为加快农村土地改革、加快农地入市,破除政府垄断的土地供给机制,增加城市土地供给的重要措施。对于城市,中国政府还将深化产业用地市场化配置改革。健全长期租赁、先租后让、弹性年期供应、作价出资(入股)等工业用地市场供应体系,探索增加混合产业用地供给等方式进一步增加城市土地供给,完善租售比例。中国已经找到了“房住不炒”的长久实现方案。

而在资本市场改革方面,中国政府将以完善科创板、稳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为基础,配套出台、完善投资者保护制度、风险防范制度和资本市场监管制度。下一步,中国政府将加强培育资本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完善保险机构投资私募理财产品、私募股权基金、创业投资基金、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和债转股的相关政策。提高各类养老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的权益投资比例,开展长周期考核。

中国将加快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尤其是对股市注册制的稳步推进和对于优质机构的扶持,将降低企业的直接融资成本,吸引更多企业来中国上市。(中新社)

此外,在环境质量方面,针对中国商品和服务质量有待提升,消费者维权能力弱,市场基础设施区域差距较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等问题,《行动方案》提出要完善质量管理政策措施,提升商品和服务质量,加强消费维权制度建设,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推动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引导平台企业健康发展,实施智能市场发展示范工程等行动。

在市场开放方面,针对服务业市场开放程度不足,制度型开放水平有待提高等问题,《行动方案》提出要有序扩大金融服务业、社会服务业市场开放,完善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深化竞争规则领域开放合作,推动消费品国内外标准接轨等行动。

在市场监管方面,针对监管协同性不足,信用体系不健全,行业协会商会和公众监督作用发挥不够,防范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能力有待增强等问题,《行动方案》提出要推进综合协同监管,健全依法诚信的自律机制和监管机制,大力推进信用分级分类监管,发挥行业协会商会作用,发挥公众和舆论监督作用,健全社会监管机制,维护市场安全和稳定等行动。

对于目前舆论热度较高的,互联网金融和新业态的管理和监督方面,《行动方案》也给出了下一步的方向。即“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管理原则。中国政府将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分类监管,并制定新的规则和标准,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不得简单化予以禁止或者不予监管。

这意味着对于蚂蚁集团暂停上市这类突发事件将难以再次发生,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金融新兴业态的规范将逐步形成制度。并且对于蚂蚁集团的合规整改也将采取包容审慎的做法,不会“一刀切”、更不会“一棒打死”,而是可能会在相应规范的同时,给与相应的风险分级和政策放宽,逐步进行新的风险管理机制。

而在最敏感的金融市场监管方面,《行动方案》表示,将提高监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加强对大宗商品、资本、技术、数据等重点市场交易的监测预测预警,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问责制度体系。中国政府将通过大数据等方式认定竞争违法行为、预警识别市场运行风险的能力,强化市场预期管理;对于监管不到位的金融改革举措不能贸然推出。而对违法违规的市场行为,中国政府表示依然将保持“零容忍”的态度。

既防止行政对于市场的过度干预和侵害,又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和金融风险;既发挥政府的支持、引导和组织重要作用,更要发挥市场资源分配、创新激励的基础性作用。市场和政府相互协调、监督,才能建设好中国的高标准的市场体系。这是中国政府历经70余年的制度摸索形成的经验和主张。目前,中国政府正在为走出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一方面对改革中发生的实际问题和不足进行调整和完善,另一方面急迫地接续之前被中美贸易战和疫情延缓的改革进程。

如果上一轮改革的目标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化经济转型,那么新一轮改革则是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打下坚实基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