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大战”华尔街 到底是谁的胜利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伊始,美国资本市场上演了一场散户“大战”华尔街的戏码。自1月13日以来,在散户的力捧下,美股游戏驿站(GameStop,简称GME)的股价在十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超过2,000%,从20美元涨至400美元,最高一度逼近500美元,迫使多个大型做空机构集体平仓。

这场“斗法”的起因颇具戏剧性。游戏驿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的游戏产品零售商,主要出售游戏碟片、游戏机以及周边产品。由于游戏驿站的业务模式非常单一且以线下零售为主,在互联网时代深受线上游戏产业的冲击,近几年来连年亏损。

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游戏驿站在2020年3月至5月期间关闭了其3,526家实体商店。在截至2020年10月31日的三个财报季度中,游戏驿站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了30.53%,业绩亏损高达2.95亿美元。于是,每况愈下的游戏驿站被美国多家做空机构看中,成为大力做空的目标。

1月19日,美国以做空著称的投资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在Twitter上表示,游戏驿站的股价很快就会从40美元跌回20美元,并嘲讽现在买入的人都是市场中的“废物”(Sucker)。

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显示,在2021年1月22日,约7,200万股游戏驿站股票被做空,相当于140%的流通股遭到做空。也就是说,部分游戏驿站的股票被反复做空。

2021年1月27日,一名行人路过游戏驿站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塞林斯格洛维市的一家门店。(Getty Images)

散户的反击

游戏驿站被过度做空的情况让一些人看到了逼空的机会。逼空是一种推高股价迫使做空者不得不买入股票平仓的金融行为。在股市中,逼空意味着大量买入某只股票以推高其股价。

在美国网络社区Reddit中专门讨论股票交易的WallStreetBets论坛(WBS论坛)上,一些有影响力的用户认为游戏驿站的股票被市场严重低估,且庞大的空头头寸让逼空成为可能,于是他们开始号召其他用户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或看涨期权。

WBS论坛拥有超过百万用户,可以说是美国年轻散户的线上大本营之一。这些散户团结起来的力量很快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从1月22日起,游戏驿站的股价一路上涨,在5个交易日内从42美元一路飙升至483美元。

在散户集体逼空机构的过程中,部分券商关闭了游戏驿站等股票的交易通道,WBS论坛的服务器一度被关停,给散户的大规模逼空行动增加了一抹戏剧性色彩。1月28日,当游戏驿站股价不断创下历史新高并接近500美元时,包括Schwab和Robinhood在内的美国大型券商关闭了对游戏驿站等股票的交易,并提高了买入多只股票期权的保证金要求。盘后,WSB论坛主页的服务器遭到通信平台Discord的封杀,一度对所有用户暂时关闭。

这些有明显偏向性的人为阻碍不仅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批评,也招致监管的审查。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散户的支持。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称,将全力审查与游戏驿站相关的问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正密切关注近期出现的极端市场波动性,保护散户投资者不被操纵。

虽然游戏驿站的股价此后再也没能超过1月28日的高点,但是在连日上涨中做空游戏驿站的机构已经纷纷认输。

1月29日,香橼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将停止做空研究,专注于做多机会,为散户投资者提供长期的多重投资机会。1月31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做空游戏驿站的主力梅尔文资本(Melvin Capital)在1月的逼空大战中亏损53%。点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和城堡投资公司(Citadel)两家对冲基金向梅尔文资本注资27.5亿美元,才使其得以关闭蒙受巨亏的仓位。

游戏驿站是美国千禧一点的童年回忆。(路透社)

辉煌难继续

“锤爆”机构空头的WSB论坛散户们随后将目光投向白银。多位有影响力的投资人在论坛上表示,白银交易市场中存在空头势力不断压低白银价格,导致白银价格不能反映真实通胀水平。因此,散户投资者可以通过持续买入白银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来推高白银价格,进行逼空。

1月28日起,COMEX白银当月期货价格连涨三个交易日,涨幅超过15%。2月1日COMEX白银当月期货价格盘中超过30美元,创下2013年以来的新高。在三个交易日中,全球最大的白银ETF——iShares Silver Trust的白银持仓上涨了10%左右。

疯狂上涨的白银价格让美国多个主要贵金属零售网站一度暂停销售白银产品。美国贵金属交易所(AMPEX)也发出通知表示,由于白银实物产品面临前所未有的需求,短时间内无法接受大额订单。

然而,好景不长。2月2日,COMEX白银当月期货价格大幅跳水,跌幅高达8.97%。散户们所谓的逼空显然失败了。事实上,白银市场与游戏驿站股票的差别很大,只靠散户的力量很难出现所谓的逼空。

首先,白银没有特别激进的投机性空头,即使白银价格在短时间内快速上涨也不会引发市场“踩踏”。

其次,就规模而言,GameStop年初的市值仅为12亿美元,仅靠散户的力量也能推高股价,相比之下,全球白银市场十分庞大,仅iShares Silver Trust的白银持仓就高达165亿美元,散户难免力有不逮。此外,据彭博社透露,仅伦敦金库就持有16.5亿盎司白银,价值超过400亿美元。

因此,在白银市场,WSB论坛的散户们只能铩羽而归。

谁的胜利

游戏驿站一役,散户的作用被推上神坛。然而,在白银逼空行动中,散户的虚实却暴露无遗。这不禁令人思考,游戏驿站能算作散户的胜利吗?

值得注意的是,游戏驿站逼空行动的“带头大哥”是一位34岁的波士顿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同时也是一名注册交易员,并不是一位普通的菜鸟散户。他早在2019年就认为游戏驿站被市场低估,并开始做多游戏驿站。

尽管事件的导火索是一位散户引发,但主战场绝不是散户和机构之间的博弈。散户并没有那么大的资金量,也没有那么强的专业性,而且散户之所以被称为散户,就说明他们本身并不抱团,容易被分化。

在散户“大战”华尔街中,被媒体用来代表散户的人其实都是身价不菲的投资者。例如,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采访中大放异彩的查马特(Chamath Palihapitiya)是投资公司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的创始人,并帮助多家公司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

事实上,从游戏驿站上获利最多的并非散户而是机构投资者。据CNBC披露,在游戏驿站股价上涨中赚得最多的9个投资人里,有7个都是机构投资者,其中就包括比较著名的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两者分别拥有游戏驿站12.3%和7.6%的股份。

必贝证券(BBAE)分析师认为,游戏驿站股价升高的本质原因不是靠散户团结盲目推高,而是轧空(股价反弹过快,做空者不得不以高价买回股票平仓)。从披露的订单交易量就明显看到,多头里肯定有机构入场,而且是主力。因此,这场大戏本质上是机构之间的对峙,散户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了重要但不是决定性的角色。

浑水研究公司创始人布洛克(Carson Block)同样认为,所谓的“历史性散户起义”实为对冲基金间的同行自相残杀。布洛克表示,游戏驿站的这种抛物线走势不像WBS论坛上的散户所为,更像对冲基金针对其他对冲基金的逼空行为。

同时,布洛克也认为,美联储(Fed)向市场注入了太多的流动性,允许过多的信贷扩张和过高的杠杆,导致金融市场的估值越来越虚高,而当泡沫最终破裂时,广大散户投资者将受到伤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