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被“釜底抽薪” 快手陷侵权疑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或许“树大招风”。本处于上市缄默期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又遇到了麻烦。2月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通过官方网站发布称截止至2020年12月,快手平台有不少于1.55亿个视频涉嫌侵权。这对于即将迎来上市高光时刻的快手,不亚于“釜底抽薪”。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上市前夕被控侵权

事实上,快手IPO只差临门一脚。

2月4日消息称,快手将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PO)股票发行价设在每股115港元,将净筹资413亿港元,散户部分超额认购1,204倍,预计2月5日开始交易。据悉,在同体量的IPO中,快手的火爆程度创下了纪录。

这也表明,快手的商业潜力正在爆发。人们对快手打新的狂热都让投资者们对这家公司的未来充满了无穷的想象力。

正是在这临门一脚前,快手被音集协控诉视频侵权。而梳理时间轴发现,该协会于2021年1月中旬,陆续向中国国内六大应用商店和苹果应用商店发起“快手侵权下架投诉”。备受全民追捧的快手新股遭遇到如此大的负面消息,自然引发对侵权事件的强烈关注。

快手侵权真实性如何?

这次起诉快手的是一家被称为中国音像著作集体管理协会(简称音集协)的机构。据音集协官网消息显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是经中国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成立(国权[2005]30号文)、民政部注册登记的中国唯一音像集体管理组织,依法享有音像节目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社会团体,是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而查阅资料发现,音集协过去多次处于舆论风口。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卡拉OK收费”一案。当时公众质疑主要聚焦于两点:一是音集协一家收费是不是一种行业垄断,版权费是否已经成为保护费?二是协会提取的管理费比例居然高达50%,致使收入比权利人还高。但针对这一疑问,音集协答复是公众出现了误解,仍然坚持此前的标准。

音集协过往的“纠纷”不免令公众对其起诉快手侵权事件产生了疑虑。这一机构是否公允?而且在快手即将上市的关键节点爆出这一侵权事件,其背后是否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

据音集协副理事长兼代理总干事周亚平表示,协会对使用者“一视同仁”,不会像个别独立的版权方那样,区别定价。不过,基于不同平台使用作品带来的价值、用户活跃度、流量等市场价值不同,在统一的计算方式下,收取的版权费用规模一定不同。

对于选择当下快手上市的关键节点发出公告,他直接表态称绝对不涉及相关企业公司间的竞争利益问题作为集体管理组织,“音集协不可能在行业当中选边站,组织中一旦发现有去牟利、营利的情况,都要受到制裁,严重者要承担刑事责任,这是不含糊的。”

另外,从快手出事谁最受益角度来看,抖音或许难免会被联想到。据悉,2020年12月,其与音集协达成战略合作,就短视频、直播产品生态下的录音制品著作权授权模式展开研讨。不过,有媒体问其与音集协的合作模式及版权费用收取问题,抖音方面未予以回应。

而目前,快手仍未就侵权事件做出回应。但从上市进程看,从披露招股书,到通过聆讯、开展路演、公开招股,快手IPO并未受到影响。

实际上,针对版权风险问题,快手在其招股书中明确表示,已与中国多个音乐版权拥有人及运营商订立协议,获准在平台上合法使用他们的音乐内容。但值得关注的是,快手曾在招股书中提到,“由于我们面对中国其他互联网公司的竞争日益激烈,我们面临知识产权侵权案索赔或其他法律诉讼的风险较高。”

有意思的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新浪网就这一事件统计民意显示:在“音集协要求快手下架首批一万部视频这一事件,两者之间你支持谁”这一问题下,47.73%的人选择支持音集协,22.29支持快手,18.93%表示应该法院见。从这一结果可以看出,音集协支持者远领先于快手。

而对于“快手涉嫌侵权事件,会影响你的使用吗?”问题,有36.09%的人表示“该用还用”,而仅有9.27%的人表示:不再用了。从统计结果粗略可以看出,人们对版权已经有了初步意识,但仍处于较被动状态,寄希望于机构做好监管,而自身则仍然希望做一个“吃瓜群众”,享受到版权问题模糊期带来的红利。

所以,才会有大多数公众认为即使快手有版权问题,也不影响使用。或许这也是快手至今没有做出应答的主要原因。但无论其最终是否做出正面回应,快手以后将会再次遇到监管、运营以及盈利问题,麻烦远没有结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