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美元继续放水 人民币“拒绝收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美联储继续维持,甚至将加大货币刺激政策,美元指数再次进入下跌通道。人民币兑美元的新一轮升值恐难避免。(新华社)

2021年,中国和美国的货币政策正在开始走向不同的方向。美元选择持续“放水”,收割世界经济。而中国则选择了更加独立的货币政策,明确释放出“拒绝收割”的信号。

2月23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简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出席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并发布2021年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鲍威尔表示,“经济状况距离实现我们的就业和通胀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而且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预计通胀不会升至令人不安的水平”。

鲍威尔显然延续了2月17日在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上的表态,美联储将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并且将支持更大的财政刺激计划规模、维持较低利率水平,继续购入债务,直至通胀上涨和就业上涨“双重目标”的实现。

在鲍威尔做开场报告的文本发布后,一度恐慌的市场得到安慰,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随后迅速回落约2个基点。尽管美国利率掉期市场预期美联储首次加息将从2024年提前到2023年年中。但是,美元继续“放水”,以推高美国资本市场走势的政策至少在未来一年内不会改变。

目前美联储每月购买约1,200亿美元资产,800亿美元国债和400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鲍威尔的最新讲话则意味着,2021年至少还将有近2,400亿美元被释放出来,再加之1.9万亿美元的美国新一轮经济纾困刺激计划也即将到来。2021年美元泛滥程度将大大超过2020年。

全球各国经济将再次受到美元泛滥的冲击。而为了稳定各国自身货币兑美元汇率的稳定,世界各国不得不选择跟随美元贬值,加大本国货币刺激,继续提高政府财政负债。这样虽然保住了出口和金融体系的稳定,但是无疑将对国内实体经济造成冲击,货币超发带来的通胀和投机盛行将抑制各国实体经济的恢复。美国正在将自身经济的恢复建立在全球经济的痛苦之上,尤其在当前美元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下,美元贬值将再次对全球经济进行“收割”。

面对这种“收割”,全球各国几乎都在采取忍耐与绥靖的政策,尽管欧元、英镑等主要货币近期兑美元也出现了升值,但是,跟随美元维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继续采取货币刺激政策依然将是主流政策。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却明确释放出“拒绝收割”信号。中国央行认为之前的中国经济刺激已经基本到位,甚至出现了过热情况。在2月18日,中国农历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中国央行净回笼资金规模就高达2,600亿元人民币。中国货币政策试图回归正常状态的决心已经彰显。中国将根据自身经济需要和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改革目标,采取更加独立的货币政策。

按照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2021年货币政策工作,重点是要深入理解稳健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取向。稳字当头,灵活调整,操作精准,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利率在合适水平,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

这意味着,2021年,中国的人民币不会跟随美元“放水”,中国不会采取扩张货币的经济刺激政策。同时也这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将不可避免地继续维持大幅升值的情况。

并且,这与2019年和2020年的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情况将有所不同。在2019年和2020年,美国为了刺激经济采取了一系列量化宽松政策,用海量美元不断推高美股走势。一度引起了美元走势的疲软,致使人民币兑美元出现的一定程度的上涨。但是,中国为了完成经济转型和中小企业的纾困,也同样释放了大量的货币。这使得整个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上涨相对温和。

尽管,中国在5月份率先走出疫情困扰,使得人民币兑美元持续升值,但是对于整个2020年来讲,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是相对平稳。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平均汇率是6.89。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平均汇率大体依然维持在6.89的水平。

但是,进入2021年这种大体上的平衡无疑将被打破。2020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达到6.5249,相比2020年平均值,涨幅已经接近5%。2021年全年平均汇率维持这个涨幅绝非难事。由于美元的贬值,人民币兑美元的持续升值正在酝酿。

中美利差的敞口短时间难以弥补,这为人民币兑美元的长期升值趋势提供了动力。(恒天研究)

一方面,中国A股的上证综合指数在2021年短短1个多月的时间就从3473点蹿升至2月10日农历新年前的3655点,涨幅达到5.24%。茅台等股票更是1个多月上涨了近30%。经济刺激带来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经济过热、金融投机再起、深圳等地房价再次蠢蠢欲动等情况,中国经济的稳定、产业的转型,以及“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改革主张正在面临逐步增长的风险和压力。因此,在“水已烧开”的情况下,中国政府选择逐步减小火力。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正在转向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双循环”经济结构。尽管中国政府并不希望人民币过快升值的情况发生,但是面对美元的放水和中国经济转型的需求,中国政府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于外贸出口的受损,中国更希望中国需求的恢复,更急于建立以中国需求为基础的产业链保障。同时,人民币国际化的快速推进和人民币资产的加速扩张,也将弥补中国在汇率和外贸上的损失。

中国经济的客观需求和中国政府的主观愿望和金融管控能力,都将促使在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促使人民币债券、产业资产在国际市场上的估值的急剧抬升,以及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加快扩张。

据2021年1月中国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仅1月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就已达到6,021亿元人民币,已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3%。其中,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达4,499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35%;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达1,522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27.5%;而对外直接投资和外商直接投资更是分别达到1,273亿元人民币和2,723亿元人民币,按年增长高达73.4%和71.9%。

2021年,在美元贬值的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的坚挺和持续升值,人民币份额在国际贸易结算、跨国投资中的快速增长,都将构成全球经济的新的稳定机制。尤其对于港澳经济、东盟国家经济,以及“一带一路”周边的国家经济来讲,人民币的稳定将起到锚定的作用。中国企业和人民币资产的加速向海外投资和扩张的趋势将更加明显。以中国需求为基础的产业链保障和经济“双循环”结构也将加速建立。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快速升值给中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也不可忽视。毕竟,这一轮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主要是由于美元的无限量“放水”和美国经济的潜在危机导致的。中国经济的实际生产水平,并没有跟上人民币升值的速度,资本市场上人民币资产的价值提升也并没有跟上人民币的升值速度。

随着人民币的升值,中国出口贸易、劳动密集型产业将面临巨大的损失,海外热钱带来的冲击也将更加剧烈。尤其是在国际资本依然处于美元统治体系的情况下,美元“放水”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和金融风险的增加,将对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带来巨大压力。

中国必须要在防范好金融风险的同时,一方面加快中国的实际生产水平的提升和将人民币升值和经济跳跃性增长变为倒逼企业转型、提升技术创新,优化产业结构的动力;另一方面,利用人民币升值契机,加快人民币资产价值的提升,拓宽人民币国际贸易渠道、投资渠道,掌握关键产业的核心资源,扩大在资本市场上的话语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